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八章(第一首导播曲...)
首页
更新于 22-11-27 22:09:44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自从云归按了门铃以后,喻瀚识的生活水平顿时提高了一个层次。

作为获益者,云归再也不用听到喻瀚识半死不活的敲门声,取而代之的是——

“这个按门铃的方式,真是听多少次都会觉得很奇妙啊。”

门铃在屋里响起,云归没有第一时间去开门,而是先翻了一下当初安装门铃的说明书。

“上面说,他们出厂的门铃反应灵敏,‘只需触碰0.3秒就会响起’。系统,你能帮忙掐个表吗?”

系统欣然配合,可能它也对喻瀚识奇妙的偷懒能力非常好奇。

当门铃声再一次响起时,系统同时给出答案:“恰好0.3秒。”

从喻瀚识的手指碰上门铃,再到他收回手,全程只过了0.3秒钟时间。也就是说,喻瀚识正好卡着门铃响起的最低标准线,多0.1秒钟他都不干。

云归大开眼界。

她走过去拉开门,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喻瀚识拱了拱手,道了一声佩服。

喻瀚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懒得追问,问题不大。

他屈起手指,敲了一下膝盖上平放的蓝色笔记。这意味着今天的主要授课内容,蓝色,是数学的颜色。

云归笑容停滞,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

果不其然,在教学进行到中场的时候,云归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她小声跟系统抱怨:“科技都已经如此先进神奇,世上就没进化出什么方法,能让人迅速地学会数学吗!

系统流程熟练地安慰道:“有啊,就比如说,您现在正在接受的一对一补习?”

云归反应过来系统的言下之意,哀哀地把头埋进自己的手臂里。

“这么难以理解的语言,居然已经是最简便的解法了吗?”

喻瀚识因为懒惰消解的那部分肌肉,全都用来武装他的大脑了,是吗?

普通人表达同情时,往往会拍拍对方的肩膀或手臂。而系统表达同情的方式,通常是给云归播放一小段舒缓情绪的电波。

“加油,宿主。数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云归抹了把脸,终于坚强地挺起胸来,面对桌面上摆着的那道大题。

三秒钟后,她就又忍不住走了神。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特别的、特别的思念一个人。”

云归对系统悄悄吐槽。

系统一点就通:“哦,您是说……”

“对。”云归毫不犹豫地念出了那个名字,“牧晨烁。”

牧晨烁此人,就像是一张厚厚的弹簧垫子,在每一个炎炎夏季,你都会下意识忽略他的存在。

可一旦你从马背滚落,在落地的前一秒钟,你一定会想起他的名字——牧晨烁在哪儿?他有在底下当垫背吗?

现实世界中,云归轻咳了一声,委婉地说道:“这个解法好像有点难度,如果换了牧晨烁来,他的解法会不会不一样?”

喻瀚识:“……”

这个比喻,就像是在工地里指望着喻瀚识帮忙搬砖。

喻瀚识果然聪明,聪明人闻弦音知雅意。他看了看云归,把桌上的等式相关的题目朝她推了推,示意云归自己把这些材料收起来。

“晨烁不会有其他解法的,这些题他根本不会做。”

看一眼表,发现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喻瀚识顺势摊开一册其他课本。

“不然,我们先换一科吧。”

看见英语课本,云归顿时神情一凛,连坐姿都比方才更直。

终于等到了吗?

实不相瞒,她对英语好奇很久了。

现代社会的装饰里,英文字母随处可见。而在数学题里,各种“abc”、“xyz”、“cos/sin”的字符,共同构写出一座成熟的、难以逾越的数学题体系。

因此,一看见这异邦人的常用语言,云归就像是碰上了一个闻名已久的对手。对方远道而来,尚未扎营布阵,她却已经战意迸发,思考起怎么狠狠地搞上一票。

英语的学习,从二十六个字母开始。

那些字母的念法,颇有些佶屈聱牙,浑然不似人间之音。至于笔画的书写方式,更是如同小儿乱画。

幸好云归记忆力不错,对于某些字母的叫法也有了底子。喻瀚识只示范了一遍,她就已经记得差不离。

下一秒钟,喻瀚识点开手机,给云归播放了一首朗朗上口的二十六字母歌。

云归:“!!!”

这个曲调,这个韵律……好洗脑!

听惯了琴笛笙箫的雅乐,童趣十足的儿歌,还真有种欲罢不能的魔力。

小儿歌循环播放了两遍,云归脑海里的念头也逐渐成型。她暗暗地对系统说道:“系统,我有想法了。”

“怎么?”

接下来,就是云归的一心两用时间。

她一边分出一只耳朵,听喻瀚识讲解音标,一边在系统的辅助下,改出了第一首同曲调的识字儿歌。

——“一二三四五六七,还有□□十十一。金木水,火土泥,上下左右耳目鼻。手足口,东南西,北斗七星悬天地。”

很好,她决定了,今晚的直播结束后,可以不用直接掐断,而是播放一首片尾曲,就是它了。

除了字母歌,她也可以活学活用各种儿歌。

这些朗朗上口的调子,无论是“两只老虎”,还是“你爱我我爱你”,统统都能成为恒朝人的识字口诀!

系统感慨道:“您还真是寓教于乐,全身心投入于直播事业。”

“恭喜宿主,您的直播节目,从此就拥有导播曲了。”

至于喻瀚识,他自从认识云归以来,第二次对她的学习能力感到意外。

之前补习数学知识时,他就发现了:云归根本不认识二十六个字母。

所以,喻瀚识心中暗地给云归定下的及格线,就是能在今天熟练掌握二十六个字母的读写,最多再加一套音标的识记而已。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才刚讲完元音辅音的规律,云归就若有所思地提起笔,用生疏的手法,在纸上写下……或者说,画出一个单词。

“loading……”云归有点艰涩地拼出了它的读音:“比如这样吗?”

“差不多。”喻瀚识帮她纠正了一下发音。

他在心里琢磨了一遍单词适合的语境语境,概率最大的一种可能……

“晨烁带着你打游戏玩了?”

云归摇头,她是在系统安装的时候,认识这个单词的。

“偶然看到过一遍,然后就记住了。”

喻瀚识若有所思,旋即加快了教学进度。

“复习一遍刚才的知识,然后我们换种方法试试。”

他口中的方法,就是给云归一页基础单词,让她直接背。

以一个英语新人的水平来说,这进度实在有点快。

十五分钟后,喻瀚识看看手上的单词试卷,又抬头看看云归。

再看看默写的单词试卷,继续看看云归。

这实在是个很不寻常的举动。

毕竟一般来说,他从来懒得重复做两次动作。

喻瀚识连眨三次眼睛,足以表示他的惊讶。这一刻,男生折起试卷,仿佛放下了心头的一个担子似的,露出一个懒洋洋的灿烂笑容。

“很好,解决一科。至少,你中考分有保底了。”

云归:“?”

手指一弹,把试卷按照最短路径飞回桌面,喻瀚识平铺直叙地说:“背单词,初中英语,有足够单词量就行。”

他从书桌上连点了几本英语课本,示意云归自己拿。

“平时有空,可以自己背背书后单词表。

“……然后?”

“然后。”喻瀚识诧异地看了云归一眼,“英语问题不是解决了吗,接下来,继续学数学啊。”

云归:“……”

总有一天。云归在心里暗暗想道,总有一天,我非在天幕直播数学课不可。

——人类进步的阶梯,不应该让她一个人独享。这不公平!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