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3 章(招惹我。)
首页
更新于 22-11-24 22:44:26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原本是拎在手里的伞,在商时舟这一句话落下之时,伞尖已经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微闷的响。

变成了舒桥勉力支撑自己的依仗。

她长发散落,发尾微湿,在臂弯下荡开一片,外搭也在方才恍惚的摇晃中滑落。

露出一片细腻白皙的肩头。

但舒桥对此一无所觉。

她的眼中好似敛着博登湖上连绵的水色,偏偏脸颊殷红,像是摇曳生姿的张扬花朵被打湿,叶片沉重却兀自强撑。

舒桥慢慢眨眼,几乎是机械地将伞递给对方。

她堪堪扶着自己的行李箱稳住,艰难吐出一句。

“打扰了。”

这个地方是一秒钟也待不下去了。

舒桥强打精神,掐住自己摇摇欲坠的神经,转身便要走。

却被商时舟一把抓住手腕。

方才商时舟便已经闻见了空气中薄薄的酒气。

再看到舒桥此时的模样,商时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微微拧眉:“你喝酒了?”

回应他的,是舒桥的一个踉跄。

商时舟下意识向前半步去接,对方却因为失去重心而一抬手,恰撑在了他的胸膛上,纤细的手指也已经有些微红颤抖。

男人掌心的温度顺着手腕传递。

所有从第一眼见到商时舟积攒到现在的情绪终于再难强压。

“关你什么事?”舒桥深吸一口气,试图冷静,声音带了颤抖的尾音:“这位先生,你是否实在太多管闲事?今日之事我已经道过谢,伞我也还了……”

放她走吧。

她的这一天确实太糟糕了。

糟糕到连巧克力都带着伏特加。

她也实在太狼狈难堪了。

而更难以接受的是,最落魄的两次,都不偏不倚恰落在了商时舟眼里。

如果一定要有重逢,大可以有太多场面。

为什么偏偏如此。

舒桥垂着头,披散的发遮住她的面容,从商时舟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后颈和蜿蜒的蝴蝶骨。

还是那么瘦。

不……一别四年,她分明更瘦了。

她带着有些不讲道理的怒气,可明明是带着点冲的问句,却因她的音色太软太柔,又带着一抹颤音。

“放开我。”

商时舟并不松开,声音愈低:“舒桥。”

这两个字好似带着某种魔咒。

顿住了她的所有动作。

他喊出了她的名字。

就像是撕破了她努力想要维持的,两人不过萍水相逢,转眼便会重新淹没于人海的假象。

她撑在他身上的手终于无力,似是喃喃,又似是苦笑般低语:“不是说好此生不见了吗?怎么偏偏今天,到处都是你。”

已经连耳尖都红了,这是喝了多少?

分明和他分开还不过半个小时,她竟然还有时间去喝一杯?

商时舟不打算再听她继续说下去,干脆弯腰将她打横抱起,侧身便要进门。

舒桥不料他如此动作,愕然挣扎:“你要干什么?”

商时舟不答,只沉着脸迈步。

她本就脱力,拗不过,只能眼睁睁看着商时舟带着自己走过玄关:“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放开……”

门扉依然敞开。

舒桥的声音却戛然而止。

因为商时舟已经俯身堵住了她的嘴。

紫罗兰叶的气息包裹了她,他的胸膛硌得她有些疼,唇却柔软。

“是不是只有这样,你才能安静一点?”

他压下的动作并不粗暴,原本只是浅尝辄止,说话的时候更是微微分开,仿佛呢喃在她呼吸中的气音。

舒桥是安静了。

只是片刻。

寂静的空气很快被一声脆响打破。

“啪!”

舒桥一巴掌打在了商时舟脸上。

这个姿势很难用力,但这一声却依然清脆。

她用了十足的力,指尖勾在商时舟脸上,留下两道红印。

“商时舟,你王八蛋。”她一字一顿。

男人的额发微乱,并没有半分动怒的意思,依然是那副沉静到几乎寡淡的周全模样。

他被打得偏过头,脚步却未停,已经走到了宽大柔软的白色沙发边,想要俯身将舒桥放下:“我还以为,我不会再从你的嘴里听到我的名字了。”

他太好整以暇,西裤衬衣领结将他包裹得密不透风,像是无懈可击的铠甲。

仿佛从头到尾无理取闹的,都只是她一个。

舒桥深吸一口气。

她抬头看向他,眼底微红,说不清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过敏反应让她眩晕,精神却兀自紧绷,有交错的声音画面在她的耳边脑中重叠。

