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53 章(浮光琼树(3w5+…)
首页
更新于 23-02-23 23:41:23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请进入笑_ィ圭人_紋-壆。 ,阅读前需要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北鲲城到了。”林承海盯着前方说。

虞岁回头看他:“北鲲城?”

不是海下机关城吗?

林承海没有看她,仍旧盯着前方,声音略显几分低沉:“这是它以前的名字。”

虞岁满眼好奇地望着他。

林承海余光瞥见,没动作,只问:“你对海下机关城了解多少?”

虞岁望着越来越近的巨鲸之城,摇摇头:“一点也不了解。”

林承海:“……”

“你一点都不了解就敢跟着来?”他有些无语,又有些佩服。

虞岁问:“很危险吗?”

林承海转念一想,她是太乙学院的学生,又是常艮圣者的徒弟,不觉得危险也正常。

“对不懂机关术的人来说很危险。”林承海道,“我最后再劝你一次,就躲在灵鸟号上,别出去。”

虞岁一口拒绝:“不要。”

林承海说:“那现在就走。”

“现在?”虞岁惊讶地转头,还没看清,就被林承海抬手一挥,带着她一起朝灵鸟号外跳出去。

灵鸟号行驶在北鲲城的下方,林承海此时又带着虞岁落到了灵鸟号的下方。因两人仍旧在灵鸟号结界中,这才没有受到深海寒气的侵蚀。

北鲲城上那座巨大的圆形机关齿轮缓慢转动着,像是生长在海中的烈日,看似温暖的光辉照耀在海底的每一处,就算在灵鸟号底部,也能看见那耀眼的金光。

虞岁见林承海伸手朝自己眉心一点,掌心中落了一颗白色的玉珠,珠内的五行之气散开后,变作一个薄薄的水泡将她包裹。

她微微睁大眼,抬头看去,见林承海也和自己一样,被包裹在稀薄透明的水泡中。

在水泡内可以自由呼吸,保持干燥,会觉得身体十分轻盈,有上浮感。

林承海朝上方指了指,示意虞岁抬头看。

灵鸟号往前驶去,二人却没有跟着灵鸟号离开,而是往上浮去,机关齿轮散发的金光洒落在水泡上,为透明的水泡染上一层耀眼的金色。

水泡也回应金光的吸引,往上浮去。

虞岁不知这是释家的九流术,还是机关术,她看了眼远去的灵鸟号,心中疑惑在掌舵台和观测台的人,不会发现灵鸟号外边的异样吗?

还是说在这透明水泡中就不会被发现?

随着水泡上浮靠近北鲲城边缘,虞岁才肯定,应该是不会被发现了。

逐渐上浮来到边缘后,虞岁又重新窥见这座庞然大物的一角:鲸尾上的高楼建筑鳞次栉比,一眼看不到尽头,盛放的花草春意盎然,在白墙红瓦中穿梭布局。

在鲸尾最边缘的是一棵巨大的雪白琼树,枝头宛如挂满积雪与透明闪亮的冰棱,凝结的霜花紧挨着密密麻麻,它与后方的春色格格不入,却又自成一方世界。

上浮的水泡逐渐退去金光,朝着琼树枝头靠近,触碰到琼树枝头雪白的冰棱后,像是被戳破般,发出轻微的碎裂声;轻盈感骤然退去,虞岁稳住身形落地,抬头朝眼前高大的琼树看去。

“方才带你上来的水泡名叫浮光,是一种机关小玩意,和道家的瞬隐符有异曲同工之妙。”林承海落地后活动着肩颈,慢悠悠地跟虞岁解释,“浮光受到北鲲城一代金乌的照射,会融入光照中,无法分辨,而浮光也会朝着一代金乌靠近。”

“一代金乌?”虞岁转了个方向,“是那个看起来超大的圆形齿轮吗?我在外边看见的机关家金乌可不长这样。”

林承海摆摆手道:“所以说它是一代,外边的是第四代还是第五代机关金乌。”

“一代金乌在这里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光照。”林承海瞥了眼琼树,往前方走去,“它经由公输家建造,是后来的机关术家们无法超越的。”

虞岁跟着林承海往前走,悄声问:“前辈,你学过机关术吗?”

“机关术跟别家九流术不太一样,用眼睛看多了也能学到点什么,门槛低的机关,若是有人教,无需五行之气也能做到。”林承海说,“所以在从前,人人皆可以是机关术士。”

虞岁问:“那现在呢?”

林承海冷笑声:“现在?杀一个少一个。”

虞岁又问:“为什么☛([(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呀?”

林承海回头看她一眼:“你们太乙学院没教?”

“学院不教机关术的。”虞岁回以无辜的表情,“要不是师兄跟我讲,我也接触不了机关术。”

林承海挑眉道:“你师兄都跟你说了什么?”

“师兄跟我说得太多了,但我师兄机关术也很厉害。”虞岁骄傲道,“他还会自己做机关卷轴,靠卖机关卷轴赚钱。”

林承海听得心头一跳:“他缺钱花?”

切磋要收钱就算了,平日还要给机关家当苦力卖机关卷轴?岂有此理!

