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十六章(“你回家晚,我会生气。”...)
首页
更新于 22-11-18 23:07:01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因为言铭被紧急手术叫走了,虞恬也努力冷静下来,回了工作室做剪辑。

曝光非法医美后,即便对方坚持不懈搞小动作投诉,可虞恬还是一次次应对配合着重新上架了,因此最终视频传播度还是很大,同时,又有大量的受害人受到鼓舞而站了出来,现身说法。

虽说只有极个别的受害人因为注射玻尿酸导致眼动脉栓塞,但也有很多受害人,因为填充物里,除了玻尿酸之外,还添加了生长因子,以及会刺激胶原蛋白不可控增殖的聚左旋乳酸,导致很多受害人注射后出现面部持续肿胀,不得不进行修复。

虞恬的科普视频本身做的非常吸睛,传播力度就强,又有受害人把打码的前后对比照放到网络上,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因为虞恬的科普曝光视频,如今大量受害者勇敢站了出来,在虞恬的科普曝光视频下认亲,建了群,团结起来,决定不再独自忍受非法医美后遗症的生理和心理创伤,而是一起维权。

那家非法医美机构也因为这阵舆论,导致无法继续运营,选择暂时闭店,停下了继续祸害人的脚步。

虞恬看着网上那些受害女孩或公开留言或私信她的感谢信息,内心终于真正意义上的感觉到自己如今的工作,也是有意义的。

虽然比起医生直接救死扶伤来说,更间接一些,但如果能在源头遏制受害人们掉进伪医学伪医美的大坑,是不是是比医生站在更前端“救人”的另一种形式?

也因为这期节目,虞恬最近up账号的流量和粉丝暴涨,她打算趁机把之前言铭拍摄的素材都剪辑好放出来。

然而原本工作上一直非常专注的虞恬,此刻打开言铭拍摄的素材,望着镜头里那张熟悉又英俊冷淡的脸,她突然变得心烦意乱。

视线好像不自觉就会放到言铭的嘴唇上。

虞恬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总感觉还残留着某种余温和气息。

真是的。

虞恬内心烦躁而杂乱。

大概是为了映衬她的心情,窗外不知何时卷起了风,天暗了下来,街边的横幅广告被吹的猎猎作响。

马上就要下雨了。

没有办法集中精神。

最终,虞恬不得不关上电脑。

今天言铭不值夜班,这个点,应该已经下班了。

虞恬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言铭,该说点什么,因此特意错开了会能和言铭遇见的时间,这才跑去医院看望自己妈妈。

宋春香女士恢复的很好,病房里新住进了一位年纪相仿的老阿姨,宋春香女士和虞恬聊了会儿,很快就和自己新结识的这位朋友聊起来,把虞恬打发走了。

她关照虞恬快回去休息。

可虞恬回哪儿去休息?

回言铭那里吗?

自从下午言铭亲了自己后,好像总觉得怪怪的,虞恬不知道应当以什么表情再面对言铭,她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气氛。

内心里被亲吻刹那隐秘的雀跃很快被委屈和忐忑取代。

因为亲过以后,言铭就没有再进一步的表示了。

所以他是什么意思?

看起来就像打算玩暧昧的渣男。

亲了,但好像又没亲。

他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一整个下午,这男人竟然什么信息都没发来。

虞恬第N次看向自己的手机,心里憋着股气。

只是坐等右等,没等来言铭的信息,反倒是等来了齐思浩。

他得知虞恬还在医院,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拉着虞恬进了附近的西餐馆。

齐思浩热情道:“这顿我请!”

等虞恬坐定,打开菜单,预估完人均价格,心下就了然了。

她看向齐思浩:“你有什么大事要求我?”

齐思浩有些尴尬,干笑了两声:“瞧你说的!我和你这么铁的友情,就不能没事找你吃个饭?说的我多功利!请你吃饭就是为了求你办事?你这是侮辱了我对你的友情!”

没有了言铭,虞恬又变回了冷静理智的自己,她面无表情看向齐思浩:“那也行,就光吃饭,你可别求我办事。”

“我当然不会求。”齐思浩脸皮挺厚地朝虞恬谄媚笑起来,“咱俩这关系,不应该是你看到我有难,不用我求,也主动两肋插刀吗?”

