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 章(揭棺而起。...)
首页
更新于 22-09-19 00:54:53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小师姐,我将你炼成傀儡,好不好?”

当意识从混沌中苏醒时,姬透听到这道飘忽的声音。

她的神智尤陷于死亡后的混沌之中,并不能正常地思考,却本能地知晓,这声音的主人是她的小师弟。

恍惚间,姬透觉得自己的意识化成这空气中的尘埃,她“看”到自己的身体躺在一具石棺里。

石棺通体灰白色,绘制着血色的不祥符纹。

血符颇为诡异,让人多看一眼,仿佛神魂要被黑色的漩涡吸进,头晕目眩,意识崩溃。

姬透默默地看着躺在石棺里的自己。

惨白僵死的面容,破碎的身躯,白色的衣袂上绽放着大朵大朵的血花,一片污浊。

就像个死人。

不对,她已经死了。

身陨道消,魂归天地,这是修士最终的归属,极少有修仙之人能逃得过这样的宿命。

浑浑噩噩间,姬透好像看到,石棺外面站着她的小师弟。

面容倦怠的俊美少年,如同易碎的琉璃,充满了破碎感,他微微垂首,苍白瘦削的手指轻抚着石棺,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陌生神色。

那是一种病态般的执拗,不惜孤注一掷的疯狂。

“……你变成傀儡,就能永永远远地陪着我了。”

少年的声音不复平日的霜冷孤寒,透着无尽的孤寂与深深的倦意,以及某种无望的破碎。

姬透浑浑噩噩地听着,下意识想要做点什么,身体动弹不得,小师弟的声音变得飘渺萧然,宛然如梦。

她恍惚地想,原来修士死后,还能做梦的吗?

终于,她的意识再次归于沉寂。

**

姬透是被一阵剧烈的打斗声唤醒的。

人类的惨叫声,怪物的嘶吼声,以及物体崩塌时的碰撞声……纷至沓来,这样的动静,连墓中的死人都能被吵醒。

意识苏醒的那一刻,她忍不住皱眉:原来连死后都不得安生吗?

未给她更多的时间思考死后之事,突然周围的空间一阵剧烈晃动,天旋地转,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被甩抛起,狠狠地砸向冰冷的石壁,又被震回去。

她在一个狭小的空间磕来撞去,发出哐哐哐的声音。

光听这声音,就知道磕得有多重。

姬透被撞得晕头转向。

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好像被关在一个狭小黑暗的空间里,身体能活动的地方有限。

刚苏醒,尚且弄不清楚情况,姬透只能选择自救,伸手摸索着周围,在那光滑的石壁中摸到一个冰冷的环,用力将之扣住,稳住自己的身体,同时慢慢地摸索起来。

不过片刻,黑暗之中,她脸上露出一个怪异的神色。

这里……似乎是一口棺材?

她被关在一口棺材里?

外面,有源源不断的声音传入石棺之中。

“燕同归,你这个衰人,你竟然引来一只堕妖?!”一道凄厉的崩溃声响起。

“不是我!我没有!”另一道男声嘶声呐喊,为自己辩解,“分明就是你们引来的,要不是你们追着我不放,制造出那么多动静,它会追过来吗?明知道这里有堕妖,你们竟然还不收敛点,最后怪到我身上……”

这番狡辩气到周围的人。

有人骂道:“就是你这个倒霉催的衰人!谁和你一起行动都会加倍地倒霉,这只堕妖分明就是被你的霉运吸引过来的!”

“正是,一定是你拿了这地宫里的什么东西,才会引来堕妖。”

“我真没有!我进来后就和你们一起行动,怎么可能动这地宫的东西?你们别冤枉我,堕妖听力敏锐,你们进来后如此不知收敛,它们自然听到,会追过来不是正常的吗?不能什么都怪在我身上!”

“如果没有,堕妖为何会追着我们不放?”

“就不能是因为它想吃人吗?堕妖喜欢吃修士的灵肉啊!你们忘记了吗?干嘛都赖在我身上?”

燕同归坚决不承认是自己吸引来这只堕妖。

随行的修士问:“那你说,这堕妖为何紧追不舍?”

燕同归说:“我哪知道?我要是知道,也不会和你们一样被撵得像丧家之犬。”

周围的人并不相信他,认为都是他的狡辩,纷纷大怒。

“丧家之犬说谁呢?”

“燕同归,你这个人族的叛徒!燕家早就应该将你…………”

“早知道应该和他分开走的,就不会遇到堕妖!”

“可恨的燕同归,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和我们走这条路,故意将堕妖吸引过来,好对付咱们!他就是人族的叛徒!”

