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58 章(还有谁.jpg…)
首页
更新于 23-04-12 01:57:25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请进入笑_ィ圭人_紋-壆。 ,阅读前需要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张相云意识到有人在暗处时,洛伏还沉浸在数百灵傀的震惊中,暗处的人也瞧准这点,先攻毫无防备者。

洛伏身上忽然长出了一只只白色的眼睛,密密麻麻布满他的四肢和脑门,这些白色眼睛像是投射出的光影,又像是轻飘飘的纸片,却紧紧黏在他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他感觉到体内的五行之气正在被这些白色的眼睛吸收,自己却毫无办法。

鬼道家天机术?七识重楼。

该死!

张相云在心中骂了声,刚拿住神木签,便感后背生寒,立马燃起护体之气回头。

夺了李金霜长剑的胡桂从石壁上方朝着张相云跳斩落下,对于张相云的反应挑了下眉。

这人对危机的反应倒是敏感准确。

进门前就已戒备,发现灵傀后立马猜到这里面有人,脑子转得快,反应也快。

这种人就该第一个杀。

胡桂手下不留情,一剑瞄准张相云的脑袋。

张相云心中惊骇,之前受伤未好,对方的速度和力量他都很清楚自己避不开。

可这一剑却斩偏了。

胡桂皱眉。

张相云虽然躲得狼狈,却还是避开了刚才的致命伤,几个闪身与胡桂拉开距离。

胡桂看见他手里拿着的神木签,这才了然刚才必杀的一剑为何会偏。

方技家的弟子,获得神木签认可后,能在某些时候化险为夷,被神木庇佑。

只不过能不能获得神木庇佑,得看运气触发。

张相云也是第一次被神木庇佑,忍不住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神木签。

“你运气不错。”胡桂说。

胡桂一开口,立马唤回张相云的戒备心,抬头朝他看去时,额上已有汗珠坠落。

“可他的运气不行。”胡桂说完,手中长剑朝被定住的洛伏甩去。

张相云在心里骂人,千钧一发之际御风术上前阻拦,被剑气扫到的洛伏血洒深坑边缘,被七识重楼抽取所有五行之气后坠落深坑中去。

鬼道家天机术?七识重楼,共有两个阶段。

第一段是附身,被白眼附身的对象,将被抽走所有五行之气;第二段是封印,使得对方短时间内无法再获得五行之气。

虞岁曾见过梅良玉使用七识重楼,破了兵甲阵龙中鱼。

洛伏掉落深坑中,摔得头破血流,一抬头就撞一只灵傀腿上,上方又有两道剑气追击而来,他脸色微微扭曲,下意识想要使用九流术,却无法调动九流术。

他低头看见手背上还未消失的白眼印记,白眼欲要睁开,隐约可以看见闪烁的黑光,七识重楼已经进入二阶段,封印他无法获取五行之气。

洛伏只得靠自己狼狈地躲闪,刚站起身背部又中一剑,将他击飞摔出去老远,被站在前方以银线固定稳当的灵傀拦下。

这一连串攻击又快又狠,半点机会都不给洛伏,给他打出火气来了,偏偏因为松懈被对方抽走了五行之气,因此毫无还手之力。

洛伏狼狈地躲去灵傀后方,抬手擦拭嘴角的血迹,心中暗骂这个卑鄙的偷袭者。

事情发生太快,张相云脑子转得再快也没能立刻想出解决办法来,随着刚才几个躲闪,让他肩膀的伤口又裂开了,在他衣上渗出血色来。

在灵傀深坑的阴暗角落中,被胡桂定住的司徒瑾和李金霜也在观战。

看见张相云和洛伏两人时,司徒瑾也瞪圆了眼,这俩人又是怎么来的?

李金霜这辈子速度最快的一次,就是在胡桂以浮光带司徒瑾离开灵鸟号时,御风术追上去抓住了司徒瑾中衣的腰带。虽然她把衣服拉散了,却也制造出机会,随司徒瑾一起乘着浮光来到北鲲城。

