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踏征程(70)一更(重踏征程(70)二六年的…)
首页
更新于 21-12-08 16:49:16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重踏征程(70)

二六年的春天, 好似风沙特别的大。

四十天的摇头风,吹的树梢没一刻消停的时候。漫天的黄沙,隔三差五的就光临一趟。

住的是别墅,可窗户却等闲不能打开, 要不然家里就是一层。洋人盖的别墅加小院, 院子里喜欢铺草坪。栓子用一个皮管子接着水笼头, 喷洒着地面。

林雨桐蹲在地上,用手抠地面, 下面干巴巴的, “今年开春还没见雨呢。”

栓子把水管子那一头塞到树坑里,树也该灌溉了, 一边忙活着,一边说桐桐,“姐, 你别进来,这里一见水,滑溜溜的,再给摔了。”说着就又道,“去年冬天,就入冬下了那一场雪, 哪里还见大雪了?零星下了点, 地皮都没湿。冬麦长的本就不好,您瞧瞧, 这开春了, 一滴雨也没有。这边还好点, 还能用水笼头浇灌。咱那边的院子,我跟赵叔给浇水, 得从水井里往出吊。咱家那边的水井,水位下降了一米都不止。您不知道,卖甜井水的都涨价了。”

林雨桐也没上草坪去,就说栓子,“算了,这草坪不浇水了!也不种什么草了,要这除了好看,一点也没有!回头咱还是种菜,种红薯。今年这年景怕是要不好了。”

年景又不好了吗?这老天爷,是不给人活路了呀!

在水管子边上洗了手,就往屋里去。她觉得得跟巴哥商量一些,这药材的种植虽然要紧,但要是人饿了,其实,药是不起作用的。饿了,唯一的药只能是粮食。

因此,她想加大收购野生的各种药草,但不是实在没法子的药种植之外,其他的不用了!今年全种红薯,不饿肚子比什么都强。

干旱的春季,青黄不接,地里的野菜都一半当菜吃了,一半当药被人挖了。

最近有点嘴馋,老想吃的什么。可自家这条件,能选的也不多。那边院子里种的菠菜,这个算一样。豆芽,这个算一样。再想吃点什么不一样的,就是洋葱土豆,放到现在的萝卜和大葱,白菜都不多了,就是酸菜。

摸了一根胡萝卜,洗了洗啃了一口,真难吃!都快糠了。

做晚饭的时候,干脆凉拌了半盆的粉皮,想着这个应该还行。

好家伙,一到这个天,外面昏天黑地的。四爷真就是裹着一身风沙进门。栓子给把大门打开,门一开,沙子就进了玄关。等门关上,非重新清扫不可。

回来衣服就脱在外面,得抖一抖才行。抖完了,直接上卫生间,得先洗澡。那头上都能洗出二两沙来。

栓子把公文包抖干净了,这才拿进去,“姐,今儿这包有点沉。”

放了什么东西吧?怕不是又弄了什么零件回来。

结果四爷出来一边擦头一边过来,然后从包里取出东西来,“是想吃这个了吧?”

还真是!专门去买了?

“你先尝尝这个味道。”四爷抬手给开了,“李兄那个百货公司,有进货渠道,你想吃什么,回头给那边打个电话。这东西要吃的好,叫送两箱子来,放着慢慢吃吧。”

拿回来的是黄桃的罐头,量可真大!货真价实的!

桐桐拿出厨房给倒出来给分了三份,都尝尝。

栓子用勺子捞了一小块,舀了两勺汁水,“姐你吃吧,我尝尝。”说着,脸就红了!虽然跟谁都没说,但他觉得林姐肯定是怀毛毛了。

四爷也只吃了一块,他并不是很热衷吃这个。桐桐是最近害口了,有点不想吃饭。看起来是没挑食,但吃的香不香,他看不出来吗?

黄桃罐头感觉是这些日子以来,吃到的最好的美味了。晚饭都没吃,就把这个吃完了。

才开春,从哪买鲜果去?

当天晚上四爷就给商场的经理打了电话,说要两箱黄桃罐头,再要一箱雪梨的。结果才撂下电话,人家就给送来了。

东西到了,李伯民的电话追过来了,四爷还以为是说桐桐有喜的事呢,结果没猜全,确实是说有喜的事呢,不过不知道的是,李伯民知道之后第一时间给老家发了电报,给蔡先生。叫蔡先生给林家和金家送个信,看是不是来个人方便照看。这也是应有之意!

