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Chapter 01(费疑舟。)
首页
更新于 23-10-30 19:10:17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请进入笑_ィ圭人_紋-壆。 ,阅读前需要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意大利,佛罗伦萨,徐志摩笔下的翡冷翠。

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黎明降临,万物苏醒,光芒透过云层漏落,为整座城织起巨网。各色文艺复兴建筑沐浴其中,仿佛也被点石成金,一砖一瓦,一寸一厘,都镀上层碎星似的华光。

阿尔诺河畔,妆容精致的美人在晨光中缓慢回头,望向身后。

美人目光所及处,站着另一道纤细身影。

那是一个女孩。一个素颜洁净的年轻女孩。

她穿着纯白色的羊绒大衣,骨架纤细,小头小脸,圆圆的脑袋上戴着一顶法式宽檐帽。帽檐下,清澈明亮的眸隐含泪光,弯着唇,挥着手,正与美人无声道别。

随着朝阳攀升,晨光打过来,刚好照在女孩脸上,雪白的皮肤配上精致五官,无需丝毫脂粉做点缀,便已足够夺目——

“咔!”

导演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点点头,脸上露出笑容,说:“过!媛姐辛苦了。”

眨眼间,女主演秦媛脸上的温情褪得一干二净。她收回看女孩的目光,扭扭脖子翻了个白眼,不甚耐烦地招呼助理:“还不过来给我脱外套,热死了。”

七月份的佛罗伦萨,平均气温二十五度以上,穿冬装拍摄确实炎热。

话音刚落,六七个候在边上的助理和化妆师们便一窝蜂围过去,递水脱外套撑伞擦汗,分工明确手脚麻利,伺候武则天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⑩([(Xiao jia ren.com)])『来[笑*佳⑩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又挨顿臭骂。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一旁的小配角姑娘脱下大衣,跟同事们笑盈盈道谢后便独自走向保姆车。

忽的,一个工作人员想起什么,尴尬地凑导演耳边:“张导,殷酥酥今天杀青,我们忘记准备花了。怎么办❂([(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

导演看人下菜碟,哪会把一个小角色♁([(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当回事。听完,根本不往心里去,轻飘飘回道:“忘就忘了呗。”

保姆车这边。

车厢里开着空调,小风一吹,驱走暑气,别提多舒服。

殷酥酥把外套放旁边,踢掉脚上的小皮靴,拖鞋一蹬,眼罩一戴,窝在座椅里开始梦周公。

今天的杀青戏要赶日出,为了尽快进入状态,她六点不到就起床做准备,这会儿困得不行。

然而,就在殷酥酥即将睡着的前一秒,一阵脚步声却由远及近,飘进她耳朵——小羊皮高跟鞋踏响地面,哒哒,哒哒,极有质感的清脆。

殷酥酥知道,发出这种声音的鞋子是JimmyChoo今年的最新款,经纪人梁姐的鞋柜新宠。

她掀起眼罩,睁开一只眼睛偷偷瞄。

梁姐是妥妥的时髦精,黑色中性西服里搭配火龙果色抹胸,甜酷而不失干练。不过,比起梁静同志全身上下大几万的潮流穿搭,她手里那杯1欧元的咖啡,更吸引殷酥酥注意。

“wow。”

殷酥酥大眼一亮,白皙的小脸立刻乐成一朵花儿,双手虔诚伸出:“谢谢梁姐帮我买咖啡,爱你一万年!”

“爱你个头呀。”

梁静一把拍掉殷酥酥的爪子,无语到极点:“拜托,这位小姐,你是个女明星,这么高热量的饮品是你能喝的吗?来意大利四天,又是提拉米苏又是T骨牛排,你给我悠着点儿,别太过分。”

殷酥酥一场欢喜一场空,揉揉手背,肩膀垮下来,低声嘀咕:“嗯你说得对,糊咖也是咖。”

听见这句话,梁静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殷酥酥是正经科班出身的演员,演技没得说,顶级神颜,浓淡皆宜,气质也是业内罕见的古典小白花款。按理说,在这个审美降级的年代,她拥有如此硬件,早该红遍半边天。

只可惜,世界很功利。

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孩子,单枪匹马闯荡娱乐圈,想要红,无非两条路,要么撞个大运,要么找个金主。

殷酥酥运气不佳,又不肯妥协,因此入圈后,她演女一被截胡,演女二被泼水,几年下来一直没有太大起色。

好在梁静喜欢这个乐观温软的小姑娘。

在得知秦媛的新电影《向生》还缺个小配角后,梁静便动用了一切人脉,替殷酥酥争取到了这个角色♁([(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

梁静心想,秦媛去年刚拿下三金影后,风头一时无两,如果能乘上秦媛的东风,殷酥酥应该就能被更多业内人士和观众看见。

“对了梁姐。”

甜甜嗓音将梁静的思绪唤回。

梁静回过神:“嗯?”

