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52(炸了)
首页
更新于 23-03-16 01:10:03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请进入笑_ィ圭人_紋-壆。 ,阅读前需要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第52章

沈聆妤迅速收回视线,再不去乱看。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是怎样的反应才合理。她只知道自己的心跳有一点加快,甚至因为那些不堪入目的◵([(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彩绘,而脸上发了烧。

她以为自己沉默了❆([(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xiAojiaRen)•(c0m)很长一段时间,她十分缓慢地咽了口唾沫,以来掩饰尴尬。

谢观看着她脸颊羞红的模样,抱着她往前走,将她放在浴盆旁边的长凳上。

沈聆妤心虚地不敢抬头去看谢观,她低着头。可她低着头,就不得不看见地面之上的彩绘。沈聆妤的眉头拧巴起来,把脸转到一边去。可是墙壁上贴的铜镜照出了她红晕渐生的脸颊。

月牙儿在门外叩门:“娘娘。”

她依沈聆妤的吩咐,端来了甜酒和杏仁酥,叩门之后等着沈聆妤应一声,再送进来。

满室不堪入目,沈聆妤莫名不希望月牙儿进来,好似怕她被吓着、被污染。

沈聆妤急急抬手,拉住了谢观的袖角,小声问:“陛下能不能端进来……”

她正想着怎么向谢观解释自己那荒唐的介意点,谢观却一眼看透,什么也没问,转身朝门口走过去。浴室的门被他半开,他冷着脸从月牙儿手中接过甜酒和杏仁酥,再丢下冷冰冰的“关门”二字,转身走向沈聆妤。

月牙儿见了谢观就害怕,还哪里敢往里面乱看,依命关了门。

谢观将杏仁酥和甜酒放在沈聆妤身前的小圆桌上,再将圆桌朝沈聆妤拖近一些。他问:“你是要现在吃,还是坐进水里的时候吃?”

“现在!”沈聆妤拿起一块杏仁酥往嘴里送。原本十分喜欢的糕点,如今吃进口中却食不知味。

当沈聆妤低着头吃下第三块杏仁酥的时候,谢观给她倒了一杯甜酒递给她。沈聆妤接过来,双手捧着杯子,将甜酒往嘴里送。她将一整杯甜酒都喝完,放下空杯子之后,无所事事地再次拿起杏仁酥来吃。

谢观多看了她一眼。

虽然她并没有用午膳,可是一上午没少吃点心,她应当并不饿。

谢观转身,走到架子前,将药匣拎过来。他说:“等会儿再吃,再把裤子褪了。给你施针的时候,你慢慢吃。”

沈聆妤纤指捏着半块杏仁酥,不由用力地攥了一下。脆脆的杏仁酥立刻被她捏出了一道裂缝。

裤子脱过无数次,可没哪次像这次这么别扭。

沈聆妤有些局促地看了看自己的裙裤,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她刚要将手里捏碎的半块杏仁酥放回去,谢观走至她面前弯腰,给她解腰带。

沈聆妤手里那块碎成两半的杏仁酥,又被捏出了裂痕。她望了一眼,再这半块杏仁酥彻底碎成渣之前放进口中。

她小口地嚼着。

谢观弯腰在她身前,突听见咬碎杏仁酥的细微清脆声,突然抬头。他动作太突然,沈聆妤愣愣与他四目相对。那半块杏仁酥一大半在她口中齿下嚼着,可有些大,从她的唇缝露出来一个角。

柔红的唇探出雪色的硬硬一角杏仁酥。

谢观靠过去,两个人的唇相贴,他咬住沈聆妤从唇缝露出来的一角杏仁酥。

清脆一声响,酥脆的杏仁酥被咬断。谢观离开沈聆妤,他垂下眼继续给沈聆妤褪裙裤。

沈聆妤呆呆望着他,望他眉眼低垂时长长眼睫,浴室内发白的灯光将他的眼睫于他脸颊上映出一大片阴影。

也望他轻嚼杏仁酥时微动的唇。沈聆妤轻轻抿了下唇,继续嚼口中的杏仁酥时,她鬼使神差地放慢了动作,尽量不发出声音来。

谢观握住沈聆妤的腰,将她的身子略抬,然后将她的裙裤褪下去。他搬了个椅子过来,拿起银针袋,一一将银针刺进沈聆妤腿上的穴位之中。

给沈聆妤右腿的穴位施针,几乎是谢观每天都要做的事情。沈聆妤本来已经有些习惯了。可今日因为环境的特殊,心里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自在。

她不想干坐着,局促地继续去拿小圆桌上的杏仁酥,慢吞吞地小口咬着吃。

吃着吃着……她的视线又落在了地上。

成亲前,嬷嬷曾递给她一个小册子。那册子一共就三页,她胡乱看过,看了个稀里糊涂。嬷嬷只是叮嘱她顺着夫君就可以。

明明画的都是同一件事。可如今这浴室的地面与她之前看过的完全不同,清晰多了,也……稀奇古怪多了。

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沈聆妤后知后觉望向谢观,见他一直望着她。那他岂不是看见她盯着地砖瞧?