她刚落地就和胡桂打起来。

胡桂不想在李金霜这浪费半分时间,轻松抢回司徒瑾就开始移动,李金霜费了老大工夫才追上他。

期间李金霜惊讶发现,胡桂对北鲲城非常熟悉,寻声金钟前期暴露胡桂的位置,但很快就被他想办法掩盖,让司徒灵傀等人丢失了目标,全程连胡桂面都没碰见。

胡桂目标明确,就是要带司徒瑾来灵傀深坑。

石门上的禁制,需要司徒家血脉才能打开,所以在灵鸟号上时,胡桂和林承海就有计划要绑走司徒瑾。

没承想他自己送上门来了。

李金霜慢一步进来,看见深坑里的众多灵傀愣在门口,给了胡桂机会,便将她也以山石咒定住。

两个被定住动不了的人,眼睁睁地看着胡桂在深坑中走来走去,挑选灵傀,再剪断束缚灵傀的银线。

眼看这人就要顺利偷走司徒瑾的偃术灵傀,外边就来人了。

司徒瑾动了动眼珠,望着被胡桂碾压追杀的张相云和洛伏,这俩倒霉蛋看样子是一点用也没有的。

得想想别的办法。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司徒瑾就见持剑追杀张相云的胡桂动作一顿,他垂眸朝手中长剑看去,长剑发出骇人的颤音,竟生满戾气。

胡桂当机立断放弃手中剑。

被抛弃的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还未落地,就迸发出一道金光,寒气四散,超大型的剑灵于空中现形,落地便碾碎不少灵傀,看得司徒瑾睁大了眼,心中痛惜呐喊。

胡桂和张相云都被突然出现的巨大白骨剑灵逼退,刚爬起来的洛伏又被剑灵不分敌我的剑气重伤,击飞摔出去老远,口吐鲜血。

散开攀在山石壁上挂着的张相云见到这幕瞳孔紧缩,李金霜的剑灵?!

她竟然在北鲲城?!

剑灵空洞的双目飘散着盛满寒意的白雾,反手朝李金霜的位置隔空挥出剑气,使她破除山石咒。

恢复自由的李金霜本想去剑灵那边,却瞥见司徒瑾朝自己疯狂眨眼示意的一幕,瞧着还有几分可怜兮兮,身形一顿,先替他将山石咒解开,便立马去了前方。

司徒瑾满目感激,动作飞快地扒拉下身旁灵傀的衣服给自己披上。

这一路他真的是受够了!

司徒瑾一边穿衣服一边怒气冲冲地朝前边打起来的人们喊道:“都给我赔钱!赔钱!”

正要挥剑的李金霜顿住,回头看他,司徒瑾立马改口:“你打坏的不用赔。”

胡桂扫视一圈深坑中的惨状,淡声道:“几乎都是她打坏的。”

他虽然出手狠辣,却还是挺照顾司徒家的机关偃术,没有如何破坏。

胡桂的目光重新落在李金霜身上,之前看在她是南靖李家后人的份上没有动手,如今再看,这姑娘的兵家天赋倒是极高,剑灵也是如此特别,若是真打起来,也不会很轻松。

司徒瑾眼角一抽,直接转移话题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在这个时间潜入北鲲城又想做什么?”

胡桂视线扫过司徒瑾,没答。

张相云捂嘴咳嗽声,目光阴鸷地扫过受伤的肩膀:“跟他废话什么。”

司徒瑾把衣服穿好后又看了眼张相云,深吸一口气道:“你跟洛伏又是怎么来的?”

张相云看李金霜道:“她是怎么来的,我就是怎么来的。”

司徒瑾听得神色顿住,目光有瞬间的怪异,李金霜和张相云是一伙的?

“南宫岁呢?”张相云问李金霜,“你既然在这,南宫岁肯定也来了吧。”

他在心中沉思,这两人又是怎么来的北鲲城,司徒瑾被抓的时候李金霜也在?

那南宫岁有可能是在另一个外来者那边?

虞岁听到这话,通过光核往胡桂看去。

胡桂被这话吸引,眉头几不可查地轻皱。

“还有南宫岁?”司徒瑾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这帮人什么时候玩到一起的?

司徒瑾问道:“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张相云还在等李金霜回话,同时盯着胡桂的动作,见他停在原地,似乎是有意要等他们聊完,又或者……他也有想要探听的消息?

李金霜重新握紧剑柄,站在巨大的剑灵身前,瞥眼朝张相云看去,没什么情绪起伏地说:“我和南宫岁是来找梅良玉的,梅良玉消失在深渊之海,南宫岁作为他的师妹,冒着被海眼吞噬的风险也要来找人而已。”

“梅良玉?”司徒瑾听得头是越来越大,怎么人还越来越多了,他捏了捏鼻梁,神色狐疑地朝张相云看去,“李金霜和南宫岁来找梅良玉我能理解,南宫岁是梅良玉的师妹,她和南宫岁关系好,但是张相云你俩是为什么☛([(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来?”

“你和梅良玉关系可不好吧。”

“我和梅良玉关系好不好,跟我来深渊之海可没关系。”张相云冷笑声,“我是跟着年秋雁来的,你想知道,自己去问年秋雁。”

怎么还有年秋雁啊?!

到底还有谁?!

