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魔头玩悠悠球(?)(禁止欺负超级超级超级可爱...)
首页
更新于 22-11-14 23:54:41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第4章

情系大漠今日份的拍摄结束后,群演和工作人员都已经在收拾东西,但洪凯江却没有急着走,而是又欣赏了一遍机子里苏以以刚刚拍摄的打戏,心中不住点头——

好,很好,非常好!

苏以以的打戏流畅又飒爽利落,就算不加后期特效,也能作为一段出色的成片来使用,到时候只需要在其中插入几个女主角的特写镜头……洪凯江几乎都已经能预料到,等电视剧播出后,一定会有人将这段剪辑成高燃填屏向的视频,顺便再夸赞一下自己的精彩导演。

他心中不断做着美梦,却不知道自己身后站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正是苏以以和苏燃光。

苏以以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试探性地在洪凯江面前挥了挥,但洪凯江却没有任何反应。

苏以以禁不住睁大眼睛,小声喃喃:“洪导竟然真的看不见我们了?”

她那双一向安静不争的眸中终于浮出一点光芒,惊喜又好奇地看着这一切。

就算父母和兄长的离开让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迫长大、成熟,可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15岁的女孩子。苏燃光所施展出来的小挪移术、隐身术实在是太神奇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苏燃光看着自家妹妹表情,忍不住得意地勾起嘴角:“只是隐身术而已,好玩儿的还在后面呢,以以,你往后退一点。”

苏以以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却不知道苏燃光要做什么,她刚要问,就看见苏燃光转过头去;当他俯视着洪凯江稀疏的头顶的时候,他脸上只有面对苏以以时候才有的温柔与宠溺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肃杀之意。

苏燃光薄唇轻轻动了几下,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告诫自己:“……可不能做得太过分啊苏燃光,不然以以会讨厌你的。”

说完,苏燃光眼中红光闪过,飞快使出禁言术,封住了洪凯江的嘴后,就一把伸出手,毫不客气地拎住了洪凯江后颈处的衣领,单手就把这个满身横肉的男人从椅子上生生拽得站了起来。

洪凯江原本还在做着美梦,这会儿突然被一股巨大力量拽起了身,人都懵了一下。

哪个工作人员敢这么对他?不想要这份工作了是吧!

他怒气冲冲地回过头想要教训这人,却惊悚地发现,自己身后除了一片黑暗,竟是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洪凯江:?????!!!

卧槽发生什么事了?!

他不会是在梦游吧??

洪凯江平时有多蛮横这会儿就有多怂,他惊慌失措地看向不远处的助理李达明,连忙伸出手,想要让他打120叫救护车,可使了半天劲,别说发出一丁点声音了,他连嘴巴都张不开,甚至,他的身体也开始动不了了。

这股邪门的力量就这么拎着洪凯江,以根本不能抵抗的力道迫使他一步步向着刚刚的拍摄场地走去。

场地中正在准备离场的群演,正在收拾着设备的摄影们都注意到了洪凯江的靠近。起初,人们还以为洪凯江是有话要吩咐,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向洪凯江。

可是随着洪凯江的靠近,他们惊讶地发现,洪凯江的眼睛瞪得巨大,脸色青红发黑,表情是顶级的惊恐,甚至到了狰狞的程度。

“洪、洪导,您怎么了?”

我说不出话了!

我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了!

快叫120!!

救命!救命!救命啊!快来个人救救我啊!!

洪凯江尖叫着在自己的脑海中喊出这些话,可现实中,他根本就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反而还因为惊慌,难堪地流下了眼泪。

“洪导??洪导?!”

人群看着洪凯江狼狈难堪的一面,有的关切,有的惊讶,但也有人在偷笑和窃窃私语。

“这是怎么了?”

“洪导,您有没有不舒服?

“导演就是导演,演技就是好!这演的是什么?难道是要去剧本里那个女主的朋友要去刑场,被人押着的害怕的样子?嗯,真像!”

“演戏?厉害了,原来城里的导演都爱这么玩,长见识了!”

“嗐!演戏?俺看着咋和我老家那些中邪的人差不多呢?”

