返回
第 159 章(不分敌我乱杀.jpg…)
首页
更新于 23-04-12 01:57:48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请进入笑_ィ圭人_紋-壆。 ,阅读前需要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洛伏刚起身,就已使出道家天罡五雷。

道家天罡五雷初级为九流术,天机术下的天罡五雷细分五种,金雷是其一。

其中最强名为天罡地煞雷。

五雷符环绕在洛伏周身,分别镇守不同的方位,将他保护其中的同时,也聚集不同元素的力量,召唤出紫色的雷电直冲天际。

紫雷在破坏四周的五行之气,又借着无处不在的五行之气闪身前进,瞬间从深坑中老远的角落出现在胡桂身后。

被道家天罡地煞雷和法家雷刑夹击的胡桂,也果断放弃对张相云的攻击,急速后撤,闪身速度之快,让雷刑追不上,可随之波动的五行之气,却让紫雷如影随形,紧追不舍。

紫雷突击的速度太快,完全不给胡桂施术的机会。

道家天罡五雷最高境界。

这小子明明被七识重楼封印,无法使用五行之气。

胡桂躲闪紫雷时,余光朝洛伏的方向扫去,他是怎么做到的?

天罡地煞雷闪过剑灵时,给巨大的骸骨剑灵身上也灼烧出一道道焦黑的痕迹。李金霜抬头看去,道家的最强天罡五雷,可以击毁一切由五行之气具象化的存在。

对胡桂来说,道家的天罡地煞雷十分危险。

它可以不伤□□直击神魂,造成致命伤害。

司徒瑾望着几乎弥漫整个深坑上空的紫雷,宛如大片紫色薄雾中,偶尔闪过一两道强势雷电。

洛伏这小子竟然会天罡地煞雷?

司徒瑾满心惊讶,旁边的张相云却脸色微变,旁人不清楚,但他知道洛伏是用了兰毒。

洛伏在这种情况下使用兰毒,强行冲破七识重楼的封印,接着又使出天罡地煞雷。

张相云怕洛伏的身体会严重透支。

要是让这个外来者和司徒瑾察觉到兰毒就更不妙了。

张相云深吸一口气,趁着胡桂被击退的时候重新布阵,准备速战速决。

“还愣着干什么?”张相云朝李金霜和司徒瑾喊道。

紫雷在上空疯窜,将胡桂逼至角落,封其走位,每次出现都是三五道紫雷一起,饶是胡桂再厉害,也免不了被伤其一二,在手上留了雷印。

洛伏现在气势大涨,张相云得趁势追击,他知道洛伏只是短时间内的爆发,等胡桂撑过去后就难办了。

然而司徒瑾和李金霜却没办法打配合。

李金霜甚至得护着自己的剑灵,不让剑灵进场。

司徒瑾欲要靠近胡桂,却险些被上方冲下来的紫雷打到,急忙后撤数米之远,没好气道:“洛伏这是气疯了?这天罡地煞雷敌我不分怎么打?”

场上敌我不分的也不止天罡地煞雷,还有李金霜的剑灵。

被天罡地煞雷攻击,剑灵也十分不悦,枯骨手上的以五行之气具象化的长剑飞斩,打着旋快速地朝着洛伏的方向杀去。

几道剑气杀得洛伏身形踉跄,眉间戾气更重,杀红了眼。

张相云看得头疼,正要张口阻止李金霜,就听她淡声说:“我还控不住剑灵。”

又躲紫雷又躲剑气的司徒瑾心道我可看出来了。

深坑那边场面混乱,虞岁专心赶路,正关注林承海那边的动静时,忽地停下动作,在原地顿住。

异火飘摇,告诉她前边有人。

前路笔直,不见岔道,冰凉的黑玄石壁也没有让虞岁减轻夜晚被异火灼烧的痛感,壁灯明火照耀出影子,虞岁借着瞬隐符在属于影子的暗处行走。

前方是还未被明火照亮的黑暗,在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等着她。

对方已经察觉到她的存在了。

虞岁放了一颗五行光核前进,挂在墙上的壁灯不知为何熄灭,这才导致前路漆黑,然而她却没能在这片黑暗中找到人。

在宽敞的过道中,察觉不到丝毫五行之气的波动,即使透过光核也没有瞧见人影,但虞岁仍旧相信异火的反应。

因为它没有错过。

只有异火察觉不到的人,而非察觉错误。

虞岁做好准备,重新迈步,悄无声息地往前走去。

既然看不到,那就是躲起来了。

如果是机关家的人,肯定是对方先出手,如果是外来者,就不会多此一举。

虞岁刚刚步入过道暗处,藏在黑暗中的人就动手了。前方的一整团黑影都在移动,将虞岁整个包裹进去,进入大片黑暗中,瞬隐符也因此失效,将她的身影暴露。

这熟悉的九流术,让虞岁立马反应过来。

吞影。

阴阳家的天机术。

顾乾和魏坤合作要在外城杀梅良玉时,项菲菲便用的这招帮忙隐藏。

在黑暗包裹中,虞岁视线受损,根本看不见对方的人影和动作,也看不见对方使用的武器。在那瞬间,虞岁察觉到剑风扫过脸颊,衣袂飞动的细微声响,冰凉的剑刃贴着她咽喉肌肤划过,划出细长的血痕。

在剑刃欲要再往前近几分时,虞岁抬手抵剑,闪烁着蓝光的雷蛇自她掌心释放,光芒大绽的瞬间,虞岁看见前方一闪而过的脸。

司徒灵傀。

司徒家的二祖母,当今司徒祖母的妹妹……或者说,是司徒祖母自己制造的妹妹。

虞岁神色有瞬间的古怪,机关家的偃术灵傀,竟然能使用阴阳家的九流术吗?