司徒瑾面目微微扭曲,虞岁可不想他们继续谈论下去,胡桂那一闪而过的表情,对“南宫明的女儿的下落”可是很感兴趣。

在青阳提起南宫明,人们都战战兢兢,恭恭敬敬,在青阳之外,人们提起南宫明,要么崇拜,要么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这些年虞岁被追杀的原因,一是为了息壤,二是她是南宫明的孩子。

她的兄长们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虞岁看了眼林承海的位置,距离深坑也不是很远,他那边已经甩掉追逐的机关术士,一个人谨慎地在地下通道中行走,似乎在仔细寻找什么。

胡桂没有动作,如果不是提到“南宫岁”,他早就动手了。

司徒瑾还在追问到底还有谁,张相云阴阳怪气,李金霜半天憋不出一句话,胡桂耐心等待他们爆出更多消息,虞岁直接以五行光核炸门,发出嘭地一声巨响,同时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胡桂在距离石门最近的地方,皱眉侧身看去,张相云和李金霜看准时机,同时出手。

李金霜的剑灵呈现完整的巨大形态,几乎占据了整个深坑的上空,八只手臂非常灵活又快速地转动,朝着不同的方向飞速甩出没有无柄长剑。

有李金霜打前阵,张相云也有了时间来施卦阵。

他抬手在虚空画出占卜图,心中预估胡桂的境界,往最高的十三境来算,以自己现在的状况,做不到招手既出阵,而对方的反应和心计也值得注意,并非学院那些只会点到即止的呆头学生,而是和自己一样见过血的。

面对这样的人不需要客气,也不该给他留丝毫余地。

张相云眼中杀意浮现,双手掐诀,卦阵自他脚下展开蔓延,无数符文星象在阵中被点亮。

虞岁刚想阻止他,就见张相云手背上浮现白色的眼睛印记。张相云也是一惊,施阵动作被定,在数道飞斩的剑气阻拦下,胡桂身形一闪,全数躲过,瞬间来到张相云身前。

胡桂的护体之气燃烧着,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近身后,带来的威压令人颤抖。

张相云抬眼,额上汗意湿润,在胡桂迈步要再进一步时,当机立断毁阵,和胡桂拉开距离。

胡桂指尖飞出黑色的符咒,如冬日晨雾散发着寒意,张相云右手按住左手背,试图抹去七识重楼的印记。

朝张相云飞去的黑色符咒,被迅猛而来的雷线击碎,胡桂听见身后有人沉声道:“雷刑。”

法家裁决术。

太乙机关家的少爷小姐们,能进入太乙学院修行的,除了机关术,都还有别的天赋。

五道雷电似翻滚的长蛇缠绕在胡桂身边,发出噼啪声响,彼此交缠碰撞出的雷光飞溅,带着灼烧神魂的力量。

胡桂收了招式,连退数米远,微眯着眼看司徒瑾。

司徒瑾这一路又是被当人质,又是被扒衣服,大少爷心里也憋着一股火气。

同样心里憋着火气的也不只司徒瑾。

被剑气击飞出去,晕倒在深坑角落的洛伏这会醒来,疼痛在身体里叫嚣,他试了试,还是无法使用五行之气,七识重楼的封印仍在。

洛伏看似冷漠,事事不管,做决定的人都是张相云,他很少动脑子,原因是他本就很冲动。

这会洛伏被激怒,靠着墙壁,抬头看眼前排列整齐的灵傀们,遮住了他的视线,看不清前边的战况,只能瞧见李金霜的剑灵。

他之前摔得头破血流,这会血流了满脸,额角鼓起的青筋抽搐,洛伏紧咬牙关,伸手从衣内拿出白色的小瓷瓶。

瓶身通体玉白,触之温润,瓶口以木塞堵之。

虞岁关注着场上的每一个人,自然也看见醒来的洛伏。见到他拿出来的东西,心中已有了猜想。

洛伏本想用返魂香的,可他无法使用五行之气点燃返魂香,只能退而求次,使用莲雾。

木塞打开,洛伏将瓶口放至鼻前,没什么重量的瓶子,随着洛伏的呼吸发生变化,瓶内有轻薄的白雾氤氲,浮出瓶口时,被洛伏吸入。

吸入后,他能闻到淡淡的兰花香。

那香气回味在他的神魂中,赐予他新的力量,舒展至四肢百骸,在体内冲撞的痛楚被强势镇压,洛伏感觉不到丝毫痛苦,有的是源源不绝,令他兴奋的力量。

洛伏站起身,甩了甩头,朝前方胡桂的位置看去。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要请进入笑_ィ圭人_小-说。 ,阅读前需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