一边是此刻商时舟沉静的眼与紫罗兰叶的味道。

另一边则是爆裂的轰鸣,甩尾的尘土和漂移的离心。

太割裂。

舒桥猛地抬手,拽住了商时舟尚未解开的领结,在他终于露出了愕然的眼神中,将他向下拽,发狠般拖向自己。

再发泄般咬住了他的嘴唇。

目光相对。

那双过分近的灰蓝的眼底终于泛起了舒桥熟悉的汹涌,对方几次想要说什么,都尽数被她决绝地堵了回去。

直至两人的口腔里都弥漫起了淡淡的血味。

但没有任何一个人先后退。

商时舟终于反手扣住她的下巴,一手撑在沙发旁边,更深地回吻了下去。

领结被扯下,扔在木质地面,紧接着是西装马甲。

颠倒昏沉与清醒的交织中,舒桥听到了门被关上的声音,听到了布料撕裂的声音,听到了有什么东西清脆地掉在地上的声音,连绵出一小片回音。

“舒桥。”男人卡着她的后颈,喑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他在她耳侧叫出她的名字,一声又一声。

脖颈后仰,几乎缺氧的同时,她想自己是疯了。

可疯了又怎么样呢?

已经让他看尽了自己最狼藉的样子。

还有什么能比这样更糟糕吗?

更何况,凭什么只有她一个人狼狈。

她就是想要扯下他这一身面具包装,想要将他表面的平静全部撕碎,露出内里的样子。

想要看他冷淡的模样被打破,看他失去所有控制。

看他额头的汗珠,看他露出往昔的模样。

交错的阴影中,舒桥蹙眉又舒展,心底茫然,却又带着得逞后,宣泄般的恶劣快意。

这次是你先招惹我的。

沉雨的夜总是来的比往常更早。

十月的德国,下午五点便已经天色昏昏,到了八点,伸手已经难见五指。

伞架里的黑色布料不再向下渗水,未抽的烟被掐灭在门口的烟灰缸里,床边垂落的长发在干透后又变得微湿。

舒桥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喉头干涩。

她下意识抬手,在极其熟悉的位置触碰到了水杯,几口饮尽,又跌落了回去。

意识依然有些模糊,她躺了片刻,浑浑噩噩地再度起身开门,没有开灯,熟门熟路摸黑去洗手间。

不知为何,她购来的感应灯今日未亮,走路时也觉得似有哪里怪怪的。

但她脑子一片混沌,头也很疼,仿佛大醉后一场断片。

她用力思考了片刻也未果,于是洗手出来,只想重回卧室去睡。

毕竟是几近一个世纪之前堪称古董老房子,这样的建筑大多都在战争中被炮火淹没,甚至直到今日,鲁尔区还时不时区域性戒严,只因探得了旧时遗留的□□。

唯有康斯坦茨,因距离瑞士太近,彼时覆盖式轰炸时,市长铤而走险,点燃全城灯火,与中立国瑞士融为一体,这才得以将整座城市完整保存下来。

城区里所有建筑的外观都列入了保护名录,不得有任何修改,因而虽说翻新过几次,却没有改变颇老旧的格局——两百平的湖景房有着极大的客餐厅,仅两间卧室,而洗手间虽是极宽敞的双台盆,却只有一间。

舒桥随意甩去不知为何突然变得不太合脚的拖鞋,再度扑在了床上。

一片静默。

又过了半个钟头,舒桥猛地睁开了眼。

她的眼神有点发直地看着熟悉的墙壁。

墙上却已经没有了主灯,连钉口都被抹平,墙纸依然是素色,却分明与之前有明显的差异。

昏睡前的记忆与画面有些迟来地蜂拥进入脑海。

最后一幕,是那双距离她极近的灰蓝色眼睛,以及覆盖在唇上的触感。

舒桥的手指猛地缩紧。

她侧身躺着,一动不敢动,视线再向前。

是她的吊带裙。

窗帘未拉,朦胧的光落入房间,裙边有一抹幽蓝流转。

而她的腰上,还搭着一截漂亮有力的手臂。

身后有细微的呼吸声与体温传来,甚至还将她向怀里带了带。

“舒桥。”一声低喃响起。她浑身僵硬,半晌才小心翼翼回头,确认对方没有醒,不过是梦中呢喃后,不禁悄然松了口气。

她的目光在黑暗中久久地停落。

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在沉睡时依然极具侵略性,眉目极深,鼻子高挺,唇薄,轮廓如刀刻般利落漂亮。

这是与她分别了四年后。

二十五岁的商时舟。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