“以前不知道,但师兄遇见我后就不缺钱了。”虞岁摊手,一派天真烂漫,“我很有钱的。”

林承海强迫自己扭过头去,抬手揉了揉眉心,心情复杂。

他踩着青石小路往前走,目光左右巡查,低声道:“北鲲城在机关家被围剿前,由公输家转送到太乙,沉入海下,成了如今的太乙四大机关世家主要的机关建造地,也是帮太乙监测海水变化的地方。”

主要机关建造地?

虞岁也左右打量着,四周的房屋静悄悄,不见活人,有一代金乌的光照,哪怕这会外边已是深夜,北鲲城内仍旧明亮,不知时间流逝。

她抽空扫了眼走在前方带路的林承海。

林承海不像虞岁,是出于好奇打量四周,他在警戒,同时脚下轻车熟路,目标明确地在赶路。

“海眼的存在,早于太乙建造之初,它曾经对太乙来说也算是一种威胁,一旦靠近就会被吞噬,也曾有过岛屿被几个海眼合力吞噬的情况出现。”林承海边走边和虞岁解释,“当时在太乙的圣者们对海眼也毫无办法,只能选择避开它,直到发生岛屿被海眼吞噬的灾难后,太乙的圣者才开始与机关家合作。”

“最初的海眼并非人造,它是因海上的五行之气随风聚集而巧合形成,因随风聚集而来的海气无法互相融合,就像是未被人驯服的无主之气,彼此谁也不服谁,在无尽的争斗中变得越来越强大,也就诞生了可以吞噬一切的海眼。”

虞岁跟在林承海身边,一副乖孩子认真听讲的表情,瞧她如此专注的模样,让林承海也多了几分倾诉欲。

“寻找海眼的位置,就是提前预判海水的流向,以及水中五行之气的动向。”林承海伸手指了指下方,“海眼诞生的速度虽快,但它是从下边往上伸展聚拢中心,所以必须要在深海之下探查,才能准确掌握海眼的动静。”

林承海虽在向虞岁解释海眼的诞生,却也隐瞒了部分信息,并非全数告知。

虞岁听后做恍然大悟状:“所以灵鸟号上的金海螺,就是专门用来探测海眼中混乱的五行之气?”

林承海点点头:“可以这么理解。”

虞岁低头略一思考:“是无主之气厮杀才诞生的海眼,那应该需要十分庞大的五行之气才可以吧,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以及宽阔的海域,源源不断的海上之气,才能诞生出一个庞大的海眼。

可现在机关岛附近的海眼跟不要钱似的,一眨眼就冒出三五个来,还会互相融合,形成更大的海眼,这又是怎么回事?”

林承海问她:“你可知道‘水舟’?”

虞岁摇摇头:“在上边偷听圣者们谈过提到过这个名字,具体做什么的不清楚。”

“也没什么,就是一部分太乙圣者牵头,联合六国其他圣者研究如何消灭异火的地方。”林承海轻哼声,“水舟的圣者认为海眼可以吞噬万物,若是借海眼找到传说中足以吞噬天地的‘归墟’,就能彻底消灭异火,因此他们开始研究海眼,也研究如何创造海眼。”

虞岁惊讶地瞪大双眼:“那机关岛的海眼就是水舟人为创造的吗?”

“海眼虽是天地自然的产物,但只要创造足够多的条件,就有极大的可能。”林承海伸出的手又向上指了指,“太乙海域够大,机关岛的深渊之海,常年五行之气混乱,想要人为创造海眼并非不可能,只要能够聚集操控足够多的五行之气。”

这话倒是真的。

可虞岁还是想不到,要聚集操控多么庞大的五行之气,才能造就如今的海眼频发,如果是水舟的实验,恐怕是布局上百年了吧。

想到乌怀薇与冷柔茵的对话,虞岁又有些怀疑现在的海眼是否是水舟的计划,因为这些海眼对太乙的威胁是实打实的,稍不注意,最先被吞噬的就是机关岛。

“前辈,‘归墟’又是什么?”虞岁仰脸看向林承海问道,“如今的海眼互相吞噬,跟找到‘归墟’有关吗?”

林承海摆摆手道:“那你就要去问水舟那帮人,或者回去问你师尊了。”

虞岁听得心头一颤:“我师尊也知道吗?”

提起常艮圣者,林承海话里就有几分阴阳怪气:“你师尊活了这么久,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虞岁问:“我师尊活了多久?”

林承海扭头看她:“你不知道?”

虞岁无辜道:“不知道呀。”

林承海伸手指她:“你这个做徒弟的都不知道,指望我会知道?”

两人大眼瞪小眼片刻,忽听低沉的钟鸣响起,这钟鸣直击心魄,似乎来自很远,却又很近,接连不断的钟鸣声响惊得虞岁抬眼朝前方看去,无形的气浪随着钟鸣蔓延散开,搅得四周花草树木震动摇晃。

林承海朝远处看去,冷笑声:“一下船就开始找人,看来是急了。”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要请进入笑_ィ圭人_小-说。 ,阅读前需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