“……”

齐思浩很狗腿地往贵里点了一堆菜,等菜一上,他就开始吹风了——

“其实是这样,我最近和高玫,处得挺好的,感觉我们既有共同话题,连笑点都很一致,也有些小暧昧,感觉其实都有点心照不宣,就差捅破那层窗户纸。”

齐思浩以为这一段虞恬不会有兴趣,正打算快进进入正题,结果就见虞恬瞪着他,像个教导主任一样面无表情道:“怎么暧昧的?”

“就眼神接触啊!比如两个人一起看向对方,又一起移开,就这种心动的小细节。”

虞恬清了清嗓子:“不会亲一下什么的吗?”

“这怎么行呢!”齐思浩义正言辞,“眼神接触是暧昧,亲一下,这不是耍流氓吗?都没确立关系,如果就亲一下,这还得了!男的要这样,一看就不是奔着一段严肃的恋爱关系去的,想约炮才这样!”

“……”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自己标榜自己三观正的话,作为朋友的虞恬一点没因此感到欣慰,齐思浩甚至觉得她的脸更黑了。

“哦。”虞恬抱着双手,“然后呢?”

“然后,我就希望有个什么事能刺激一下高玫。因为她的思维误区觉得我们只是好朋友,她还是要追言铭的,毕竟我也一直是以狗头军师的身份潜伏在她身边,她所以一时之间看不清自己内心,改变不了对我内心的定位,也跨不出这一步,下意识觉得自己喜欢的还是言铭,忽略了一直陪在她身边的我……”

齐思浩头头是道,铺垫了一堆,终于进入了主题:“这种时候,就需要我突然有个暧昧对象刺激她了。”

“很多时候,一直陪伴在身边的,反而不知道珍惜,要有失去风险的时候,才能意识到,原来自己最需要的是谁。”

齐思浩说到这里,一脸深情地看向了虞恬:“小鱼,你懂我的意思吧。”

“……”

“只需要你献出一点爱心,我就可以脱离单身。”齐思浩眼神哀怨,“我只是一个可怜的缺爱男人,连任雅丽都不爱我了,已经和蒋玉明医生打的火热,前几天听说两个人半推半就已经在一起了,只有我……”

还有我呢!

虞恬很想咆哮,但她刚怒目瞪向齐思浩,齐思浩就非常上道地低声下气上了。

“不过,有我脱单的一天,就有你脱单的一天,等事成之后,我给你介绍优质男人,全是医疗系统里的。”

齐思浩不等虞恬拒绝,就劝诱道:“就算你没那种世俗的欲望,要专心搞事业,那你做医疗科普视频,总要继续找医生来配合吧?认识这些医疗系统里的男人,这以后岂不都是你的后备素材库?我们轮转医生有个群,定期聚会,我认识了不少朋友,何况全国好多医学院都是个人脉圈,你认识了其中一个,以后想找他们的同学,还不容易?”

这倒是真说到了虞恬心坎上。

等她把眼科和骨科的几期科普视频做完后,总要辐射到其他科室领域,后续她还计划做一些直播连线问答环节,那可是相当费医生的,也不能逮着几只羊拼命薅,总要分散点。

齐思浩说的没错,多认识点医生确实完全没坏处。

齐思浩见虞恬表情松动,当即趁热打铁道:“而且又不是要你做什么,不需要你主动,你就配合我就行了。”

虞恬思来想去,在齐思浩允诺再配合给她做五期视频连线问答节目的时候,她剧烈地心动了。

齐思浩最后一击道:“你就配合三天,三天了要高玫还没反应,那我就真的是没戏了,我也死心了。”

三天,听起来也没多少工作量。

虞恬再次确认道:“那你就算脱单失败了,答应我的可不能反悔。”

“行!”

虞恬这次不再迟疑,当即敲定了和齐思浩“合作项目”。

只是没想到项目启动会这么快。

没一会儿,齐思浩就忍不住听见信息提示音看向手机,然后怪叫了一声:“我靠!高玫说刚烘焙出炉了一锅蔓越莓饼干,正好顺路要给言铭送去,现在都快到言铭家门口了!”

齐思浩说完,随即看向了虞恬:“你目前暂住在言铭家是吧?那我送你回去吧。”

虞恬原本还在吃餐后甜点,愣是被齐思浩催的没能吃完,这男人一脸焦灼:“快点!不能让高玫和言铭有那么长单独相处的机会!”