殷酥酥拧开瓶盖,往嘴里灌了一大口纯净水,腮帮鼓鼓的,看着像只小金鱼。她把水咽下,说:“我已经杀青了,什么时候能回国?”

就在这时,一阵敲车门的声音响起,砰砰。

殷酥酥和梁静同时转头,见是副导演。

梁静立刻露出笑容,客气道:“徐导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副导演微皱眉,面色有些为难,迟疑几秒才说:“那个……刚才那一条告别戏不行,可能得重新拍。”

“重拍?”

殷酥酥诧异地瞪大眼,“张导不是说过了吗?怎么忽然又要重拍?”

梁静也不理解:“是啊徐导。是不是我们酥酥的表演有什么问题?”

副导演抿唇。他看看梁静,又看看殷酥酥,好几秒才叹了口气,压低嗓子道:“实话跟你们说吧。是因为媛姐觉得刚才那个镜头把殷酥酥拍得比她白,比她美,抢了她的风头。总之就是一句话,要么重拍,要么直接把殷酥酥的镜头删完。”

殷酥酥:“……”

梁静:“……”

梁静好气又好笑:“徐导,我们艺人一共就两场戏,没有一句台词。媛姐不让我们化妆,我们就素颜出镜。请问还要怎么样♥([(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还要怎么‘不抢风头’?”

副导演见梁静有了情绪,只好把她拉到一旁,小声劝道:“怪就怪你家艺人太漂亮。媛姐见到殷酥酥第一眼,就反对她演这个角色♁([(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我好说歹说半天才让她同意。梁静,咱们是老朋友我才帮你。机会难得,忍忍就过了。”

梁静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问:“那照媛姐的意思,她要我们怎么做?”

副导演:“涂个黑色号的粉底液。”

这奇葩的要求,气得梁静直接笑出一声。她还想争论什么,一只纤白的手却拽住她的衣袖,将她拦住。

梁静转过头,刚好对上殷酥酥温和含笑的明眸。

年轻女孩直视着她的眼睛,语气温柔而坚定,道:“这个角色♁([(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是你好不容易▁『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帮我争取到的。我没关系,只要能有镜头。”

*

第二天,殷酥酥果然被化妆师抹成了一只小黑炭。

看着监视器里的新素材,秦媛满意地弯起唇,挥手通过。

保姆车里,梁静帮殷酥酥卸着妆,自言自语:“早就听说这个秦媛不是个善茬儿,真欺负人。”

殷酥酥弯起唇:“能有个镜头就不错了。”

梁静戳她脑门儿,低嗔:“就你想得开。”

殷酥酥进圈这些年,看遍其中的世态炎凉,她知道,圈里人大多捧高踩低,但梁姐是真的对她好。

她握住梁静的胳膊,轻声说:“梁姐,谢谢你。”

“行了行了,别跟我腻歪。”梁静把卸妆棉扔进垃圾桶,又从兜里掏出正在震动的手机,接听,三两句挂断。

梁静说:“我给你借的礼服到了,等下回酒店试试。不合身的话还得改一下。”

殷酥酥狐疑:“为什么☛([(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给我借礼服?”

“今晚有个晚宴。”梁静说,“你得去参加。”

殷酥酥:“什么晚宴?”

梁静回答:“塞法迪娅家族的晚宴。”

塞法迪娅家族相传是美奇第家族的后裔,也是欧洲现存实力最强的名门,能被塞法迪娅邀请出席晚宴的名流,无一不是在全球范围内颇具影响力的话事人级角色♁([(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

殷酥酥这样的小角色♁([(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自然不够格受邀。

她的邀请函☍([(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是宝格丽给的。

*

日落之后,夜幕下的佛罗伦萨像极了九十年代的老电影,每一帧都彰显着文艺复兴的贵族遗风。

城市心脏地带,克拉马吉宫酒店顶层宴会厅,名流云集,星光熠熠。

入口处。

梁静小心翼翼检查着殷酥酥佩戴的珠宝钻石,口中不忘叮嘱:“这种级别的晚宴历来都是各大珠宝商的主要售场。记住,你今晚的指标是七十万欧元,加油。”

殷酥酥紧张得手心出汗,低声道:“梁姐,这些珠宝这么贵,要是我不小心⑩([(Xiao jia ren.com)])『来[笑*佳⑩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弄丢一颗钻,不是惨了。而且里面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怎么给他们推销啊……”

两个姑娘正说着悄悄话,一道熟悉的身影翩然而至。

浓密的波浪卷发,描摹精心的红唇,前凸后翘的火辣身段包裹在一条鱼尾裙晚礼服内。

殷酥酥眨了眨眼,认出是秦媛。

那头的秦媛刚出示完邀请函☍([(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余光一瞥,也瞧见了殷酥酥。

秦媛愣住。下一瞬,她眼底流露出几丝轻蔑,嗤笑着讥讽道:“蹭电影蹭红毯还不够,连这种晚宴也敢蹭。不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吗?”

