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50章 救驾
首页
更新于 22-11-11 00:44:25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除去那段失去母亲无人照顾的皇子岁月, 萧叡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种狼狈了,此时此刻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而成了被亲生儿子追杀的可怜虫。

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 将他一军的不是什么才高八斗的旷世奇才,而是那个一直以来被他看不起的小人物, 只会玩弄后宅女人手段的永宁侯。

不知道被亲儿子追杀和被永宁侯算计相比起来,对于萧叡而言更加无法接受的是哪个,但此时此刻他的胸膛之中满是怒火,恨不得将那位侯爷碎尸万段。

但让他心惊胆颤的是,暗中布下的人果然没有了反应, 可见永宁侯口中的话语不嫁,那个他一手扶持起来的兵部尚书,战场上战无不胜的家伙, 竟然毁在了妾室手中!

若是早知如此的话,还不如将兵部尚书的并未留在章元敬的手中,至少章家干干净净,别说妾室,就是倾城倾国的妖孽也别想要靠近章元敬。

但此时后悔也迟了, 撕开了最后的假面,太子殿下也露出嗜血的一面来,一开始还在劝说皇帝立下诏书, 到了最后竟是杀红了眼!

皇帝带着人且战且退, 此时会留在他身边的都是不擅长武艺的文臣, 一个个手无缚鸡之力不说, 连逃难都比人家慢一拍,实在是拖累了那些侍卫的动作。

顾廷安就是其中之一,他不但走得慢还吐了血,吓得身边的侍卫连忙将他背了起来。

有这么多的负累在,别说是人数不占优势,就是占优势也得落到后头,慢慢的显而易见的,太子队伍的人越来越凶悍,而皇帝这边的侍卫人数锐减。

眼看情况不太妙,顾廷安擦了擦嘴角的血丝,拍了拍身下的侍卫说道:“放我下来,你们护送陛下先走,这里由我来应对。”

侍卫还没反应过来,皇帝先骂道:“这种时候逞什么英雄,快走,外头的人手很快会意识到不对,到时候他们冲进来,斩杀这些人不在话下。”

顾廷安却咳嗽了一声,说道:“陛下,时间紧急,微臣带人引开追兵,您带着人去通知外头的驻军才更好,放心,太子殿下要的不是微臣的命。”

皇帝哪里会让他去冒险,但看见顾廷安已经跳下了侍卫的后背,索性走过去一把将人甩到了背上,冷声喝道:“朕征战多年,从未有过丢下兄弟送死的时候!”

顾廷安心中是感动的,但听着厮杀的声音越来越近,心中却着急起来,咳嗽了一声说道:“陛下,这是最好的办法,看见微臣,太子才能相信陛下在队伍之中。”

皇帝却厉声喝道:“住嘴!朕还是皇帝,此事由朕说了算。”

顾廷安心知萧叡最为固执,这时候劝说也是无用,索性趴在他的背上把自己当一个肉盾,心中又是酸酸涩涩的,正因为陛下从不会丢下他,他才会这般的放心不下。

就在这时候,后头一排弓箭射击,利箭有一部门被斩断,但更多的却带走了侍卫们的性命,一支箭头从皇帝脸颊旁边穿过,再靠近一分就能穿透他的头颅。

皇帝的脚步微微一定,他下意识到回头看去,只看见太子殿下的锦衣上都是鲜血,看着他的眼神再也没有一点眷恋,那是他曾经从那几个疯狂的兄弟眼中看到过的眼神。

“箭上有毒!”侍卫忽然惊叫起来,原来方才只是被擦了一下手臂,这会儿伤口的鲜血却都变成了青黑的颜色,整个人都软到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的声音此起彼伏,顾廷安是第一个发现皇帝不对劲的人,他低头一看,却见皇帝被擦破了一丝皮的脸颊也微微泛着青色,他心中咯噔了一声。

“陛下!”顾廷安再也顾不得大局,飞快的拿出特效药丸来塞进皇帝的口中,原本强壮的皇帝这会儿却已经毫无反抗之力。

顾廷安犹豫了一下,低头将伤口的毒血一点点吸出,直到血色变成了正常才撒上金疮药,也幸亏皇帝只是被擦伤了一点点脸皮,否则怕是连太医的急救丸也来不及!

