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9 章(你唱歌,很难听是吧?…)
首页
更新于 22-10-01 22:35:29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林烈影跟王小涵说话的态度一向是这样的,他以自我为中心惯了,周围的人大都捧着他让着他。

因为长得好看,从小身边的人也都对他格外宽容,林烈影是一个没怎么吃过苦头的人。

长到现在,最大的苦头也不过是出道五年依然糊得无声无色,让他在出席活动的时候总要排在别人后面,被人看低。

这是他不知道跳槽的第几个公司了,负责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却没有一个真正发现他的潜力,放着这么大一个宝藏在这,居然无人开掘。

这群人没什么眼光。

他盯向了下家,海豚娱乐的知名经纪人,林京。

林京手上捧红了不少艺人,而且大都是老人翻红。他很擅长在一个艺人身上寻找最有流量的特点,然后推送到观众面前。

林烈影仔细了解他很久了。

至于现在他还留在海星娱乐,一方面是因为当时老板签他过来时对他确实有恩,一方面是,他根本没机会让林京签下自己,也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能打动他。

他有点良心,但不多。

这些天每天在种种选择里动摇烦恼,本就心情不太行,现在还要大老远特地过来见这个几乎没过问过他的事情的尤姐。

感觉自己的时间被浪费了。

不知道尤逸思是要以老板签下他的恩情来要求他继续留在这个摇摇欲坠的公司里,还是劝他大难临头各自飞不要期待公司对他有什么后招。

林烈影的心情很复杂。

“林烈影?”尤逸思背着包大步上前来,平静地喊了他一声。

他抬抬眼皮,抱着胳膊缩在长凳上抬头看她,一脸委顿。

那是一张被女娲精雕细琢的脸,近在眼前的时候会很让人不忍心对他说重话,可惜他近在眼前的是尤逸思。

林烈影看到她时短暂地愣了一下,他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怎么注意过这个尤姐。她居然是这个样子的?还以为是套裙长发浓妆的中年人,没想到穿得这么……

工装?

下一瞬,他感觉自己脖子一紧,卫衣领口猝不及防地被人往上拎了起来!

尤逸思个子高,穿了一双厚底的工装靴之后和一米八多的他没什么差别,甚至看起来比耸肩搭背松垮牛仔裤的林烈影看起来挺拔特别多。

林烈影措手不及地一秒瞪大眼睛,求生的本能让他恐慌地抓住尤逸思的手腕,然后发现这人手他妈跟铁钳子一样根本拉不动。

“我艹,干什么!”林烈影第一次感觉阴影如此逼近自己,面色都狰狞了!

周围的人好像都傻了,一动不敢动地停在原地没有一个人帮他,连王小涵也一脸惊恐。

尤逸思拽着他往办公室里走,声音平淡:“进来。”

随着林烈影挣扎的长腿无法抗拒地消失在关上的门后,工作人员们才呆滞地对视了一眼。

我艹。

好恐怖。

这就是背叛的下场。

工作吧!

尤逸思手一松,把林烈影扔在沙发上,林烈影滑了一下坐到了地上,又手忙脚乱地往后撑着手爬起来。

“你想干什么!”林烈影压着领口仰头崩溃地喊,“不要妄想对我用强的,没用!”

尤逸思根本没听,打断他,说:“就是你不工作的是吗?”

林烈影握着领口傻眼地停下来。

尤逸思走到办公桌后,低头拿起一份整理好的资料,抬头,拿在手上对他示意,“三个月零通告。”

又拿起一份,对他示意,“骂走了六个合作方,黄了四个合同。”

林烈影迟来地反应过来,还没顾得上别的就先梗着脖子强硬道:“那是他们有问题!看不起我,给的条件很恶心!”

尤逸思不搭理他,拿起第三份,抬头道,“公司给你交的社保。”

她拿在手上迅疾地捻着页翻了下,再次抬头看他,单手捏着页脚举起来,抖了下,“五险一金。”

经历过短暂的补课,尤逸思对这些概念已经有了初步认识。

林烈影呆滞地看着她,好半晌才终于撑着沙发往后挪了挪,从她语气的轻重变化里,隐隐感觉到她似乎好像真的很在乎这个五险一金。

林烈影张了张嘴,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就听见尤逸思语气非常慎重,而且冷静地问:“你知道五险一金是多少钱吗?”

林烈影:“……”

什么,你在说什么。

我们他妈的是个娱乐公司。

平常的财务支出,是这个水准吗?

尤逸思手一撒,几份纸堆叠着落在桌面上,她道:“敬业并不难。”

“作为我们公司的员工,就请你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完成你自己的工作,不能有任何无法说服我的借口。”

顿了顿,似乎是觉得以这个人冥顽不灵的水平无法理解她所说的意思,也不能明白这件事的严肃和重要性,尤逸思声音更加冷淡下来,解释了一遍,“在分工合作的流水线里,一个随便撂挑子不敬业的人出现,是可能会丢命的。”

看林烈影彻底被吓傻的样子,须臾后,尤逸思冷然的表情才终于和气下来,说:“坐。”

她自己也在办公桌后坐下来。

面对思想有重大问题的新人工作者,一向都要先告诉其严重性,纠正其观念,再锻炼其方法。

林烈影听到她那一声坐,就跟上学的时候被喊起来答不出问题终于被老师放过了一样,整个人都瞬间松垮下来,在本就坐着的沙发上惊魂未定地往后缩了下。

“看你似乎对现在的负责人很有意见,那么很好,之后的工作就由我来负责。”尤逸思平静地扫了一遍桌上的表格,开口,“你唱歌,很难听是吧?”