就这样,非常无奈的,虞恬不得不跟着齐思浩火急火燎地赶了回去。

齐思浩几乎是抓奸一样迫不及待按了门铃,像是一分钟也不能多等了。

然而一等言铭开门,刚才还急吼吼的齐思浩便画风突变,看起来既淡定又自若。

客厅内,高玫看起来也刚来,手里提着饼干盒,人都还没坐下。

她诧异地看向门口。

齐思浩淡淡地扫了高玫一眼,并不多在意的模样,然后他用专注的目光看向虞恬:“小鱼,把你送到你哥家,我才放心了。”

他说着,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立刻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在虞恬的瞠目结舌里,披到了虞恬的肩上。

“冷了吧?”齐思浩的语气里有埋怨有心疼,简直是一秒入戏的节奏,“下次晚上出门还是要多穿衣服,最近昼夜温差太大了。你要生病了,我不得难受?”

垃圾齐思浩,平时冷的时候恨不得抢虞恬的衣服穿,结果演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演技竟然还挺好……

可问题是,虞恬一点不冷,因为风风火火被齐思浩拽着跑过来,虞恬现在鼻尖上都快冒汗了。

在恨不得把自己外套都脱掉的热意里,虞恬被齐思浩硬生生披上了厚外套……

而齐思浩,果然因为脱了一件衣服,神清气爽。

……

如今一身清凉的齐思浩说完,状态显然更好了,他一脸深情不舍地看向虞恬:“走吧,小鱼,我看着你进屋,不然我不放心。”

他一边说,一边看向言铭:“学长,我们家小鱼就拜托你了。”

“……”

高玫显然因为这意外而有些愣住了,脸上露出了一些茫然,然后是失落和怅然。

这样的刺激看来对她确实产生了一些效果,但没那么明显,因为相比起来,言铭的脸色都比高玫的更难看一些。

不过他前几天连续熬夜,恐怕积劳到今天,是挺累了,脸色难看也很正常。

只是虞恬没想到言铭会开口。

他的声音轻飘飘的,带了冷质——

“既然这么不放心,怎么不把她带回你家去住?”

齐思浩愣了下,随时露出腼腆的笑容想要回答。

虞恬却没给他机会,她心里有些酸涩,抢先一步道:“那我今晚去齐思浩那里住就行了。不麻烦你了。”

看来自己借住言铭家里,还是给他造成困扰了,他的话听起来就是赶客。

自己妈妈的事发生后第一时间内,虞恬不是没想过齐思浩,可齐思浩是和父母一起住的,因为是邻居,屋子的结构和虞恬原本租出去的房子是一样的,只有两室一厅,一间主卧是齐思浩的父母住,除此外就剩下一间房了,万一齐思浩不在医院值夜班,那虞恬只能睡沙发了,更何况前几天齐思浩的妈妈人还出去旅游了不在家,齐思浩要值班,他家里只剩下他爸爸了。

所以虞恬当时第一时间,就在有限的预算下,打算去住几天快捷酒店。

可明明是言铭把她拽走,不让她住,要她来住他家的。

结果现在还反悔了。

是了,今晚陈曦还要住来,肯定是嫌自己碍眼了。

那又亲自己干什么。

虞恬哀怨又愤怒地看向言铭,齐思浩不久前说的话在她脑海里浮现。

言铭不会真的是想搞暧昧约炮吧……

渣男!

虞恬这边脑内风起云涌,齐思浩却还在独守自己的战场。

为了维持人设,他几乎立刻对虞恬的决定附和上了:“也是啊小鱼,怎么没想到呢,你就住我家去,你整理下东西,我带你回家。”

只是齐思浩刚伸手想去拉虞恬,虞恬就被言铭一把往他自己的身后拽了下。

“不用了,天很晚了,又这么冷,搬来搬去容易感冒。”

虞恬几乎立刻解释起来:“不会啊,我体质很好的……”

言铭的声音凉飕飕的:“没在担心你感冒。我在担心齐思浩。”

言铭看向齐思浩,镇定道:“你明天还要值班,又把外套这么热心地脱给了虞恬,感冒了不仅没人替你,会给科室增加负担,更容易传染病人,不符合职业道德。”

“……”

“你如果一定要送,可以送送高玫。”言铭站起身,把高玫还提着的饼干收了下来,“谢谢你的饼干,正好齐思浩顺路,不如让他送你走。”

言铭笑了笑:“这一片晚上独行不太安全,前几天我爸女朋友的女儿还被尾随了。”

高玫虽然脸上露出了害怕的神色,但忍不住道:“可我是开车来的……”