沈聆妤的脸颊更红了。她有些尴尬地小声:“那、那个修建这里的长公主还真是……与众不同……”

谢观本想打趣她两句,见她实在窘得厉害,他只是轻颔首做回应,没再说什么♀([(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

他又倒了一杯甜酒,一边喝着,一边等施针的时辰过了,将银针从沈聆妤的腿上取下。

沈聆妤偷偷望向谢观,见他神情自若,她不由怀疑是不是自己反应太大了。

“到时辰了。”沈聆妤故意用寻常的语气开口。

谢观瞥着她装出来的淡定,唇畔扯出一丝笑。他靠过来,一边取下沈聆妤右腿上的银针,一边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沈聆妤有一点没听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不管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沈聆妤敏感地觉得一定和地砖有关系……

她用眼角的余光瞧着谢观将她右腿上的银针一根根取下来,他收拾药匣的时候,沈聆妤自己将放在长凳上的腿挪下来,双足踩在地面。

谢观给她褪裙裤时,鞋子也帮她脱了下来,不过足上的白绫袜却仍在。沈聆妤弯腰,自己去解袜带。

白绫袜被她解下来放在一旁的鞋子里,一双脚赤着踩在地面。沈聆妤的视线突然被双足踩着的那块砖上的彩绘吸引了目光。

彩绘之中,女小人坐在一张长凳上,和她此刻坐着的长凳极像。男小人坐在地上,握住女小人的脚踝,用女小人的足心在、在……她望着女小人足心的污渍,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谢观坐在她身边,突然开口:“沈聆妤,你想试这个?”

他的视线从沈聆妤绯红的脸颊移开,落在她那双雪足踩着的地砖之上。

“没!没有!”沈聆妤红着脸反驳,心里一阵慌乱。

谢观低低地笑了两声,他伸手搭在沈聆妤的后颈轻拍了两下,似抚慰。他说:“别胡思乱想。”

“我没有……”沈聆妤说完抿着唇,因为自己嘴笨说了同样的话而有些尴尬。

沈聆妤心知肚明,自己演技拙劣,装不出淡定容从。

她泄了气,耷拉着嘴角去望谢观,嗡声嗡气:“我能不能自己洗……”

谢观这才将落在地砖上的目光收回来,望着沈聆妤可怜巴巴的小脸。他思量了片刻,问:“叫月牙儿进来照顾你?”

谢观在心里叹息,叹自己这莫名其妙的心软。

若是以前,沈聆妤定然连连点头。可是这一刻,她迟疑了。她怕月牙儿瞧见这浴室的布置,追问她与谢观之间……

她与月牙儿之间无话不说没有秘密,可是现在,她有了秘密。

谢观没想过沈聆妤会反对,他已经站起身,刚要往外走,隐约觉得不对劲,他回头去看沈聆妤,又看见她蹙起的眉心。

“沈聆妤,别皱眉。”他突然没头没脑说了这么一句。

沈聆妤不懂他为什么☛([(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这么说,眼下也没心力深思。她抬起脸,仰望着谢观,小声说:“陛下抱我进去。”

谢观微怔。他盯着沈聆妤的眼睛,沉声:“沈聆妤,你真残忍。”

沈聆妤茫然地望着他,不懂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一双嫣红的眼眸里晃动着无辜和无措。

“自己脱衣服。”谢观丢下这么一句,便朝浴盆走去。他探手试水温。冬日热水凉得快,刚刚给沈聆妤针灸又耽搁了一段时间,这浴盆里的沐浴水果然有些凉了。他提起一旁的一桶热水,往浴盆里兑一些,让水温合适▩([(Xiao jia ren.com)])。

他将木桶放下,抬眼望向对面的墙壁。

墙壁上的铜镜映出沈聆妤的侧身。她身上的衣物已褪,如一块完美的璞玉。她一边拧巴着眉头,一边又压不住好奇偷偷去看地砖上的稀奇彩绘。她看一眼,嫌弃或害羞地移开视线,然后再偷偷看一眼。

谢观缓慢地舒出一口气,调整了气息,才转身朝沈聆妤走过去,在谢观转身的那一刻,沈聆妤立刻规矩地低着头,好像一直这样乖坐不曾乱看偷看过。

谢观也没拆穿,他将沈聆妤抱起来放进琉璃浴盆。然后他拉过一张椅子,背对着沈聆妤坐下,等她洗完。

沈聆妤时不时地望一眼谢观的背影,他始终不动如山从未转过头。

洗好了,沈聆妤伸出一根手指头,在谢观的后背轻轻戳了一下。谢观心领神会,默契地起身将她从水里抱出来,放在长凳上。

他拿了擦身的棉巾递给沈聆妤,又拿了一套她的新衣放在一旁,让她自己收拾。做完这些,谢观又背对着沈聆妤坐下。

沈聆妤望了一眼谢观的后背,视线越过他,又望向他身前的墙壁。于铜镜中,与谢观的目光相撞。

沈聆妤目光躲闪立刻收回视线,急急去穿衣服。穿衣时,沈聆妤突然想起一件事——她可以从铜镜看见谢观背对着她的那一面,那刚刚她沐浴时,谢观虽然背对着她,岂不是也能从无处不在的铜镜看见她?

沈聆妤因为这个想法惊了一下。

下一刻,她又摇了摇头。

不对,若谢观想看大可转过身正大光明地看,他又不是没有如此过。他既然转过身去,应当是没有乱看的。

“允霁,我收拾好了。”沈聆妤大大方方地喊他。

谢观古怪地偏了下头,去摸了下自己的耳朵。谢观十分缓慢地深吸了口气,然后才转身,抱起沈聆妤,抱她回寝屋。

他将沈聆妤放在寝屋窗下的罗汉床上,又拿了棉巾递给她,说:“你自己擦头发,我出去杀几个人。”

沈聆妤刚接过谢观递来的帕子,仰着一张湿潮带红的小脸望着他,急问:“杀什么人?”

“随便!”谢观用最后的耐心,尽量用寻常的语气与她说话。

——他再不出去杀几个人,就要炸了。

他要出去随便杀几个人取乐吗?

沈聆妤心头一颤,手里的巾帕也顾不得了⒊([(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被她随意一放,急急双手抱住谢观的手腕,软声央他:“不去可不可以?”

谢观盯着沈聆妤,眼底是压抑的深渊。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要请进入笑_ィ圭人_小-说。 ,阅读前需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