她的语气平铺直叙,对林烈影来说却是始料不及前所未有的攻击。

“我难——”

没等他瞪大眼睛问出口,尤逸思就点头继续道:“我了解了,还有跳舞也很难看,是吧?”

林烈影的神情好像刚刚被迫吞了一口屎。

连张栋国都能爬上二楼,这些问题都好解决。尤逸思说:“没有什么技能是不能用学习技巧和紧密的高强度训练锻炼出来的。你除非是嗓子被烫哑了,或者不慎丢失了四肢,特训一段时间,很快就能进步。”

林烈影张开嘴半晌愣是没插上一句完整的话,也不知道怎么谈话节奏就被尤逸思完全掌控了,他甚至只能在此时快要气笑了地接了一句:“那我也太不慎了哈!”

尤逸思皱了皱眉,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脸色平静地说:“不是没可能,很多先例的。”

林烈影:“……”

别说了,再说他怀疑先例是被尤逸思噶掉的。

尤逸思打了个内线电话,把王小涵叫了进来。

胖胖的橘猫青年推门进来后,就有些小心翼翼的,先是看了满脸倔强盯着尤逸思的林烈影一眼,再看向尤逸思,打招呼:“尤姐。”

尤逸思靠在办公椅里,低头有些放空地盯着桌面的纸,一只手横抱在腹前,另一只手肘搭在上面,食指和眼睛平齐,闻声只扬了扬一根手指。

王小涵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尤姐是让他坐,赶紧受宠若惊地坐到了林烈影旁边。

他还不知道尤姐会跟他们说什么,是公布公司的噩耗吗?建议他们走,还是留?

虽说情况并不是很乐观,可王小涵想起宋眠被解决了的那一场乌龙,还是稍稍地心怀了一点侥幸。

海星娱乐虽然说处处透着随意,但这里的工作氛围其实很好,没有什么勾心斗角的纷争,最糟心的也就是艺人本身。

其他同事,对他们这两个后来者还是很友好的,从不像在其他地方一样会看不起他们,或者嘲笑他。

王小涵紧张地等着,都不敢抬头。过了会儿,尤逸思问他:“你知道怎么才能唱好歌吗?”

她竖起来的那只手往下一压,抬起头来,“告诉我,我去训练他。”

“……”王小涵呆了会儿,才眨眨眼睛,呆呆说,“我知道尤姐。”

三秒后,他反应过来,“什么……你去训练他?!”

“训练什么我!?”林烈影怕再不出声自己就被安排了,情绪有点激动,“老板跑了,我们没资源了,公司马上也倒了,还训练这些干什么?”

尤逸思眼也没眨:“这不是还没倒吗?”

“那也快了!”

她点了下头,“那你找好下家了吗?”

这直入灵魂的一击,把整个办公室都搞得沉默下来。半晌,王小涵才徐徐抬头对她尴尬而不失讨好地咧嘴笑了一下又收回来,脚趾抓紧。

谁都知道林烈影在找下家,只不过因为名声太差又已经没什么人气,出不脱手而已,原来尤姐也心知肚明。

最尴尬的还是,他确实没找到。

林烈影那张被基因偏爱的脸上精彩纷呈地露出些表情。

“结了。”尤逸思拍了板,“没找到新东家,还不努力干活,只能重复自己无人问津的命运。”

好半晌过去,终于,林烈影抿了抿嘴唇,还是不甘心地发问:“……你觉得我的长相,在娱乐圈里是什么水平?”

长相?

尤逸思皱起眉,打量了一下,这一下倒把林烈影弄得有点不自在,但还是紧绷着一张脸等她的结论。

“差不多。”她平静地在林烈影心上射了一箭,“相貌这种东西,可以是特色,伪装,优点,但如果是一个人唯一的倚仗,那它带来的一定不是好事。”

“每张脸我看来都差不多,都是承载一个身份的外在包装。”她道,“你想锦上添花,也得有锦才行。”

“好了。”尤逸思不再管他的表情,心平气和地终止话题,“你要是相信自己能改头换面的话,从今天开始,跟着我特训。你要是不相信自己,那也没办法。”

尤逸思看了看消息,顾长青的执行经纪人那边说他正在外地不能赶回来,于是决定先管好眼下这两个人的事。

她说:“宋眠也需要训练,等下过来,你和她一起。”

沉默了半晌的林烈影,终于缓缓抬起了头来,说的却不是这一件事,而是说:“你在pua我。”

尤逸思扬了扬眉稍,还想问什么是pua。

须臾,他掷地有声:

“你怎么知道我吃这一套?”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