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生进度为11(直播间已被封禁!...)
首页
更新于 22-10-14 00:38:01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唐笑在林子里走了一趟,乌黑的发间、衣裤上都沾了露水。

在直播镜头下,她原本就精致的五官更显得优越,一张脸俏丽雪白,唇红眼黑,眸光清亮坚定,整个人有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清透与干净,美丽得让人有些吃惊。

——总觉得,一天过去,她看起来好像更漂亮了一些。摆脱了身上那股子的阴翳怯弱,就像是蒙珠的宝珠绽放出了明亮夺目的光芒。

给人的感觉,完全变了。

她在林子里摘了一兜野果,再加上昨晚埋在火堆里的几颗鸡蛋,这就是他们今天早上的早饭了。

哦,柏溪还多了一个松果,那松果有成年男□□头那么大,里边的松子更是颗颗饱满,吃起来很香,也很脆。

一边快速的剥着松子,他一边说:“我醒来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手和脚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唉。”他叹气,有些忧愁,嘟囔道:“我都想放弃了。”

唐笑剥着鸡蛋,道:“你现在只是不习惯,等适应几天之后就好了,等吃完饭,我帮你按一下,应该会好一点……”

“按一下?”柏溪吃惊,“唐笑姐你还会按摩?”

唐笑笑:“不过是久病成医。”

她在军中,很多时候不会有大夫随身跟着,伤得多了,久而久之,就知道一些药理了。

柏溪数着:“你会爬树,认识草药,还会捉野鸡野兔,现在还会按摩……”

他感叹:“究竟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啊?”

唐笑思考了一下,认真的说:“刺绣?”

她母亲教导的东西,琴棋书画,她都算会一点,但是唯独刺绣,却是怎么都学不会,那么一根小小的针,拿在手里她都觉得有些捉不住。

唉,比起刺绣,她宁愿拿着刀去战场上多杀几个敌人了。

柏溪却是哈哈一笑,不以为意:“这算什么不会啊,现在大部分人都不会刺绣好吧,除了那些特意去学的,或者家学渊博的,谁还会刺绣啊?”

唐笑微微眯眼,从他话里捕捉到了一点关键的信息。

“看来这个国家的女孩,都不用学习女工的?”

可是在他们大燕国,刺绣却是女儿家的基本技能。

***

吃过很简单的早饭,唐笑让柏溪趴在已经拆卸下来的帐篷布上,伸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用着适合的力度,往下一按。

“啊!”

柏溪先是惨叫,只觉得被她按捏的地方疼痛不已,差点下意识的就从地上跳了起来。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一动不动。

——那只按在他脖颈后方的手,传来重逾千斤般的力道,将他死死的按在地上,让他完全动弹不得。

柏溪:???

众人就看见他就像是一只刚刚还张牙舞爪的猫,被捏住了命运的后脖颈,瞬间收起了爪子,变得温顺乖巧了起来。

可是,真的好痛啊,呜呜呜……

柏溪心里默默流泪。

不过,在没一会儿之后,他的惨叫就变成了舒服的哼哼,那软绵绵、愉悦的叫声,让人听着忍不住产生了一些不太好的联想。

“这是我能听的吗?!”

“??不就是按摩嘛?柏溪你怎么一副被那啥的样子?”

“救命,我正在公放看直播,现在整个早餐店的人都觉得我在看啥不正经的骗子,我要怎么解释?”

“看得出来,唐笑是真的有一把刷子了,看柏溪被按得舒服得。”

在直播间观众们的吐槽之中,直播间的界面突然闪烁了一下,然后黑屏了下去,只剩下观众们的弹幕从黑掉的屏幕中间滚过。

大家刚开始还以为是直播界面卡了,只是等他们焦急刷新之后,就发现直播间上方一条系统消息滚动着:该直播间涉嫌□□色情,已被封禁!

直播间的众人:???

□□?

色情?

按个摩就□□色情了?

“果然,柏溪那叫声,真的是让听着脸红,闻者封禁啊!”

***

柏溪可不知道因为自己,他和唐笑两人的直播间都被封了。

在唐笑给他按过之后,他感觉自己终于回过来了,酸痛不已的身体舒服了许多,就是刚刚自己的叫声,让他有些脸红。

“就是太舒服了!”他脸红通通的为自己解释,“我平时才不那样了。”

唐笑冷酷无情:“哦。”

柏溪:“……”

……

两人将帐篷收好装上,带着继续往前走。

也不知道往后还能不能碰到节目组投放的物资包,帐篷这种东西自然要带上了,除此之外,喝完的矿泉水瓶子也是带着的,烧好的冷开水装在里边,也不用担心短时间缺水。

等到直播间解除封禁的时候,唐笑和柏溪已经走了一段路了。

太阳出来之后,森林中的露水被晒干,气温也越来越高了,森林里显得格外的闷热潮湿。

唐笑和柏溪都穿着长袖长裤,手脚的位置都用绳子扎紧了,这主要是为了防止有蛇虫鼠蚁钻进衣服里去,到时候那就糟糕了。

路上两人又遇到了一株野果,不知道是叫什么果子,果皮光滑红紫,熟得都烂透了,有好多落在地上,成了地上的肥料。

走了一路,柏溪早就又累又热,看到果子就像上手,却被唐笑一把把手抓住了。

“你怎么什么都敢吃?”唐笑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柏溪一脸懵逼:“这不能吃吗?我看你上次拿的果子就是这种啊。”

唐笑:“……我上次摘的不是这种,那种没毒,这种有毒,吃了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了。”

柏溪收回手,有些好奇:“你怎么知道它有毒啊?”

