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宝嘉×李答风·风徐来·伍(男用避子药。...)
首页
更新于 23-02-01 23:10:40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请进入笑_ィ圭人_紋-壆。 ,阅读前需要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宝嘉×李答风·风徐来·伍

李答风没想到,在京郊住了一个多月,也遥望着近在咫尺的公主府忍了一个多月,却在离开长安前的最后十几日功亏一篑,连日往公主府奔忙,在府上一待就是整日。

只是忙上一整天也不见公主府主人几眼,光在乱花迷人眼里见公主府一众门客了。

头两天原本只有江近月一个病号,第三天宝嘉说:“我看李先生如今在医术上的造诣可胜过宫中太医,来都来了,不如李先生帮我个忙,顺道替我府上所有门客都把把脉,调理调理身子,好让他们将来更好地为公主府效力。”

调理好身子才能更好地为公主府效力,伺候公主的时候才能令公主更满意——他听懂了她的弦外之音,沉默良久,却没有理由拒绝这个听上去并不过分的要求。

公主府便专门给他辟了一间院子,让他坐在庭院里给那些门客看诊。

八个门客人人一身飘逸的白衣,齐刷刷在他跟前排着号,这个身形像他,那个眼睛像他,那个鼻子像他,那个嘴巴像他,亲眼所见的震撼,远胜过当初姜稚衣轻描淡写的一句——你这军医怎么和宝嘉阿姊的面首长得这么像?

他坐在案后,看他们一个个轮番上前,按脉的指尖像麻了,执笔写方子的时候每一笔每一划都似在飘。

那些门客也对他的到来倍感威胁,尤其当发现他汇集了他们所有人的相貌特征之后,一个个跟那天的江近月一样眼神复杂,如临大敌,仿佛生怕他夺去他们现有的宠爱。

他成了他们一致对外的那个“外”,众人一面候诊一面闲聊,话里话外你争我抢地彰示着自己的地位,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公主前日给我过了生辰,这是我进府第三年了,年年生辰公主都让厨房给我做一碗长寿面,还会看着我吃完。”

“除夕那天公主回府晚了,看我在外头等她等睡着了,亲自送我回的房。”

“过阵子就是上元节了,公主说今年带我出去赏灯,只与我两个人。”

不远处楼阁之上,宝嘉倚在窗边,听着底下聒噪闹腾的人声,望着李答风面无表情给人搭着脉,像恨不能不长耳朵的样子,笑得乐不可支。

她原本并没有要故意引李答风来。

江近月的病是除夕后半夜起的,徐太医说只能暂时压制病情,减少痉挛发作的次数,但没有治愈的把握,她实在自责,那些天的确一直在✙([(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亲自看顾江近月。

毕竟如意是她交给江近月照顾的,江近月知道如意是她的爱宠,一直想跟如意打好关系,借如意跟她走近些,所以被抓伤了也不敢说出来,这才导致伤口没有及时处理。

若江近月因此丧了命,她当真难以自处,那几天确实着急请遍了宫中太医,自然也不可能有心思去想李答风的事。

只是不知道怎么李答风就得到了消息,还误会成是她得了病。

既然人都来了,她便顺水推一推舟,看这两天江近月的病情已然稳定下来,干脆发挥一下李先生的余热。

宝嘉正望着庭院那头热闹的景象,忽见李答风面色一变,沉静的脸像裂开了一道缝似的,好像搭着了什么不寻常的脉象。

宝嘉探头出去,看了眼坐在李答风对面的男子,认出了人。

此人名叫柳临飞,大约去年年初进的府,论相貌是她府上这一众门客里公认最俊朗的一个,比起李答风也不逊色。

但柳临飞进府不久以后便有了些不干净的手脚,偷摸拿了府上的东西出去典当换钱。

她在用度上一向大方,从不亏待府上人,知道以后自然生气。

不过念在初犯,也就没报官押送衙门,本想将人打发出府就算了,但柳临飞苦苦哀求,说往后定然洗心革面,留在府上打杂也行。

她看他身世凄苦,想着行吧,这么大个公主府,多管一口人的饭罢了,便给了他一些文墨差事,为防他再行偷盗,让他住进了偏僻的院子,后来她宴饮作乐也不再召见柳临飞。

若不是今日下令所有门客过来看诊,她都许久没见过柳临飞了。

看李答风诊脉从来云淡风轻,这会儿反应这么大,莫不是柳临飞在那“冷宫”待得太久,得了什么重病?

