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番外(4)(三十岁的目标...)
首页
更新于 22-02-22 10:03:58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机械、人类和神明的新纪元发展十年, 初具规模,机械成为建立人类与神明友谊的桥梁,当然各地区相处方式不尽相同。

譬如埃及人民虽与神明相处和谐, 仍心存敬畏, 以信仰哺育, 而神明仁慈, 自身能力协助当地风调雨顺的同时, 授予先进科技与医术。

主要是医术。

加之大西洋百慕大三角下的金字塔被发现,研究出第四纪元的文明, 结合先进医术而发展出新的一套医学模式,不仅能解决困扰人类千年的疑难杂症, 居然还能解决神明、诡异身上大大小小的毛病,包括不小心被污染的人类。

恐怖的精神污染自然还存在, 只是机械科技帮助人类有效隔离。

人类喜爱神明的强大、神秘,连丑陋的诡异都有审美奇特的人表示爱不释手,当然最受欢迎还是赛博朋克似的机械科技,而神明(诡异)则喜爱人类的信仰和美食。

人类对美食的追求永无止境, 他们甚至研究出远超于人类和诡异肉质美味的肉类, 富含能量, 不仅供给足够的能量, 还能满足以前从未有过美食追求的神明(诡异)的味蕾。

当然并非完全和平,不是没有神明(诡异)反抗,偷食人类,这时候就需要超凡者小队的帮忙。

总机构基本名存实亡,各国各区创建出隶属于国家管理的超凡者军队, 其中以华夏实力最雄厚,定居的神明(诡异)最多, 且关系最和谐友好。

其中山海昆仑更是一跃成为全球最酷、最想来旅游的青铜城市。

此时,山海昆仑青铜城中央区,某栋搭建于高楼的木屋。

屋内传出“三张”、“过”、“连对”和“王炸,糊了”等高低起伏的声音,最后是一句:“打扑克呢,你以为打麻将?”

“再来一局。”

“不玩了。”

“可以吃饭了吗?”

“谁做饭?”

“不是叫外卖?这年头谁做饭。”

“快收拾吧,赶紧把烟熄了,周末小孩该回家了。”

“小曼云今年大三还是大四?”

“人家读博了。”

“这么快?”

“跳级。”

“黑煤球、怨童和安平呢?”

“前俩读高中,安平大学了。”

“时光飞逝,岁月不饶人。”

“感慨你妈……手伸出来!是不是偷牌了?”

“啧。乌蓝,你性格越来越差了。还有两幅面孔,对外温柔持重,一进门就是个死宅。”

“老于,信不信我放鬼蛊咬你?”

“黄姜,你管管你姐。”

“没空——王灵仙,你袖子里藏什么?”

“死扑街,没一个有牌品。”

“我有。”

“图腾你别说,你是不是算牌了?把把都你赢。”

“算牌?放我家赌场,想你这种算牌的,分分钟被打断腿。”

砰——

大门被踢开,岑今染一头黄毛,穿拖鞋和沙滩裤,一脸纵欲过度的表情走进来,手里提着俩大袋外卖,身后是滑着机械滑板溜进来的怨童和黑煤球,还有乖乖乘坐空中机械汽车的李曼云。

三个小的进门就乖乖喊‘叔’和‘姐’,只有岑今拉着脸,踢了把桌椅,将外卖扔桌上,回头对三个小的说:“晚上给你们煮红烧肉,先吃点米饭充饥。”

“至于你们,吃完滚。”

图腾五人立马饿死鬼一样扒开外卖,拿出盒饭狼吞虎咽,毕竟打了两天扑克没怎么进食。

“好不容易有空来见你,就打了两天牌,用不着黑脸吧。”于文边吃边说。

乌蓝狼吞虎咽仍然保持优雅,慢悠悠地说:“你打扰人家夜生活了。”

王灵仙吃到一半抬头说:“我们再留两天。”

黄姜倒半瓶自制辣酱,吃得满头大汗:“嫉妒的嘴脸真丑陋,还想打扰人夜生活。”

王灵仙:“你快三十了吧,族里人催你相亲没?”

黄姜:“笑死。”她抬起下巴:“我还有堂姐。”

‘堂姐’乌蓝:“我身为鬼蛊族族长,当以提高族民经济和教育为己任,而且我姑至今也没结婚,历任鬼蛊女多的是没结婚的,你可算计不到我。”

黄姜嘟哝:“早知道我就跟你抢族长之位了。”

乌蓝:“反正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有五天回族里,怕什么?”

黄姜现在跟着退休的李道一环游全球,探索失落文明,试图再找到一座百慕大金字塔,去年带了一批稚嫩的学生,今年准备脱离李道一独自带队探索,也算完成她此前所说的三十岁梦想。

但是前路光明的黄姜此时抱着盒饭哀叹:“全息影像催婚太真实了,我也没法挂断长辈们的来电,理由都找遍了。”

乌蓝:“老王,你呢?”