唐笑:“要分辨一种东西能不能吃,其实很简单,就看这些果子有没有被鸟儿啄食的痕迹,附近有没有鸟儿的影子……”

在这上边上,鸟儿可比人类聪明,知道什么该吃,什么不该吃。

她道:“这果子都熟得烂透了,但是却没有鸟儿啄食的痕迹,就这一点,我们就不能碰。”

柏溪仔细看了一下,果然没在这些果子上发现任何被鸟儿啄食过后的痕迹,也难怪这一树果子长了这么多,也没见损耗,原来是有毒。

柏溪不敢再碰了。

唐笑见他满头大汗,主动开口:“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闻言,柏溪顿时如蒙大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痛苦的喊道:“累死了!”

他常年坐在室内,就连作息都是昼伏夜出,这也是电子竞技选手的通病了,锻炼那是根本没影儿的事,他能坚持走这么久,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是奇迹了。

当然,至于唐笑……

“她就不是正常人!”柏溪心里嘟囔。

正常人能一走两个小时,只脸红气不喘的吗,正常人能哧溜一下,几秒就爬上树吗?还有,正常人还能抓到野兔野鸡?

柏溪可是看过那些野鸡野兔的,全都是一击毙命,不知道唐笑是怎么做到的。

越了解这个人,他就越觉得眼前这个人越发的神秘,和他在网上所知道的那个“碰瓷姐”完全不一样,简直就像是两个人。

一边用手扇着风,柏溪一边看着四周,问站在那里,正削着一根木棍的唐笑:“你说我们会不会走错方向了啊?节目组说终点在东南方向,我们现在走的时候东南方向吗?”

他心中有些遗憾,可惜当时他的道具没有带上指南针,不然现在哪里会问这样的问题。

唐笑倒是肯定的给出了一个答案:“我们的方向没错。”

柏溪:“你怎么知道的?”

唐笑掀起眼皮看他,:“很明显,因为我比你聪明。”

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笑意,明显就是玩笑话,因而柏溪倒是不生气,只是有些意外,意外,她竟然也会开玩笑?

“我为什么不会开玩笑?”唐笑倒是有些惊讶了。

柏溪抓了抓脸,道:“就是感觉唐笑姐你这人比较……”

正经吗?

不,也不是。

严肃?

不,这也不是!

“威严?”柏溪脑海里闪过这个词汇,顿时一拍手,道:“对,就是威严!”

威严得让人不敢置喙什么,也不敢与她嬉笑怒骂,总之,就是让人不感冒犯她,柏溪本身是个跳的性子,在她面前都显得十分的正经了。

唐笑:“我也是普通人,自然也会和人开玩笑。”

只是她身为上位者,有时候还是得需保持一点威严,当然,她一般不会对普通人摆出威严的样子来,只是昨天初到这个地方,心中不免警惕,放松不下来,倒是显得“威严”了一些。

一夜过去,知道四周并不怎么危险,眼前的人又是个没有心机的,她自然就放松了下来。

就在此时,唐笑突然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问:“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柏溪茫然:“什么声音?”

唐笑侧耳仔细听了一下,抬眼看向一个方向,“声音是从这边传来的……走,我们过去看看!”

她跟柏溪说了一声,拿着手里的东西便朝那个方向而去。

见状,柏溪连忙跟在她后边,在路上的时候问她:“唐笑姐,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啊?”

唐笑:“好像是有人在叫救命……”

救命?

柏溪茫然,他怎么什么都没听到?

“唐笑又听到了救命?我记得昨天听到救命,她遇到了柏溪,这次又听到人喊救命,是又要遇到谁了吗?”

“果然,麒麟山这种人迹罕至的森林还是危险,我看已经淘汰五个人了,只剩下七个嘉宾还留着了。”

“就我觉得唐笑有些可怕吗?她的听力会不会太敏锐了一些?我们什么都没听到啊。”

唐笑的听力的确敏锐,不然昨天也不会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就听到了柏溪的求救,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柏溪一脸懵逼的跟在她后边,等走了几分钟,他也若有似无的听到了那个声音。

“好像真的有人在叫救命?”他惊讶。

此时唐笑的直播间中,有观众发了一条加粗闪亮的弹幕:

“是黎露!喊救命的人是黎露,她刚刚不小心掉下悬崖了,现在正吊在一根树上,节目组的人已经赶过去了!可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坚持到节目组的人赶到!”

闻言,众人顿时哗然。

黎露,如今娱乐圈中的当红小花旦,样貌清纯,路人缘很好,在一部青春校园偶像剧里走红,而后又陆陆续续拍了几部戏,资源很不错。

黎露所在的星辰娱乐与唐笑所在的森木娱乐是对家,资源是你抢我的,我抢你的,其中唐笑和黎露又是对家,两人不和已经很久了。

而现在,黎露遇到危险,唐笑听到她的呼救声,一副正要赶过去救人的样子。

“可是她们两人不和啊,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那唐笑要是看见喊救命的人是黎露,她真的会救黎露吗?”

有网友忍不住发问。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