宝嘉观察着李答风的侧影,见他胸膛轻轻起伏,搭完脉之后便将手垂落下去,搁在膝上蜷起指头,像在消解什么,过了片刻,忽然一言不发起身走出了庭院。

雪白的衣袂拂风而过,走得掉头不顾。

留下一众门客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

李答风在人前从来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就连七年前都没见他这样当众失态过,更不必说如今。

宝嘉也是愣得不轻,匆匆下了楼阁,本想去问问李答风出了什么事,半途却被柳临飞一个扑通下跪拦住。

“怎么了这是,李先生给你诊出什么来了?”宝嘉惊讶垂下眼去。

“回公主话,李先生说小人……”柳临风埋头跪在地上,支支吾吾没说下去,“公主可否借一步说话?”

“那你在这儿等着,我先去看看李先生。”宝嘉绕开他就要往外走。

柳临风却急了,膝行着再次拦住宝嘉:“公主,您若去问李先生,小人怕您误会,公主可否先听听小人的解释?”

半刻钟后,宝嘉端着茶盏坐在正堂上首,被茶水一口呛着,掩着嘴咳嗽起来。

翠眉连忙拍抚她背脊,一面替她向下首确认:“你说,李先生断你肾阳亏虚,是房劳过度之症?”

柳临飞点头,伸出三根指头:“公主,小人指天发誓,绝没有与府里府外任何女子私通,只是、只是……”

宝嘉听着这结结巴巴的声儿,看着柳临飞涨红的脸,大概明白了❐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

那就不是两个人的房事,是一个人的房事。

宝嘉抬手虚虚一按,示意他不必再说下去了,想起李答风方才裂了道缝似的脸,恍然明白过来什么:“你与李先生可解释了?”

“小人没来得及解释李先生就走了,小人心想着,李先生是不是知道小人根本见不着您,所以怀疑小人与人私通……”

柳临飞话没说完,听见上首噗嗤一声笑,一抬头,看见宝嘉笑盈盈托起腮来,心情极好的样子。

“他哪儿知道这么多……”上首之人弯唇说着,不知在答他,还是在自语,“他若是知道,就不会走了。”

“那公主可是相信小人了?”

宝嘉从快活的遐想里回过神来:“你呢,如今也就在我府上做些文墨差事罢了,若真有了相好的姑娘,与我说一声就是,我不会怪罪,若确实没有,那就听李先生的,注意节制,莫年纪轻轻就伤损了身子。”

柳临飞连连点头,还想说什么♀([(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却见宝嘉站起身来,一脸神清气爽地走出了正堂。

宝嘉到了庭院,让聚在一起的那群门客都散了,正打算出去看看李答风,一抬眼刚好看见他踏进庭院。这是消解了会儿,思来想去撂了挑子面上过不去,又回来了。

宝嘉停在原地,在李答风方才那把座椅上坐下来,靠着椅背闲闲打量起他的脸色。

看李答风若无其事慢慢走近,瞧着一切如常,脸上已看不出油盐酱醋打翻的痕迹。

“李先生一声不吭,又什么都没拿,这是去做什么了?”宝嘉支着扶手,撑腮看着他。

李答风在她面前站定,隔着一方桌案道:“回公主话,在下去歇息了会儿。”

“哦,看诊累着你了?”

“公主给了在下丰厚的酬劳,在下并未觉受累。”

宝嘉指尖在额角轻轻敲着:“无妨,我听闻沈少将军下定的吉日还未到,李先生慢慢诊就是,今日我已让他们先回了。”

李答风颔首:“那在下去看看江先生,再给江先生施一次针便也回了。”

“他还没睡醒呢,”宝嘉倾身向前,笑着仰头盯住了他,“不如先看看我?”

李答风垂下眼,目光在她朱唇贝齿间一落,又移开视线去。

“怎么,我还没有我的门客好看?”宝嘉笑吟吟看着他,“李先生今日见了我的门客们,应当也看出他们在我府上多得宠幸,当真不再考虑考虑我那日的提议?”

“公主已有九位门客要宠幸,在下就不给公主添忙了。”

“你在担心这个啊,这不必李先生操心,那九位是四年间陆续招进府的,每年实则也就两个新人罢了,我忙得过来呢。雨露均沾这等事,熟能生巧。”

“凡事过则损,公主勿因雨露均沾伤了元气。”

宝嘉发笑:“李先生的暗语真有趣,医者出言有什么好忌讳的,直说不要房劳过度就是了。”

李答风别开眼没说话。

“那我有没有伤了元气,要不李先生给我也诊诊脉?”宝嘉拉起袖子。

李答风默了默,转头去取丝线。

“讲究什么,李先生连足穴都替我按摩过,怎么越活越过去了?”宝嘉打断了他的动作。

李答风看了她一会儿,收起丝线,在她对面坐下,指腹搭上她的腕脉。

宝嘉静等着,见他眉心一点点蹙起,好奇道:“怎么,难道有与柳先生一样的症状?”