司徒灵傀重新隐入黑暗中,没有再次发动攻击,冷淡的女声问道:“你是文阳家的人?”

虞岁之前藏在瞬隐符中,司徒灵傀虽然察觉到有人,却也不知对方长什么样,如今出手一看,竟然发现这姑娘身着文阳家的机关服。

司徒灵傀给了机会,虞岁在快速思考是承认身份还是撒谎。

最终决定不答,她对司徒家的偃术灵傀颇感兴趣,准备动手试探试探。

司徒灵傀没能等到回答,倒是听见清越的铃音脆响,虞岁身形一闪消失在她眼前。

别人家的傀儡就是木头人,司徒家的灵傀不仅会说话,会思考,还能修炼九流术,这跟活人有什么区别?

虞岁对司徒灵傀使用摄灵,想看看作为机关术建造的灵傀,是否也能被控制,导致神魂受损,以及是否具有属于它自己的五行光核。

若是有神魂……那真不知是否该夸司徒家的机关术强的逆天。

司徒灵傀听到了那瞬间短促的铃声,摄灵之力在铃响的瞬间就已侵入她的五行之气,虞岁没有看见司徒灵傀燃起护体之气。

但司徒灵傀很快就反应过来,她握剑的手一转,剑尖向下坠地,发出巨响,五行之气震荡,将摄灵的力量强行逼退。

同时靠剑气将虞岁的位置找出,司徒灵傀反手再提剑扭身就朝虞岁杀去。

虞岁也留了一手。

贴在司徒灵傀身上的五行光核被她捏碎,无主之气溢出,入侵司徒灵傀体内。

灵傀体内五脏六腑俱全,在她的胸口中,也有一颗盈满五行之气的玉珠,充满力量,却并非九流术术士的五行光核。

破核而出的五行之气,仍旧可为虞岁操纵。

被操控的无主之气入侵灵傀后,司徒灵傀攻击的动作顿住,剑刃已经指向虞岁,再往前几分便能在她喉间再添一道血痕,可司徒灵傀却无法继续。

体内两股力量正在缠斗,如果体内的五行之气相冲,她就是一具无法动弹的傀儡。

虞岁没有与司徒灵傀对峙,再次使用瞬隐符,藏在暗处观察。

司徒灵傀面无表情,眼中焦距也随之消失,少了之前的灵动,多了几分呆木。

平时捏碎光核,释放出来≦([(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的五行之气很快就会消失。

如今虞岁观察着,发现留在灵傀体内的无主之气仍在,早已超过平日会消失的时间,仍旧十分活跃,不减反增。

虞岁站在司徒灵傀身前,朝她失去焦距和光芒的双眼挥了挥手,见司徒灵傀没有反应,虞岁又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还是没反应,又重重地捏了捏。

司徒灵傀任由虞岁搓圆捏扁,像是“死”了一样。

虞岁绕着司徒灵傀转了一圈开始自己的猜测,无主之气仍旧在灵傀体内,与那颗玉珠争夺力量,或者应该说,从光核里出来的无主之气,在单方面地掠夺玉珠的力量。

是因为维持身体的力量不再纯粹,所以才无法动作吗?

虞岁双手轻捧着司徒灵傀的脸,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温凉,端详她的肌肤纹理,如玉般莹润光滑,比帝都许多权贵世家的精致小姐们保养的还要好,好得不似自然生长,而是被刻意雕琢。

与司徒灵傀几乎额头相贴的距离,让虞岁得以直视她的双眼,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虞岁望进她的眼瞳深处,发现在缓慢转动的微小机关轴。

发光的齿轮慢悠悠地转动着,像是力量不足,处于快要停摆的状态,它的光芒微弱,无法点亮这双眼。

本该到时间消失的无主之气,却被“困”在灵傀体内。

会不会跟制作灵傀的材料和方式有关。

虞岁对灵傀有了浓厚的兴趣,都没心思去管深坑那边的情况,盯着眼前的司徒灵傀研究。

她耐心等待着无主之气在灵傀体内的变化。

看看究竟是无主之气吞噬玉珠的力量,还是灵傀体内的玉珠最后能反将一军。

深坑那边的战斗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洛伏坚持不了多久,但胡桂不知道,以为这小子真的是天赋异禀,有点东西在身上。道家的天罡地煞雷威力不小,身上已有几道雷印,胡桂不愿意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和精力。

很快胡桂就决定退走。

天罡地煞雷和剑灵不分你我的攻击给了胡桂机会,当他闪身落入深坑之中时,张相云和李金霜都以为他要去杀洛伏,只有司徒瑾看穿他的意图:这人要偷我家的灵傀!

胡桂背起之前早就选好的灵傀,身法诡异,难以捕捉,御风术攀着墙壁去往穹顶之上。

司徒瑾是第一次来这,可胡桂不是,他攀至穹顶,便立马打开了其中机关,石壁的暗门一开,他掠影飞进,暗门一个转面又关上。

下方的司徒瑾看得目瞪口呆。

这又是怎么知道的?

他是建造北鲲城的那批机关术士不成?

司徒少爷不信邪,御风术跟上去,也攀至穹顶寻找暗门机关,顺利打开暗门后,他没有犹豫地就追了上去。

李金霜则犹豫了下,没有去跟,而是收起剑灵,朝张相云和洛伏二人看去。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要请进入笑_ィ圭人_小-说。 ,阅读前需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