言铭愣了愣,但很快镇定了回来,他指了指齐思浩:“可齐思浩没开车吧?他应该是走来的,我怕他一个人走不安全,现在这些尾随的人很可能心理变态男女不忌……”

高玫平日里是个非常善良温柔的性格,即便没有尾随这种事,光是齐思浩没开车,她也是会主动提出顺路送人的,只是这一次……

高玫看起来非常不情愿:“我看齐思浩长得挺安全的,也不怕冷,外面走走人更精神,明天值班更有劲了。”

只是高玫的冷嘲热讽下,齐思浩不仅没生气,脸色还肉眼可见的好了。

他死皮赖脸道:“高玫,你就顺路带我一程吧,我脚前几天跑急诊的时候崴了,走路其实还不太利索……”

高玫一下子忘记了别的,几乎一下瞪圆了眼睛,声音担忧:“你崴脚啦?怎么搞的?严重吗?要不要去看医生哎?怎么都没和我说!”

……

看着两人你来我往地往外一起走去,虞恬内心有些酸溜溜的。

连齐思浩,好像都真的有望脱单了……

反观自己……

虞恬越想越觉得胸闷气短,纳闷地打算回客房睡觉,毕竟言铭也似乎没有想就下午那个吻给个说法的打算。

其实虞恬可以问的,但是她不想。

凭什么言铭可以显得若无其事,自己就要这么在意?

他淡定,那她就要更淡定。

他不给个说法,那她也不想要说法。

敌不动,我不动。

看谁耗得过谁。

言铭显得太镇定了,好像今天下午、今晚的一切发展都非常自然,让他无论如何都能游刃有余。

这男人甚至慢条斯理地正翻着医学文献。

结果等虞恬走到客房门口,正打算开门,身后终于传来了言铭的声音——

“以后回家不要超过晚上九点。”

虞恬诧异地回头,发现言铭还保持着悠闲的看书姿势。

“家里有门禁的规矩。”

虞恬瞪大了眼睛:“什么时候有的?之前明明没有……”

“今天开始有的。”

虞恬有些气恼:“谁规定的?”

言铭合上了文献,琉璃般的眼珠盯向虞恬:“我规定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言铭的家确实言铭说了算,虞恬没什么好说的。

虞恬妈妈术后恢复挺好的,如果顺利的话,出院也就是这两天的事了,报警验伤后,执法部门效率远比虞恬想的高,老戴已经因为对宋春香使用暴力被行政拘留,像他这样对家人使用暴力,在家庭成员或亲密关系对象面前控制欲极强称王称霸的男人,反而在面对警察这样的公权力面前完全哑炮了,几乎是警方一上门,老戴就没了此前嚣张的气焰,变得唯唯诺诺。

也是那时,虞恬才知道,不论是戴鑫还是戴鑫的妈妈,虽然遭受了老戴长期的精神控制或暴力对待,但从没有想过报警,因为总觉得报警没用,所以完全放弃了反抗。

只是没想到,其实公权力的介入,比他们想的都有效,老戴虽然外表张牙舞爪,但实际内心不过是一个虚弱怯懦的空皮囊。

或许越是试图用对弱势地位的家人使用暴力来获得控制权的男人,内心反而越自卑和窝囊,因此才需要通过暴力和控制欲来补偿获得自己的自信。

但如今老戴被行政拘留,看他那副样子,虞恬多少觉得未来不会再受到来自他的威胁了。

因此冷静分析过后,虞恬今天白天就已经去工作室收拾了,她已经下单了简易的床等家具用品,只等明天就能送货上门,再添置些日用品,再打扫打扫,也能过得挺舒适了。

不清不楚地借住在言铭家里,名不正言不顺的,还要被言铭管这管那。

想到这里,虞恬顿了顿,也冷静道:“谢谢你这两天的收留,我明天就回我的工作室住了。”

结果言铭不置可否,他只是扫了虞恬一眼:“不开心,赌气了?”

虞恬刚想反驳辩解,却听言铭先一步开了口。

他移开了视线,声线变得有一些轻,犹如某种没有实体的雾气,轻盈的,然而又慢慢通过微妙的单词组合,变成有分量的言语——

“你回家晚,我会生气。”

虞恬愣了愣,但她没来得及说其他的,就看到言铭抬起了头,用他不似人类的昳丽脸庞,带了谴责控诉的语气面容平静地宣告另一个事实——

“但你不回家,我好像会更生气。”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