但不管人群是如何的议论纷纷,洪凯江都仍然发不出一丝声音,他就像一个陈列在博物馆的展览品一样被摆放在人群的最中间,被迫让周围的人看清了自己最狼狈不堪的一面。

洪凯江就像罚站似的一直杵在原地,直到周围的人终于发现了不对,开始上前来摇晃他:“洪导,洪导您这到底是怎么了啊?是身体不舒服吗?要不您先回去休息吧。”

洪凯江双眼满是泪水地站在原地,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想法——

他,他不会就要站在这里,一直站到死吧?

豆大的汗珠从洪凯江的脑门上滴落下来,他心中满是绝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动了。

准确地说,是那股一直挟持着他的力量让他动起来了。

洪凯江:???!??

周围关心他的人也傻了,追在后面喊:“洪导,洪导你干什么去?”

洪凯江一路向前走着,人群就这么跟在他身后,想要知道他下一步想要去做什么。

那股力量最终让洪凯江停在了威亚前,他开始不受控制地捡起地上的威压衣,使劲儿把自己塞了进去,又在自己的腰上,腿上,缠上了吊威亚用的钢丝。

“洪导?您这是??”

紧接着,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威压的另一头明明没有工作人员在扯,但洪凯江腰上和腿上的钢丝却猛的一下收紧了。

下一秒,洪凯江腾空而起!

“啊啊啊嗷嗷嗷嗷!!!”

钢丝带着洪凯江在半空中转了好几个圈儿,洪凯江头晕目眩的同时,腰、腿,都被钢丝勒得剧痛无比,他痛苦不堪地喊道:“啊啊啊太tm疼了啊卧槽放我下去啊啊啊啊!!”

喊完后,洪凯江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可以发出声音了,赶紧朝人群大喊:“救命!!!救命啊!!”

吊威亚时的疼痛和颠簸几乎要让他呕吐,从前那些演员替身一吊威亚就喊疼,他还总嗤笑他们娇气,现在轮到自己吊威亚,真是把他折磨得快要晕死过去。

洪凯江在天上翻来翻去,活像一个悠悠球,站在地上的人们费了不少力气才听清洪凯江喊的是什么,赶紧指挥道:“快点快点!快去救洪导!!”

五位场务这才像是大梦初醒一样行动起来,他们连忙跑过去抓住威压另一边的钢丝,但这五个场务加起来,竟然连一点都松不开钢丝,甚至群演、录音师、摄影、还有闻讯而来的化妆师们也都齐齐上阵来帮忙,固定着的威压这才终于松动了一些。

“好了好了!刚才可能是设备卡住了!现在总算松了!咱们慢慢把洪导放下来!”

半空中用手拎着钢丝,像是甩悠悠球一样把洪凯江甩得上下乱飞的元凶——苏燃光闻言,只露出了一个邪气四溢的笑。

设备卡住?现在松动了?

只是因为他玩腻了而已。

苏燃光笑着松开了手,洪凯江一下子像是坠楼一样急急向地面俯冲了下去,地面上一片混乱,惊叫声响个不停,好在,就在洪凯江的头即将砸在地面上,马上要血溅片场的前一秒钟,人群终于拽住了钢丝,将洪凯江悬停在了半空中。

就算这样,洪凯江双腿的膝盖还是被磨坏了一大片,渗出了一片鲜红的血迹。

洪凯江“噗通”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惊魂未定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急速的血液流动让他的耳膜中都能听到自己如同战鼓一般的剧烈心跳。

剧组的人们纷纷朝他跑过来。

可下一秒,那些喧哗的声音,包括他自己的心跳声,洪凯江什么都听不见了。

在一片空白中,洪凯江唯一能够听到的,就是突然响在自己耳边的,好听,却又异常狂傲的男声——

“一点小·礼·物送给你,作为你压榨认认真真、超级刻苦、超级可爱的演员的报应。”

*

“你……”

苏以以抿着唇,犹豫地看着面前的少年。

刚刚,苏燃光使用了“隐身术”,导致没有人能看见第二次潜回剧组的她和苏燃光,自然也没有人知道刚刚洪凯江在空中飞来飞去是苏燃光的“功劳”。

可苏以以却是看得一清二楚,她无比清晰地看到苏燃光是怎么拎起洪凯江的,是怎么操控着洪凯江的手臂让他为自己吊上威压的,又是怎么飞在半空中,拽着洪凯江荡来荡去的。

苏燃光不懂苏以以心中在想什么,弯着唇一副求夸奖的表情:“妹,哥哥是不是超级厉害?”

苏以以:……

该夸什么?你刚刚把洪导欺负得好惨,好厉害?