王灵仙曾经的梦想是四十岁继任天师府府主之位,但在他三十岁这年,还在竞争。

“四十岁再说。”

老神在在,仿佛真到四十就能娶到老婆一样,笑死。

于文:“在场也就图腾没烦恼了吧,活佛不能结婚。”

已申请桑耶寺活佛之位的图腾颔首:“我对爱情没兴趣。”他是真没兴趣,天生少根爱情的弦,所以是修佛的好苗子。

叮当一声,铜铃头欢快地喊:“欢迎回家。”

门拉开,夏风灌进来,凉爽得所有人发出舒爽的叹息,丁燳青逆着光站在门口,将手里的大黑伞挂到玄关,放下门帘不关门。

“还没走?”

大夏天一身宽松素色长袍,腰带勒出精瘦的腰身,长发随意束起用银饰扣着,近年来不再苦大仇深的丁燳青越□□亮,气质由诡谲华丽转变成仙风道骨,出门往城市广场一站,保准被误认是华夏五千年神明策上哪位仙人。

就是话一出口不给面子,但众人唯唯诺诺不敢呛声。

岑今躺在躺椅上半阖双目,丁燳青坐他旁边,看着桌面冒水汽的冰饮说道:“难喝。”他喜欢喝冰水,厌恶任何甜腻腻的汽水。

“用你来评价?”岑今撩开眼,一开口就火.药味浓。

哦~~乌蓝几人齐刷刷盯着他俩看好戏,怨童、李曼云和黑煤球悄悄拉开房门偷看。

丁燳青拉过岑今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语气温柔:“过两天出国去玩,去一个叫幽灵沼泽的地方探索,我申请到探索名额了。”

看戏的黄姜闻言羡慕得流口水:“每年才开放十个名额……我要是偷,能偷到吗?”

其他四人唰唰摇头,不可能,绝无可能。

岑今冷言冷语:“腰酸背痛,不去。”

丁燳青语气更柔了:“有两天时间可以休息。”

岑今睨着他,咬牙切齿:“你丫你骗我,狗屎的后遗症不能自控走火入魔……每年都来这么一遭,要不是烛龙无意说漏嘴,我还一直相信。”

主要丁燳青是物理疯,以前最疯的时候也只会在面对岑今时冷静下来,而且死过一回,鬼知道亡灵书复活会不会带来后遗症。

丁燳青那么一说他就信了,每次都忍着,人类医术得到质的飞跃才替挂号,每次都被糊弄过去。

丁燳青嘴上说他错了,实则回味,同时可惜得放弃该理由,以后得费心再找其他理由骗岑今才能做尽兴了。

黄姜沉吟片刻:“我感觉他们含黄量超标。”

王灵仙几人早已对夫夫两的对话失去兴趣,看他们吵架有意思,听他们打情骂俏就算了,迅速揭过这话题,凑一块儿叽叽喳喳聊天。

“话说回来,你们二十岁时立下的目标都算实现了吧。”乌蓝突然说。

黄姜:“我去年当历史博导了。”目标完成。

于文:“我的小队有点规模了,刚完成单子就奔这儿了。”目标完成。

图腾:“已申请职位,正在努力,如无意外,四十岁能担任活佛。”目标完成。

王灵仙:“我下个月得回家,准备接任家主的考验。”

“□□挑战?”

“墨西哥□□、意大利黑手党、唐人街老大?街头枪.战?”于文垂涎不已:“我可以,拉我进群。”

图腾食指点着胸口:“兄弟。”不言而喻。

“妈的弱智。”乌蓝吐槽:“也算实现三十岁的目标,那岑今你呢?”

岑今:“过上混吃等死的生活,已实现,勿扰。”

黄姜四人异口同声:“那你呢?”

他们至今都不知道乌蓝三十岁的梦想,她以前就没说,众人都默认是当鬼蛊族族长,可她十几岁就是少族长,族长之位就是她囊中之物,应该不算是梦想。

乌蓝淡笑不语,任他人如何诱哄耍诈都没松口。

直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岑今煮了一锅红烧肉,所有人围过去,出落得亭亭玉立的李曼云落后一步,路过沙发听到手机铃声,捡起一看就知道是乌蓝的手机。

将手机递给乌蓝,见乌蓝不小心按了拒听键,于是点开电话簿,瞥见电话簿满满一页的号码,再听见到阳台接电话的乌蓝的说话内容,明显在哄男朋友。

李曼云若有所思,大概知道乌蓝姐三十岁、四十岁和八十岁的梦想是什么,也明白为什么乌蓝姐不会被催婚了。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