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52 章(北鲲城)
首页
更新于 23-02-23 23:40:59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请进入笑_ィ圭人_紋-壆。 ,阅读前需要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林承海没有回答虞岁的问题,他暂时专心调息体内五行之气,与碧血金蝶的毒素抵抗。

欧如双认为,碧血金蝶的毒也会通过偷魂换魄,入侵到林承海体内。

这是他对碧血金蝶的自信,但对偷魂换魄的理解却有限。

偷魂换魄让文阳轴与林承海共同承担碧血金蝶的毒,而附身文阳轴的林承海,承担了大部分。

农家毒与蛊千变万化,但克制农家毒术的流派却也不少,最厉害的便是医家,其次是道家,阴阳家和快要消失的释家。

释家天机术·金刚体,不仅可令兵家攻术毫无办法,也能免疫大部分农家毒术,可谓是刀剑不入,水火不侵,毒蛊不害。

林承海可以延缓碧血金蝶的毒,甚至是将碧血金蝶的毒全部转移到自己身上,再用金刚体抗住。

如果自己解除附身,碧血金蝶的毒就会回到文阳轴身上,到时候这小子必死无疑。

林承海听了虞岁的话,也看到了文阳轴的记忆。

在太乙的机关家不可能亏待少主,更不敢让少主死了,所以少主和文阳轴交好,林承海也不是很惊讶。

虞岁见林承海专心调息,也没有再打扰他,继续注意四周的情况。

既然敢从外边来太乙找师兄,想来也该有点手段。

灵鸟号朝着深海前进,速度很快,寻找船上的外来者,也不影响它朝海下机关城靠近。

司徒家得知司徒瑾被外来者绑走后,纷纷朝一动不动的司徒灵傀看去。

有人上前低声道:“二祖母。”

司徒灵傀只看了对方一眼,这人便低头退下,和身后的人低声吩咐:“去找三少爷。”

司徒瑾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一遭。

作为人质,他的待遇并不是很糟糕。

至少胡桂逃跑时,也不忘记抓着司徒瑾一起,路上不管是他撞着摔着,还是衣服丢了掉了,胡桂是不管的。

但若是差点缺胳膊断腿,或者被祷天蛛和小金蝶追上,胡桂也不会见死不救。

李金霜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去,因为祷天蛛和小金蝶连她也一起追,光是这两样毒物的追逐就让李金霜腾不出手去管闲事。

但她还是用尽了全力追上胡桂,没有把人跟丢。

找人的机关术士说多不多,说少不少,除了这些,还有放出去的机关蜓。机关家完全模仿出野生蜻蜓的大小和模样,有细长的赤青色,速度最快,黑眼红身的蜻蜓则带有麻痹毒素。

赤青蜓和红蜓都能捕捉五行之气。

因为自身细长,可以进入许多窄小,容易被忽略的空间寻找外来者。

李金霜和胡桂都在躲避这些无孔不入的机关蜓。

想要不被机关蜓发现,最好的办法就是不使用五行之气,李金霜甩掉小金蝶和祷天蛛后,全靠身法躲闪。胡桂抓着司徒瑾躲在阴暗的隔间中,密封的木格架子对面就是藏起来的李金霜。

外边的几名机关术士们正彼此交流着海眼的情况,好在他们并非来寻找外来者,很快就走远了。

胡桂瞥了眼不能说话,只能眼神示意的司徒瑾,神色冷淡,低声道:“追到这来,看来她很在意你。”

司徒瑾只能眨眨眼,心想你说的最好是真的。

他倒是认出了李金霜。

毕竟恢复女装的李金霜有段时间在太乙学院非常出名。

木格架子另一边的李金霜抿唇,没有回应。

她之所以跟过来完全是个意外。

虞岁没有和李金霜说过对欧如双的怀疑,也没说林承海附身文阳轴的事,在李金霜看来,被学院圣者追击、还绑架司徒瑾的胡桂十分危险。

李金霜单手握住剑柄,蓄力五行之气,正要动手,隔壁又传来胡桂不冷不淡的声音:“我看你也怕被船上的人发现,又何必多管闲事。”

司徒瑾心中反驳:她出手怎么能叫多管闲事,那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可千万别怕,这船上四分之一的人都听我的,到时候就说是我叫你来的,我看谁敢动你!

他朝着木格架子另一边疯狂眨眼。

李金霜想到虞岁这一趟来是跟兰毒有关,又有学院圣者在船上,手指按住剑柄,陷入沉默。

司徒瑾见李金霜迟迟没有动静,嘴上没法说,心里倒是叽里咕噜着:你清醒一点,如今外边海眼爆发,海下机关城也失去联系,这些人偷偷摸上船来,保不准就跟海眼爆发的事有关系。

——不过你又为什么☛([(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在船上?