梁静动了动唇正要说话,不料一旁的殷酥酥却先一步开口。

殷酥酥唇畔的笑波澜不兴,温和地说:“媛姐好。不知道媛姐今晚的销售指标是多少?”

“……”秦媛脸色一僵,翻了个白眼悻悻离去。

梁静朝殷酥酥竖起大拇指,用口型夸赞:“牛。”

殷酥酥笑笑不说话。

事实本就如此。

影帝影后也好,无名小卒也罢,在真正的贵族眼中,本质没有任何区别。不过都是展示珠宝的人形架子、华丽养眼的陪饭搭子、只供消遣的乐子而已。

*

晚宴开始,梁静不得不离去,只留殷酥酥一个人赴宴。

坦白说,殷酥酥虽然是个小明星,也走过红毯,见过世面。但这种档次这种级别的晚宴,她是第一次参加。

偌大的宴会厅灯光璀璨,巨大的穹顶天幕是透明的,依稀可见点点繁星。圣母喷泉池雕塑位于大厅正中,潺潺水流与悠扬的小提琴曲形成二重奏,处处细节,极尽奢华之能事。

耳畔充斥着各类语言,英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名流们举着香槟杯,言笑自若,谈笑风生。

周围种种,全都让殷酥酥不自在。

她小心翼翼,拘谨绕过身旁的衣香鬓影,缩到了整个宴会厅的最边角,默默喝果酒。

忽然有点丧。

品牌方给的七十万销售额,不出意外是完不成了。

天晓得,作为一个外向型社恐,要她主动跟陌生人说句话都很难,更别说搞推销。

可是,如果交白卷,又怎么对得起梁姐的一番苦心呢?

殷酥酥懊恼地揪了揪头发。

纠结再三,一杯果酒喝完,殷酥酥又端起第二杯。就在她喝完四杯果酒,吸气吐气深呼吸,终于打算鼓起勇气,跟身旁的一位欧籍老爷爷搭讪时,宴会厅入口处却传来一阵骚动。

殷酥酥好奇,抬眸望去。

只见大门口众星捧月般走来一个人。

只一眼,她便眸光微闪。

印象中,黑色西装往往使人刻板,紧绷,越是考究的衣着,越凝重。可那人不同,纵是西装革履,笔挺如画,他给人的观感依然高贵而松弛。

颀长挺拔的身量,肩宽腰窄的身形,迎万千注目礼而来,却自若得闲庭信步,那样的底气与贵重,遥远冷冽,几乎是凡尘俗子难以想象的。

何其不公,他竟还长了一副仙姿容貌。

下颌线条利落而清晰,唇形呈一种矜贵的薄,鼻骨高挺,山根流畅,最美则是那双眼,令人见之难忘,深邃清绝得仿佛两口古井,没有半丝涟漪。

是个亚洲籍。

男人出现在宴会厅的时间并不长。因为没多久,塞法迪娅家族的人便殷切上前,亲自将他迎上了螺旋长梯。

也正是此时,殷酥酥才注意到,原来这个位于顶层的宴会厅,别有洞天——螺旋长梯往上,还有一个单独的观景厅。

那是整个克拉马吉宫的至高处,也是整个佛罗伦萨的至高处,一低头,便轻而易举地俯瞰众生。

高台观景独厅,主家作陪。

很显然,此人身份之显贵,远在其余名门望族之上。

殷酥酥仰着脖子,一时有些出神。

独厅的落地窗是防弹玻璃材质,从下往上看,可望不可即。

*

晚宴继续,觥筹交错,不停有人登上螺旋梯,去独厅敬酒攀谈。

殷酥酥注意到,主位上的男人只是指尖夹烟,微垂眸,甚至都无需抬眼,只是轻敲两下桌,便算赏脸回应。

她喝着果酒,将视线收回,忍不住拿出手机,给梁静发微信。

殷酥酥:【来了个超级大佬⒌(笑&佳人文学)_[(xiaojiaren.Com)]⒌『来[笑佳&人文学]&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om)。】

