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踏征程(71)二更(重启征程(71)桐桐拍她…)
首页
更新于 21-12-08 17:09:04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重启征程(71)

桐桐拍她, “好了!没事了!回家了!回头在各个大城市的报纸上,叫你姐夫去刊登寻人启事。叫妹夫知道你在我这里,我在哪这个好打听,只要他看见报纸, 他想找一定能找来的。别泄了气!”

红桃抬头看她, “还能找回来?”

能呀!他是跑了, 又不是当兵去了!如今这世道,想活命, 想找活干, 不还得往大城市跑吗?大城市都有报纸,肯定会有人看报纸的。

林雨桐就道, “或许出来之后发现太难,我这好歹是姻亲,又好打听, 许是不看报纸,没办法了,辗转找来也不一定。他肯定也挂念家里,找到我,总有办法跟家里联系上不是?再则,我好歹还有些名气, 他未必不会想着, 跑来找我,说不定能救了家里, 免了家里征丁呢!”

红桃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了, “是呢!是呢!他肯定会那么想的。只要有办法肯定会来找三姐的。”

林雨桐拉了她起来, 才去看那妇人,“婶子, 打起精神来,必是能找来的。”

那妇人不住的点头,“盼着呢……盼着都好好的……活着就行……活着就行……”

是啊!活着就行。

这别墅侧院里带着保姆司机房,本不敢在那里安置亲戚的。但是红桃跟她婆婆,用她‌的话说,得守妇道。给红桃安置了客房,红桃不住,红着脸指着门房,“三姐……我们住那儿就行。”

那是栓子晚上住的地方。林雨桐看屋子,“嫌弃哪里不好?还是想弄两张单人床,你跟你婆婆一屋住?”

“不是……哪有小姨子跟姐夫一个屋檐下的?”红桃一边说着,一边搅动着衣角,“这不合适!”

桐桐:“……”

没法子,她带着人往侧院去,院子里的花木后面,掩着规整的屋子。进去是大厅,厅两边都是房间,里面床都有,也有卫生间,水龙头之类的。

红桃却觉得这个好,“这个住着都方便。”

栓子帮着把铺盖铺好,先叫红桃的婆婆歇着了,林雨桐又给诊了脉,叫栓子去城外药厂直接去取药材便是了。

她给红桃宽心,“就是忧思过甚,又气又急,这才病了的。养几日就好了!”

这才带了红桃出来,坐在侧院的石凳上说话。

红桃低着头,“我公婆都对挺好的!自我到他们家,家里跟多了个姑娘似得。我公公在外面有营生,挣的也够开销。我婆婆里里外外一把好手,我才去的时候年岁不大,也不叫我干活,跟家里多养个姑娘似得,咱爹妈都没那么疼过我。大冷天的,出去一趟,她把我的手放肚子上暖着。家里有啥好吃的,我一半丁旺一半。添新衣裳的时候,总是先给我添。虽颜色不是姑娘家的桃红柳绿的,但黑不黑灰不灰的,先叫我穿。我穿小了,才给丁旺穿。丁旺都是穿我剩下的长起来的。丁旺在县里念书,刚开始也嫌弃我丢人……后来公爹和婆婆就狠打了几次,教他道理……他待我也好了起来。一句一个姐姐的叫我,可尊重了。那你说,家里出事了,爹娘要接我走,我能扔下我婆婆不?”

桐桐攥了攥红桃,“不该扔下,也不能扔下。你良心的会会有福报的,你得信我这话。”

红桃吭哧一下就笑了,“我打小爹娘就骂我死心眼。没大姐能干,没二姐泼辣有主意,没三姐聪明机灵,就剩下倔脾气和死心眼了。我都当我出门子跟家里就断了,结果……兜兜转转的,还得靠三姐接济。”

“胡说!”林雨桐就道,“我哪里是接济你,我是得你帮衬我!你要是不怕跟着我有风险,就在家住着,我这一天事也多,孩子就得有人看着。他亲姨看着,难道不比旁人亲。要是不乐意在家住,觉得受接济,咱自己有厂子,去厂子里也行。周围那些村里的院子也不贵,安置你们一点问题没有。也别怕你们不好立足,我找人护着你们便是了。”

“我留家里吧!别的我也不会干。”红桃似乎松了一口气,这才问,“三姐跟大姐二姐也都没有联系了?”