只是毒箭一出,原本护卫着皇帝的侍卫们倒了一片,眼看着太子的人就要杀到眼前,忽然,一支带着红尾的羽箭穿透了厮杀的侍卫,将靠近皇帝的那个侍卫一箭穿心。

“儿臣护驾来迟,还请父皇恕罪。”五皇子翻身下马,在看见皇帝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的时候微微松了口气,脸上的担心情真意切。

在弑君的太子衬托下,五皇子的这份担心显得分外可贵,即使皇帝也忍不住有些动容,脸色温和的握住五皇子的手:“五儿,辛苦了。”

“真是父子情深,那孤就送你们一起下地狱!”这一幕显然刺激到了太子,他们越是父子情深,他越是愤怒不已,若不是这些弟弟的存在,他何至于走到这一步。

“太子殿下不如回头看看,再说这话如何?”一个清润的声音响起,却带着让人恐惧的声线,太子殿下猛地回头,一眼就看见高高坐在马上的章元敬。

为了方便章元敬穿的也是劲装,他手中挽着一把长弓,若是其他文臣的话太子恐怕不会放在眼中,但章元敬不同,当年在关山的时候他可是一箭杀了匈奴的狠人。

太子心中忌惮,永宁侯却觉得章元敬没什么了不起的,冷笑着问道:“章大人莫不是一位自己是战神下凡,不过是个耍嘴皮子的文人,拿把破弓箭就指望我们弃械投降吗?”

章元敬飞快的放开了手指,那支箭直接射中了永宁侯的金冠,若不是他伸手的侍卫扯了他一把,怕是被射穿的就是喉咙了。

这个下马威来的又快又急,永宁侯脸色涨的通红,方才为了闪躲他跌落了马匹,这会儿更是形容狼狈,指着章元敬声嘶力竭的吼道:“给我杀了他!”

但章元敬岂是那种打没有把握的仗的人,在来的路上他不但合纵连横收罗了诸位大人的侍卫,在听见动静的时候就已经把人打发出去搬救兵。

此时此刻他身后的是诸多的侍卫,更让人害怕的是,章元敬脸色平淡的抽出长剑,冷声喝道:“永宁侯犯上作乱,谋害陛下,诸位好汉皆是被蒙骗,此事束手就擒,陛下定不会追究,若是执迷不悟,此人就是你们的下场!”

说完这话,他手起刀落的将身边被俘的一位侍卫直接斩杀,鲜血溅到了骏马的眼睛,让骏马发出一声嘶吼,带来更多的震动。

“大家别听他的,此人最会妖言惑众,只要太子登基,荣华富贵唾手可得!”永宁侯大声喝道,好歹是制止住周围侍卫们的惊恐。

“永宁侯,我看妖言惑众的人是你才对,一旦兵败丢的可是侍卫们的性命,难道你就无动于衷吗?”章元敬冷笑了一声,又说道,“是了,堂堂侯爷怎么会在意这些人的性命。”

“废话少说,成王败寇,若是输了,孤也愿赌服输!”太子声音嘶哑的喊道,在章元敬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大事不妙,果然,在章元敬的身后带来都是诸多的臣子和侍卫,除非他能把这些人全部杀光,不然的话他即使是登基了,也是名不正言不顺。

只是到了此刻,太子也知道自己再也没有了回头路,反倒是能够狠下心来动手,面对着刀剑章元敬却并不畏惧,只是喊道:“五皇子,你且护送陛下离开,这里由臣来应对。”

五皇子一听这话,立刻将皇帝背了起来,又让一位侍卫将顾廷安背上,这才迅速的往安全的地方转移,似乎并不怀疑章元敬能不能扛得住那些人。

顾廷安咳嗽了一声,忍不住责怪自己这幅孱弱的身体,每每到了要紧关头不但不能帮上忙反倒是拖后腿,他多么希望能跟章元敬这般。

他回头看了一眼,忍不住说道:“陛下说的没错,章玄嘉确实是个秒人。”

听了这话,五皇子忍不住插嘴说了一句:“可不是吗,章叔......章大人方才已经派人出去,救兵必然已经在路上,父皇请放心,您不会有事的。”

皇帝似乎也缓过劲儿来,脸色虽然还是有些惨败,但总算不再是那么难看了,他欣慰的拍了拍五皇子的肩头,说了一句:“朕终归是没有看错人。”

五皇子嘿嘿一笑,只是背着皇帝飞奔逃匿,他的动作极快,没一会儿竟是将皇帝背出了包围圈,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马蹄声传来。

在听见马蹄声的时候太子便知道大事不妙,果然回头一看就看到了警卫军的旗帜,他心头一跳,忽然自己翻身上马,握着长剑朝着皇帝的方向追来。

此时皇帝面前还围着许多侍卫,太子却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他一边发出嘶吼声音,一边像是要做人生最后的努力,疯狂的朝着皇帝的方向进攻。

但是很快的,一支箭射穿了他的手臂,长剑掉落在地,失去武器的太子很快被俘,他原本就不是多么强壮的人,在力气用尽之后脸色苍白,看着竟是比中了毒的皇帝更狼狈。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