就听李伯民道:“……本来还在铺子里好好当差着呢,我这一问,结果才得了消息,说是两家都留了口信给铺子和蔡先生,说是他们手里有钱,家里有旱,想出去看看有别的什么路子没有……等蔡先生找去的时候,家里都收拾干净了!不光是收拾干净了,除了宅子,连地都给卖了。”

四爷就皱眉,“是有谁找过他们?”

“没有!”李伯民低声道,“千真万确,真没人找。蔡先生着意打听过,这事你们俩家办的特别消停,悄悄的办的,显然是早就想好的。估计连你们给找个铺子都给瞒着呢。不是我说呀老弟,两家的长辈还是很有主见的。”

是确定自己走的,去哪了没人知道。

这么一说四爷就明白了,“他们换个地方,甚至两家谁都不知道谁去哪了,是吧?”

是!蔡先生说一家往东,一家往西去了。

四爷摇头,“行!我知道了,叫李兄跟着费心了。”

嗐!咱们说这个就多余,“要是家里忙不过来,我这边打发个人过去。”

“不用,我这几听就从药厂调个人来。”

那也行!

又说了几句闲话,两人把电话挂了。

桐桐隔着电话听到了,也听明白了,“是林三娘的名声,叫两家人害怕了吧?”

是!他们肯定不会相信林雨桐就是林三娘,只以为是什么人护着林雨桐。

那么显然,没人护着他们。

林雨桐和林三娘挂钩,在他们看来,林三娘得罪的人就是林雨桐得罪的人。这要是找人报复,是不是老家的人一找一个准。找到了拿他们泄愤怎么办?

于是,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动声色,然后处理好一切,偷摸的远走他乡。这几年,钱攒了不少,再加上李伯民出来之前给了的,当真算是小有家资了。

从老家离开,金家走金家的,林家走林家的。至于走到哪停下来,这得看情况呀!到了信地方,换个姓名,换个来处,安顿下来消停的过日子。谁也不知道他们是谁,茫茫人海无处找去,自然就不怕报复。

这法子怎么说呢?聪明吗?聪明!

人家觉得,自家这边看着是富足什么都有,但是太凶险,日子过的不踏实。

感觉两家人那么多人,现在谁在哪都不能知道。也就腊梅,在沈家的亲戚家,应该是能找到吧。还有一个就是给人做童养媳的红桃,应该没离开吧。

家里总得要个人的,四爷的意思是,不行就把腊梅叫过来,跟她男人一起,这边总有差事干的。年轻力壮的两口子,哪怕带上孩子,跟自家守在一起,也很安全的。

第二天桐桐就跟沈淑娟打电话,想着能不能辗转找到腊梅,表达这个意思。

结果跟那边联系了之后,才被告知,腊梅两口子带着孩子都离任三个月了,只说跟男人回男人的老家了,其他的倒是不知道。

桐桐又去给蔡先生拍电报,托他去看看红桃。

结果一叫去看才知道,红桃家的公爹和小男人,都不在家了。先是听说要抓壮丁,本是独子不抓的,但急需补充兵力,也就管不得那么多了!家里就先叫红桃的男人跑了,跑哪去也不知道。这没人上交了,红桃的公爹才四十多点的人,直接抓了红桃的公爹充数去了。家里只剩下红桃跟她婆婆了!林家人要走的时候要带红桃,红桃不走,除非带着她婆婆。可她婆婆病了,又死活得等男人和儿子,就没走成。如今是家里再是日子小康,可也禁不住有人吃药瞧病呀!瞧着,过的不甚好。

桐桐就又给拍电报,说请蔡先生找人送这婆媳一程。一则,可以带着婆婆过来。二则,自己名声在外,便是她家的男人回家了,也知道她们的去向。回头不至于一家人彻底的失散了。三则,是为了安全考虑。她是自己唯一个能找到下落的亲人了!若是真有人要报复,她出事的概率更大。请她务必上京城来,家里也正缺帮衬的人。

如此这般细细的交代了,得有半个月吧,这才把红桃给等来。

说实话,她的记忆里都是还是孩子的红桃,后来换成她了,几乎没怎么见过红桃。日子困顿,在县里一般人家最怕的就是走亲戚,太耗费了。没怎么见,这又来了京城好几年了,当年还是孩子样子的人,长成了大姑娘。

高高的个子,瘦的已经脱相了。衣裳灰扑扑的,盘着老式的发髻。搀扶着个更瘦的中年妇人。

人被李家送来的时候,就局促的站在大门外。

栓子赶紧去接了,扶了妇人,安抚道:“婶子,到家了。”

红桃看着站在台阶上的人,嘴角翕动了半天,眼泪哗的流下来了。林雨桐到了跟前拉她,她抱着桐桐的腿,眼泪吧嗒吧嗒往地面上砸,却一声都没哭出来……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