司徒瑾一边动脑子,一边运转体内五行之气,试图破除鬼道家的山石咒。

胡桂头也不回道:“中了山石咒,再使用五行之气,会让你感觉身体更加沉重,等会你就连眼皮都动不了了。”

司徒瑾一听是鬼道家的山石咒,这才放弃。

这咒术没什么伤害,等时间一到就自己消失了。

他听见隔壁的李金霜问:“你潜入灵鸟号去海下机关城,有什么目的◵([(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

胡桂淡声道:“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

李金霜说:“如果我放走了对太乙有威胁的人,这罪责我也担不起。”

胡桂说:“你并非放走,而是抓不住。”

屋中安静片刻后,两人同时出手,剑气和雷线一同破窗,将试图进来的机关蜓击碎落地,又立马转移地方。

胡桂用雷线拉着司徒瑾离开,被拽走的司徒瑾眼珠子动了动,无意间瞥见翻窗出来的李金霜,两人短暂地对视。

等机关术士们赶到这里,只见满地被击碎的机关蜓。

灵鸟号距离海下机关城越来越近。

虞岁布置在外边的五行光核,在很远的地方就将机关蜓击碎,或者捏碎光核释放五行之气,诱导它们偏离方向,因此至今也没人找到这来。

确保周边没人,不会被发现后,虞岁翻窗出去,来到过道外部,站在船沿边上朝外看去。

快要靠近海下机关城的位置,仍旧会遇见突然生出的海眼,灵鸟号有几次是擦着海眼边缘过去,虞岁因此近距离看见深海中幽蓝的漩涡。

哪怕隔着结界,虞岁也能感觉到漩涡中心的混乱,有着足以撕碎一切的恐怖力量,若是被卷入其中,绝对没法活着出来。

它连接海面与海底最深处,从海面还能看见漩涡入口,可藏在海中的部分,便不知它到底通往何处。

何处才是海眼的尽头。

虞岁想起三位圣者在岸上的对话,阴阳家圣者乌怀薇,借海眼一事,嘲讽兵家圣者冷柔茵。

听乌怀薇话里的意思,似乎海眼可以是人造的。

水舟那边的圣者们正在对海眼进行研究,冷柔茵也是想要抹除异火的水舟一员,曾有老师教导过她与海眼相关的知识。

海眼可吞万物,借这思路来对付异火,倒是能理解。

就是不知水舟的研究已经进行到何种地步。

林承海调息结束,靠金刚体阻止了蝶毒蔓延,惨白的脸色总算回温几分余红,他抬头巡视,不见虞岁的身影,面上不动声色,暗自警惕地起身朝窗边走去。

这才发现虞岁就站在外边。

虞岁听到动静回头:“前辈,你调息好了?”

“你在外边看什么?”林承海问,“不怕被发现了?”

“在看海眼。”虞岁伸手指了个方向,“刚才我看见灵鸟号擦着海眼边缘过去,这海眼神出鬼没的,一不注意就在前路上长出来了,吓得我差点跳船了。”

林承海听后哼笑声,也翻窗出去,面不改色道:“你不是说要去海眼里找你师兄吗?怎么亲眼见了海眼反而想跑了。”

虞岁悻悻然道:“又没确定我师兄是否真的在海眼里。”

林承海说:“我看你等会就在船上待着最好。”

“不要,”虞岁一口拒绝,“我要去找我师兄。”

林承海没好气地瞪她:“要是你找没命了怎么办❂([(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

虞岁说:“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林承海满眼的不信任。

虞岁想从林承海这里套出点海眼和异火的消息,又装作气鼓鼓的模样道:“我之前听太乙的圣者们说过,现在包围机关岛的海眼可能是人造的,造出海眼的目的◵([(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是吞噬异火,既然是人造的东西,那就肯定有解决的办法。”

林承海微眯着眼道:“异火?”

虞岁眨巴眼道:“你不知道吗?”

“谁能不知道异火?”林承海嗤笑声,“只是用海眼吞噬异火,倒是有点高看了海眼,它能吞圣者,但要说能吞异火,那早八百年大陆就没有异火这种鬼东西了。”

虞岁想了想说:“八百年前确实没有异火。”

“你别小看海眼。”林承海被她说得眼角轻抽,虽然这丫头对少主一片真心,但他还是耐下心来道,“我释家讲究因缘,你既救我一次,我自会报其恩德,但你也不能拼命作死,老想着往海眼里钻,否则这缘只得下辈子再还你了。”

“算了吧。”虞岁悻悻然道,“前辈你既不找人,我们就分开行动,我想办法去……”

她话还没说完,就因前方的景象而顿住。

灵鸟号已经驶入海底最深处,再往下是结界无法抵挡的寒冷与黑暗,海下黑幽的深渊是生命的禁区,不接受任何活物靠近。

在黑暗深渊上方,虞岁最先看到的是海水中缓慢摇动的蓝黑色鲸尾,它往上轻轻一扫,便遮住了虞岁的所有视线,目之所及,便是自鲸尾上升起的高楼与树丛。

冰蓝色的花丛点缀在高楼中,隐约还能看见其中连接山石河流与高楼殿宇的林间小道。

虞岁的视线越过鲸尾的城楼,看见了前方更高、更大、更加雄伟的建筑,巨大的金色机关齿轮在中心转动,在海水中散发温和的光芒,照耀着花树山石。

灵鸟号在快要靠近时转向横船,继续往下行驶,来到鲸尾下方。

与上方的巨鲸之城相比,灵鸟号就像是一只蚂蚁在仰望大象,两者轻轻一碰,灵鸟号便会被粉身碎骨。

虞岁抬头望去,只见巨大的海鲸底部看似柔软的白肉上,有着不同的机关家印记,一眼望去,能看见约莫有三十多家机关家族的印记在上面。

海下机关城,又名北鲲城。

是几百年前机关家还盛极一时留下来的“遗物”。

虞岁看着它,恍惚间能够理解,如今的机关家为何只能躲在太乙,不再与六国接触。

他们若不躲起来,那必死无疑。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要请进入笑_ィ圭人_小-说。 ,阅读前需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