李答风沉出一口气:“是公主的宫寒比从前更重了。”

“哦,这不是老毛病了吗?大惊小怪什么。”

“我走之前,已将公主的宫寒调理好了。”

“可是你走了呀。”

话音落定,过境的风都似停了一刹,一刹过后,庭院里的树被风吹得飒飒作响,明明是开春的季节,却像将人带回那个凄风阵阵的冬夜。

李答风对上她含笑的眼睛,无可辩驳,半晌后,指腹再次往下压脉。

“公主这宫寒好转之前不能再饮酒了。”

“连酒都不能喝,人生岂不少一大乐子,宫寒就宫寒吧,不治也行,不就是日子长了怀不上孩子吗,我又不想生。”

“不是生孩子的事,这宫寒若不治好,长此以往会引发更多顽疾。”

“那这样,你入我府给我添点乐子,我便戒了酒,如何?”宝嘉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身体是公主自己的。”

宝嘉收起笑脸:“既然不是你的,你管什么。”

李答风撇开头去,冷静着闭了闭眼,又问:“公主这些年有没有用过伤身的汤药?”

“伤身的汤药?”

“——避子汤药。”

宝嘉笑出声来:“这你诊不出来?”

“在下并非大罗神仙,几年间的事不能悉数靠诊脉知晓。”

“你看那种糟践人的东西我会喝吗?”

“以后也不能喝,比酒更不能喝。”

“以后?多久以后?”宝嘉看着他按在她腕脉上的手指,“是又一个七年以后,等李先生再来给我诊脉,说——你并非大罗神仙,几年间的事不能悉数靠诊脉知晓?”

李答风皱眉看着她,似是想说什么♀([(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几次张嘴又闭上,反反复复,最后一个字也没能出口。

这天过后,李答风日日来公主府,一面给江近月治病,一面给其余八名门客开方,最重要的自然是给宝嘉调理身子。

若知道她这些年从不听太医话,平安脉总是请了与没请一个样,他该在进京第一天就来给她诊脉,至少会有两个月的时日,现在当真是大罗神仙也做不到十日之内根除这样迁延不愈的慢病,只能提前开好方子,嘱托宫里太医跟进她的病情。

李答风焦头烂额,宝嘉却满不在乎,说人生在世,及时行乐,宁肯在酒池肉林里死,也不要靠汤药活。

她这宫寒当然还不至于牵扯到生死大病,可李答风听见这话,额角青筋依然突突直跳。

不知她到底在气他,存心让他走不踏实,还是当真如此作想。

“酒池肉林里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李答风跟她说。

“可我除了酒池肉林,本来也什么都没有啊。”宝嘉理所当然。

话是这么说,看李答风每天在她面前绷着一根弦,好像下一刻弦就要断了的样子,宝嘉心里畅快,还是给了他这面子,戒了十日的酒,喝了十日的汤药。

十日之期,短得像一眨眼,又长得像七年之前,那填得满满当当的一整年。

有些瞬间总觉得好像回到了从前,可又有更多的瞬间会撕裂这种幻觉。

譬如每当如意出现,从前那个会将如意抱进怀里的人,如今却会远远避开,从不与如意打一次照面。

不需要李答风解释,宝嘉也明白为什么☛([(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

当年他走以后,三只小奶猫沉郁了很久,尤其如意病了好大一场。

他知道自己是要再次离开的人,所以在如意早就忘了他、已经有了旁人陪伴的如今,不必再唤起它关于过去的记忆。

在以为她病了,匆匆来公主府那天之前,李答风对她也像对如意一样。

宝嘉早就从姜稚衣口中得知他们将在上元出发回河西,但李答风一直没提,她便想看看他到底准备什么时候提,准备怎么提,所以也从未主动问起。

上元前夕,李答风在公主府忙到入夜,给她的门客们各留下一张方子,而后终于来了她的院子。

宝嘉抱着如意坐在庭院的凉亭,已经等了他许久,见他来了,将怀里的猫交给院子里的婢女。

等婢女将猫抱下去,李答风才拎着医箱走上前来。

“李先生忙完了,照旧让翠眉与我打声招呼就是,怎么还亲自过来了?”宝嘉抬起眼明知故问。

李答风拎着医箱的手稍稍收了收紧,站在她面前静静看了她一会儿:“我来与公主辞行。”