…………

阵阵喝骂声响起,间或夹杂着怪物刺耳的嚎叫声。

怪物横冲直撞,攻击在场所有的人类,众人只能在这片封闭的空间里四处逃窜。

被堕妖追杀得最狠的要数燕同归,他体内的灵力已经所剩不多,无法再使用术法,被堕妖撵得像条丧家之犬。

身后腥风袭来,燕同归本能地往前一跃,躲到某物后面。

定睛一看,他发现自己此时竟然躲到这间石室中央的那口——绘着诡异血符的石棺后,以石棺作掩护。

这个发现令他浑身一僵。

他们在这黑暗的地宫逃亡时,慌不择路中,也不知道逃到何处。

当他们逃进这间石室时,就着荧荧的壁灯,第一眼便看到石室中央的那口石棺。

这间石室的空间很大,偏偏空荡荡的,倒是显得摆在石室中央的一口石棺颇为醒目,石棺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通体灰白,上面绘着红色的符纹。

那红色很像某种血液。

历来需要用到血液来绘制的符纹,皆具有某种神奇的力量,可升天可堕地,可神圣可不祥。

石棺上的符纹所呈现出来的效果,便是充满妖诡的不祥。

这样的不祥之气,让修士本能地感觉到,这口石棺应该是用来镇压某种不祥凶戾之物,说不定石棺里躺着个比堕妖更可怕的东西。

最好不要轻易碰触这口石棺,以免一个不慎释放出石棺里那恐怖的存在。

是以这群修士逃进来时,皆下意识地避开石棺所在地,被堕妖撵得快断气,也不敢轻易靠近。

这时,堕妖四肢矫健地撞过来,因燕同归躲得太快,堕妖直接撞到石棺,石棺打滑着飞出去。

石棺里的姬透:“……”

石棺从这头横飞而来,撞到前方的石墙,发出轰隆声,石棺恰好卡在两面石墙之间,形成一个三角地带。

燕同归咻地窜过去,就躲在那里。

丈许高的妖物一脑袋撞到石棺上,石棺没有被它撞毁,倒是堕妖狠狠地反弹倒地,脑袋被撞开花,污血飞溅。

燕同归探头见状,不禁倒抽口气。

堕妖是妖兽、灵兽等堕化后的怪物,它们不仅浑身是毒,且身躯仿佛被进一步铸造过,格外坚硬,同级的刀剑法器难伤。

这只堕妖是筑基后期的实力。

它生前应该是这座地宫里的一只筑基期的妖兽,不知何故堕化。

同是筑基修为,堕妖的战斗力比同级的修士和妖兽更甚,因堕妖没有灵智,不知疼痛,术法和武器对它们的伤害有限,对付起来十分困难。

然而,在这个封闭的地宫里,那具绘着诡异血符的石棺,竟然连堕妖都能轻易撞得头破血流。

燕同归瞬间决定,要死守在石棺后,管它是不是有什么危险,保命要紧。

他的决定十分明智。

堕妖缓过来后,没有再疯狂地攻击燕同归,转而攻击地宫里的其他人。

石室里一片混乱。

修士们四处逃窜,这里实力最高的修士只有筑基中期,连一个筑基后期都没有,更不用说就算是筑基后期,也不一定能对付得了同级的堕妖。

已有人朝石室的另一个出口奔去。

然而石室在他们闯进来时,所有的出路已经封死,有人疯狂地拍打着石门,用武器和术法攻击,石门纹丝不动。

众人都绝望了。

绝望之际,堕妖已经朝他们扑过来。

堕妖发出一道尖利的嘶吼,不过须臾便吞噬两个炼气期的修士,恐怖的咀嚼声响起,修士的头颅被堕妖当成点心吃掉,特别喜爱修士的脑髓。

随着越来越多的惨叫声响起,逃进这间石室的修士的数量越来越少。

有筑基修士发现躲在石棺后的燕同归,身体一跃窜进去,同时将燕同归丢了出来。

燕同归:!!!!!

燕同归懵逼地扭头,看到正追赶其他人的堕妖弃了那些人,朝他冲过来。

这只堕妖是一头狼鳞妖兽,拥有狼的形态,身体覆盖着坚硬的鳞片,在它没有堕化之前,狼鳞妖兽的鳞片已是十分坚硬,难以用法器击穿,现在它堕化后,那鳞片更是坚不可摧。

燕同归脸色大变,想也不想,飞身跳到石棺上。

躲在石棺后的修士正要出手将他打飞,燕同归蓄力回击,术法的光亮闪耀,同时堕妖已至,嘭的一声跳上石棺。

在堕妖跳上去时,石棺晃了晃。

无人注意到,石棺上的血符变得黯淡些许,像是被什么吸收一般。

堕妖和燕同归各占据石棺的一边,堕妖再次朝燕同归扑杀。

腥风扑面,属于堕妖的冲天腥气侵袭,燕同归脸色变得苍白无比,狠狠咬牙,脚下蓄力,石棺再次打滑出去。

石棺在偌大的石室滑行,周围的修士赶紧跑开。

站在石棺上的堕妖和燕同归你来我往,石棺成为他们脚下的工具,在周围滑行,打着圈圈,其他修士避让不迭。

石棺里的姬透终于忍无可忍,揭棺而起。

打扰棺材里的死人沉眠是一件很没礼貌的事,难道这些修士不知道吗?!!!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