没了!天南海北,不知道都身在哪呢。

叫她先去洗漱,又给送了一些衣裳过去。结果棉布旗袍都不穿,就是棉布的上衫下裤,林雨桐为干活方便的有那么一量身,先紧着她了,结果她只留了这个穿。

刚来,林雨桐没让她干别的,先把她婆婆伺候好。

三天药喝的,人就能吃的下去饭了。再加上桐桐把登报寻人的事情跟她说了,又把在京城里已经刊登了的报纸都给送了一份。许是有了心劲了,人一下子瞧着精神了。

丁婶是个很知礼的人,也知道她家的境况。跟桐桐是这么说的,“我给能说的熟人都留了话了,尤其是李家那边,说是我男人和孩子回来了,千万得去找林家她三姐。本来我在家也行,可红桃是死心眼,非守着我。守着我,我是无所谓,可她年轻。来吧,在这边,好歹有亲人呀!我要是一病不起,留下年轻的小媳妇,得遭罪的。我就说,我就是爬,也得送她来。我哪怕外面,我也知道她守着亲姐姐,能奔条命出去。”

没那么些死不死的,守在一起,都能活的。

家里添了两口人,恰好是亲戚。也别说雇佣不雇佣的话,反正就是抱团过日子吧。外面的活有栓子,家里的活有红桃。丁婶的身体还不行,但是针线上也能做了。

不过做饭的事,还是桐桐的。红桃去了婆家,婆婆能干,却惯得红桃不是很会做饭。不过是她洗洗涮涮的提前弄好,桐桐去加工一下就行。

季长卿留意了这两人几天,确定没问题,人就这么留下了。

转天呢,又带来两个人。因此四爷出门,没人跟着。明面上,总得弄个司机来吧。

然后季长卿就带来了一个,很精神的小伙子,“叫小道。”

小道是什么名字?

季长卿拍了拍小道的肩膀,“这小子原本是……道观里的小道士,是老道在山上……捡来的。养到十一二岁,老道一病不起……把他托付给……老道早年的俗家弟子……那弟子是个开镖局的……这小子本就习武,在镖局又一边习武……一边走镖……身手很好!前两年被人请去……给一阔少爷……做了两个月的保镖……顺便用人家的车……学会开车了。之前被我请去……在咱们的运输队,很机敏……我给调过来了……”

小道嘿嘿笑,跟林雨桐说,“还请您多指教。”

好说好说!

家里有了这么一个人之后,四爷再出门,桐桐就放心了。

四爷弄的那个什么玩意,不是没成果。而是有了成果之后,得怎么偷摸的织造这个东西,这是个问题。

他最近在筹备什么呢?正跟季长卿忙着找人,还想依托洋人的名义,开一家收音机厂。

收音机这东西,现在还是新鲜事物。在沪市那地方,刚开始有了一家洋人办的电台,可收音机也不过是四五百而已。如今这收音机,多是外来的洋货。

第一种,是全部洋货。运来就是成品,对外发售。

第二种,是组装机。从国外来的零部件,然后运来咱们自己组装,再对外去卖。显然,这种能便宜一点。因为零部件可能来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厂家,各种零部件是有选择的余地的。

而第三种呢,就是半进口。也就是四爷现在要做的!因为电子管这东西,除非进口,要不然,你现在没这个能力做。其他的零部件好说,咱自己可以。需要的就是这个电子管。

这东西用处大了!只要有途径能弄进来,那就有办法分一批出来用在不能叫人知道的地方。

可这岂是那么容易的?

他忙这事忙的脚不沾地,桐桐是一周去一次药厂,其他的时间,还是在做翻译。家事有人料理之后,翻译这活就不能耽搁了。

这边她忙着她的事,结果胡木兰再次到访了。她这次来是带着公差了的,“BEI伐这一旦打起来,各种药品所需,就不是一个小数目。我这次来,是给你下订单的。今年才知道你们药厂的止血中成药出来了,效果特别的好。今年,能不能全开马力,只给我生产止血散。生产多少,我要多少。你放心,价格上不会叫你吃亏的。”

林雨桐结果了订单,“这么大的量呀?”

胡木兰看她,摊手,“去了战场你就知道了,那是何等的惨烈。”

好!今年紧着止血散,“原材料的事,我想办法。”

痛快!不愧是校长嘉奖过的人,办事就是利索。

林雨桐笑笑没说话,知道胡木兰忙着呢,也没留。结果胡木兰刚走,方云就来了。

方云一进来就灌了一肚子凉水,好似情绪随时能爆发似得。直到红桃出去了,她这才道:“你知道吗?B伐的先遣队、敢死队,都是咱们的人!”

什么?

方云点头,“暗处没动,明着来的!这么安排,要是没有私心,算我看错了他J。”

这该怎么说呢?便是你知道他存了私心,并不曾将俩D一视同仁,但你能不去吗?对人家而言,心里且都窃喜着呢,毕竟,这么高明的‘阳谋’,人家用的好呀!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