“李先生还真是心志坚定,什么样的温柔乡都留不住你。”宝嘉脸上没什么意外之色,以茶代酒斟了两盏,一盏推向对面,示意他坐。

李答风垂眼默了片刻,在她对面的石凳坐下:“公主后续的药方我已经交代给了徐太医,食疗的方子交代给了翠眉,往后翠眉会盯着公主喝药食疗。”

“我若不愿,翠眉管得住我?”宝嘉笑着转转手中的茶盏,“人呢,是不能什么都要的,又要走,又要走得心安理得,世上哪儿有这么好的事?既然要走就不必交代这些了,你觉得你李答风当真这么招人惦记,能让人十年如一日记着你的交代?”

“一年。”

宝嘉眉梢一挑,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他离开的时日。

过去三年他不曾进京,是因河西爆发战事,战时他这军医自然也跟着将军在最前线参战。眼下既然无战,年关边关守将便要依例进京,他也可随元策回来,所以是一年之期。

宝嘉上下扫视着他:“李先生如今好大的排场,年关进京,正月又走,让人指着这一个月去吃一年的苦药,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有些没做完的事,我得去做完,如果做完以后还留着命——”李答风定定看着她,“我答应公主入府。”

宝嘉像是被逗笑了:“李先生,我府上门客人人以我为先,到了你这儿,你要做的事排第一,你的命排第二,我这公主府只排第三?”

李答风沉默着无从狡辩。

其实元策这些天跟他说过,他要是想留在长安就留,不必再跟他回河西,但他知道元策接下去要做什么。

除掉钟家尚算小事一桩,可钟家背后还有河东范氏和二皇子。

如果因为他的缺席,元策在哪个环节丢了性命——

宝嘉看着李答风眉眼间的挣扎,敛起色来:“跟北羯的仗都打完了,还有什么事要拿命去做?”

李答风抬眼看向对面人。

就算他相信宝嘉,也不能把属于沈家的秘密说出来,这是唯有元策自己才能选择对谁讲的事情。

“对不住。”半晌过去,李答风只答了三个字。

宝嘉搁下茶盏撇开头去。

“行,我不问。”宝嘉喃喃着望向头顶的灯笼,一瞬不眨望了会儿,站起来背过身去,自顾自点了点头,“我不问,你走吧。”

李答风紧紧盯着她的背影,宽袖下的手攥拢成拳,良久后慢慢松开。

“还有样东西要给公主。”

宝嘉没有回头:“什么东西,搁在那儿吧。”

李答风从医箱里取出一个瓷瓶,轻轻搁到石桌上:“不是给公主用的药,是给公主的门客们。”

宝嘉回过头来,疑问道:“你不是给他们一人开了个方子?”

“这是他们都可以用的药。”

宝嘉眨了眨眼:“什么药?”

李答风垂下眼睫看着那个瓷瓶,一句句道:“我知长安权贵通常用鱼肠羊肠做成阴枷避子,但若尺寸不合又或肠衣破损,此法也并非万无一失,公主眼下的身体状况绝不可受孕,若有双重关卡便可放心些。但公主事后喝汤药太伤身体,所以我这些天研制了男子事前可用的避子药,连服七日之后,肾精便可失活,轻易无法再致孕,公主可令他们长期服用。”

宝嘉愣愣看着他,见他面容平静,好像当真只是在以医者的口吻说这些话。

“我还以为……李先生要劝我戒酒之后一并戒了色。”

“房事只要不过度,并不影响公主的身体,这是公主的自由。”李答风将冲撞在胸臆间的浊气往下压,继续平静道,“当然,不能吃了药便不用阴枷,两者都需用上。公主放心,这些药对男子不会造成伤害,停药一阵过后,肾精自可慢慢恢复。”

“哦,”宝嘉干巴巴应了声,“这个我自然相信李先生,不过这药是你刚刚研制,你怎知吃七日起效?”

李答风抬起眼来,对上宝嘉疑问的眼色。

漫长的四目相对里,宝嘉听见他缓缓开口:“我试过了。”

“什么?”

李答风闭了闭眼:“我这些天试过药了,第七日起效。”

宝嘉看着他卧薪尝胆般的神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辛苦李先生了。”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要请进入笑_ィ圭人_小-说。 ,阅读前需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