(茫然.jpg)

但苏燃光脸上的期待实在是太明显了,而且苏燃光又是为了她才生气的,想到这里,苏以以轻轻点了点头,小声说:“谢谢。”

见状,苏燃光脸上立刻浮现出了开心的笑意,像是一只得到夸奖的大狗狗般纯良,根本不像是刚刚那个把洪导丢在空中甩来甩去的大魔头。

苏以以揪了揪他的衣角,小声说:“太晚了,奶奶可能还在等我,我们先回家吧。”

苏燃光点了点头,抬起手又要施展小挪移术法的时候,却听见苏以以告诉他:“我们现在住的地方不是之前的房子了。”

苏燃光了然:“喔,也对,毕竟十几年过去了,搬家也正常,那以以你和奶奶现在住在哪里?”

苏以以说:“小西街。”

苏燃光挑起眉头:“小西街?……有点耳熟,是哪里来着?”

苏以以拿出手机,打开地图,找到了自己的住址:“就是这里。”

苏燃光凑过去瞧了眼地图,“啊”了一声。

他穿越到修仙界已经是太久之前的事情了,关于海洋市的很多不重要的记忆都模糊了,(当然,关于苏以以的记忆他是绝对一秒钟都不会忘记的!),但刚刚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听过的一句俗语——

“嫁人要嫁大东区,娶妻要从小西娶。”

海洋市是一个近三四十年经济才飞速发展起来的城市,虽说现在的海洋市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大城市,但也有过一段奋斗的历史。

而这句在海洋市流传很广的俗话的意思是:大东区的人都是海洋市数一数二的富豪,要嫁人,当然要嫁给大东区的富豪们;而小西区则是一些海洋市的原住民,现在却被规划成了海洋市的郊区,这里的人们都是一些海洋市最穷的人,有些夸张地说,小西区就是海洋市的贫民窟,所以要娶妻就要从小西区娶,这样的话,彩礼便宜。

苏燃光还记得自己穿越前,他们住的地方正好是大东和小西区中间的街道,属于是不好也不坏的地段,怎么现在苏以以和奶奶搬到小西区了去了?

苏燃光不知道的是,这些年,奶奶身体不好,三高不说,血管也不太好,属于是小毛病不断,要常年累月地吃药。而且,苏以以和奶奶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要找到爸爸妈妈和苏燃光的想法,这些年,奶奶的养老金,苏以以做武术替身赚到的钱,几乎大半都用来登报寻人启事、托人打探消息了,所以他们才把之前的房子卖掉,在房子最破、最小、最便宜的小西区租了个房子住。

苏燃光施展小挪移术后,苏以以和苏燃光二人在转瞬之间就来到了小西区某处小区门前。

小西区的街道常年漂浮着一股陈旧的味道,路灯的光都很暗淡,苏以以走在前面,苏燃光跟在她的身后,最终二人停在了一栋被青苔包裹着的居民楼前。

苏以以和奶奶住在一楼,她从书包里拿出钥匙,轻轻打开了门,门内就响起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以以回来了?”

苏以以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奶奶!”

亮着小夜灯的小小的卧室中走出了一个蹒跚的身影,那是一个银白头发的老妇人,她的长相慈祥,但岁月在她脸上刻下了一条条贫苦的沟壑,看起来消瘦,可怜。

李儒月朝她笑了一下:“今天回来的倒是晚一点哦,饿不饿?吃饭了吗?奶奶今天晚上煮了面条,你要不要吃一点?奶奶去给你热热。”

说话间,李儒月按开了客厅的灯,“啪”的一声,照亮了在门口的苏以以和苏燃光。

苏以以和苏燃光都没说话,而是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奶奶。

李儒月却只是没什么反应地眨了眨眼睛,见苏以以不回答,又追问说:“吃面条吗?”

苏以以回头看了一眼苏燃光,小声问:“你……你又用隐身术了吗?”

苏燃光一脸懵逼地摇了摇头:“没有啊。”

奶奶奇怪地看着苏以以:“以以,你说什么?”

苏以以指了指自己身边的苏燃光,问:“奶奶,你能看见我身边的人吗?”

奶奶一愣,突然笑起来:“原来真的有人啊,我还以为是我眼睛又重影了呢。”

苏燃光:……

《奶奶您的眼神还是跟当年一样好……》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