梁静秒回:【谁?】

殷酥酥:【不知道,但是是亚洲人。】

梁静:【珠宝卖出去几件?】

殷酥酥:【……还没开张=。=】

梁静:【……殷!酥!酥!】

“哒”一声,殷酥酥飞快熄灭手机屏,不敢再看梁姐后面的轰炸式咆哮。

最终,殷酥酥的业绩差得可怜,整场晚宴溜达下来,她只卖出去一个价值两万欧的钻石戒指。

将近晚上十点,佛罗伦萨的夜空飘落细雨。

梁静内急去了洗手间,殷酥酥只身一人在酒店门口等待。雨落风起,满目沉寂,她感到一丝寒凉,搓搓胳膊,转过头,好巧不巧,看见一台停在路边的纯黑色劳斯莱斯。

车身四角,分别有一名穿黑西装的壮汉,平均身高一八五以上,肤色各异,有欧籍有美籍,但清一色的面容冷峻目光森冷,恭恭敬敬侍立在侧。

来历不明,教人望而生畏。

那时的殷酥酥不知道,这四位是享誉全球的雇佣兵,均退役✍([(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自英美精锐特种部队。

也不知道,能尊享这般安保待遇的是何方神圣。

她只知道,此刻劳斯莱斯的后座,车窗半落,一张侧颜笼在夜色的一池暗影里,英俊冷厉,端方贵重。

是那个独享高台的男人。

对方微合着眼,正优雅地闭目养神。

殷酥酥的胸腔内莫名一跳。

刚才喝了不少酒,这会儿她脑袋有些晕乎了。

一时间,也不知怎么的,过往种种犹如海啸,铺天盖地涌入脑海。

被截胡,被掌掴,被泼水,被嘲笑。

梁姐的多年苦心,她的挣扎苦熬。

还有今晚,那还差整整六十八万欧的珠宝指标。

不甘懊恼连同着酒劲,齐齐冲上脑,下一秒钟,殷酥酥便鬼使神差,做出了她毕生难忘的壮举。

她直直地走了过去。

事实上,四名雇佣兵安保早就注意到殷酥酥的存在,此时见她上前,皆是一愣。

美艳面善、身着华服的女孩,看着毫无攻击性,他们第一反应先是疑惑,而后才是警觉。

一个雇佣兵抬手,拦下了殷酥酥,用英语寒声道:“女士,请停止靠近。你有什么事?”

醉酒令大脑混乱五感迟钝,殷酥酥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她努力捋直舌头,微抬音量,也用英语朝劳斯莱斯的后座道:“先生,我叫殷酥酥。可不可以交个朋友?”

车厢前排,司机与助理不约而同地面露讶色。

方圆几里皆静默无声。

几秒后。

车厢后座,男人终于掀开眼皮,微侧首,朝殷酥酥看去。

夜色缠绕雾气,雨幕交织如丝,女孩身上的天水蓝旗袍绣着云纹,曼妙身形纤毫毕现,更令整个世界显出几分失真的虚幻。夜雨润湿了她的发,她的眉,她的唇,一滴晶莹的雨粒悬在睫毛上,眨一下眼,便滴答坠落,在云纹上绽出鸢尾样水色。

须臾,他摆了下手。慵懒散漫的动作,却教世界顶尖的雇佣兵唯唯听命,退至一旁。

殷酥酥心跳如雷。

男人目光落向她眼睛,眼神幽沉中带几分玩味儿。旋即开口,竟是国语:“中国人?”

殷酥酥愣怔。

确实出乎意料。

如此人物,眼神与说话的嗓音,均不沾染太多情绪,尊贵且松弛。他无疑冷淡,但这种漠然却不令人不适,仿佛他生来便该如此,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殷酥酥点点头,很快抬起手腕伸过去,展示指间的钻石戒指与腕上的手串。

时间拖久怕他耐心缺失,加之紧张,她再说话时,语速明显仓促起来。道:“先生,这是宝格丽明年春夏的超季新品,您对珠宝有兴趣吗?”

男人闻声垂睫,一截雪白的腕映入视野,比钻石更惹眼。

就在此时,前排助理看了眼手表,迟疑而恭谨地出声提醒:“先生,您二十五分钟后有一个视频会议。”

男人便收回视线,淡淡吩咐道:“给殷小姐一张我的名片。”

衣冠楚楚的助理应声“是”,推门下车,取出名片递到殷酥酥手中。

“夜雨伤身,留个人送她回住处。”

随着这道淡漠嗓音落地,助理得令做了安排,车窗升起,黑色劳斯莱斯随之驶离。

殷酥酥站在原地,有些懵,迟迟回不过神。

一把伞在她头顶撑开,渐密的细雨被阻挡。耳畔紧接着响起道嗓音,彬彬有礼,是被留下的英籍雇佣兵。他客气地询问:“女士,费先生吩咐我送你回住处。请问地址是?”

平地起冷风,直至这一刻,殷酥酥才如梦初醒。

她手指收紧,低头看向手中名片,白底黑字,冰冷简约。正中位置一个中文名字,闯入她的眼:

费疑舟。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要请进入笑_ィ圭人_小-说。 ,阅读前需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