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 156 章(她是南宫明的女儿。…)
首页
更新于 23-04-12 01:56:15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请进入笑_ィ圭人_紋-壆。 ,阅读前需要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记忆和声音总是断断续续。

时而是陌生又熟悉的宫殿,看不真切面容的脸,许多人的声音让梅良玉逐渐分辨不清。

最后所有的一切都淹没在汹涌的海浪声中,俯瞰在空的意识突然被海浪卷下,陷入冰冷又黑暗的深海中。

梅良玉又一次看见父亲立于海眼中心的那幕。

父亲扔进海眼中的东西也是那么地熟悉。

记忆是如此奇妙。

哪怕他看不清那些人的脸,大脑却知道那是他的父亲、母亲、兄姐。

那些刻在他灵魂深处的记忆被人残忍切割后封印。

这一刻梅良玉对那些记忆和声音感到无比熟悉,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这么多年来积压在他心底最深处的情绪,究竟是愤怒,还是仇恨。

他忽然想起前段时间燕小川说的话:“我以为你不想找回记忆,选择忘记过去,重新开始,你现在的人生……是比以前要好的吧。”

那些人和事,他绝不能忘记。

充满愤怒的仇恨从理智的封印中泄露一角,幽深黑暗的海底似有光亮在明明灭灭,海中再生旋涡,欲要掀起惊涛骇浪。

过去的、未来的记忆都在梅良玉脑海中闪回。

与高天昊在燕都郊外一别,再到太乙云车台下相见。

夜里的五行水场,高天昊闭目垂首与他死别,那瞬间燃烧的大火,模糊了他的视线,在炙热扭曲的烈火中,梅良玉看见站在三千歧路另一端的虞岁。

那时的师妹似乎想要去很远的地方。

她总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角落里,换着不同的笑脸应付不同的人,安静时,目光也只是看向很远的地方,偶尔是思考,偶尔是向往。

从前梅良玉以为师妹的心思很好猜,如今却觉得,从未有人能猜到师妹到底想要什么。

她是南宫明的女儿。

任何人都不应该小瞧南宫明的女儿。

立于悬崖上的冷柔茵和乌怀薇,忽然发现海中的海眼开始消失,骇人的漩涡开始缩小,直到化作一股细小的水流消散在大海中。

到最后,只剩下超过两个海眼融合的超大海眼仍在。

聚集在深渊之海上方的五行之气仍旧处于混乱中,不会散去,也无法被驾驭收服。

此刻已是深夜,星光难入此地,点亮海面的是机关家的船只灯光,宛如掉进海中的落星,疯狂的海浪被镇压,此刻海面平静无波,将所有风暴隐藏在深海之下。

文阳岫站在船只上低头望着海中,没有回头问道:“海下机关城的数山有反应了吗?”

在后方搭建小数山的机关术士闻言答道:“一点反应都没有,这种情况不常见,我怀疑是下边的数山有受损,而且是三座大数山被大面积损坏。”

“通信阵在城中地下,怎么可能受损?”文阳岫不能理解。

负责搭建数山的机关术士只能尽力道:“我们再试试。”

过了一会,负责与灵鸟号联系的人朝文阳岫喊道:“这边有消息了!”

文阳岫直接一步跨到隔壁船上去,刚过去站稳就见平静的海面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波纹,波纹密集又快速,大圈套小圈。

来自深海之下的海螺传音,属于机关术的一种,音浪反射出的水纹中藏着加密的消息。

文阳岫和其他机关术士将海中的水圈波纹解密,得到的消息令人震惊。

海眼从天而降落在北鲲城中?

这可能吗?

那不得把整个北鲲城都给吞了!

文阳岫觉得灵鸟号传回来的消息有些难以理解,心中思虑着,却没耽误事情,马上去找乌怀薇和冷柔茵,告知需要请水舟的人去海下机关城看看。

乌怀薇和冷柔茵站在悬崖高处,正是谁也不理谁的状态,见文阳岫来了,才一同转过视线来。

文阳岫将百里墨传回来的消息告知二人,两人听后却没见太惊讶的样子,乌怀薇仍旧一副笑盈盈的模样:“果然是因为海眼袭击,北鲲城那边才断了联系,海眼怪象这事可得请教咱们尊贵的兵家圣者冷小姐。”

乌怀薇这阴阳怪气的态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冷柔茵早已学会无视。

她没理乌怀薇,朝海面看了看后,冷柔茵对文阳岫说:“第二艘船何时出发?”

文阳岫说:“天亮就可以。”

冷柔茵颔首道:“到时我亲自下去查看。”

“柔茵妹妹,”乌怀薇问,“你一个人去解决得了吗?”yushugu.com

冷柔茵瞥眼看她:“你对我的认知向来浅薄。”

乌怀薇半点不恼,以手背掩嘴轻声笑道:“我是担心你呀柔茵妹妹,那海眼若是吐出了异火把你给烧了可怎么办❂([(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太乙的海水可挡不了那凶猛热情的火焰。”

冷柔茵蹙眉道:“你又怎知那是异火?”

“吞噬五行之气,又无法熄灭,不在大陆的记载之中,称它为'异类之火'似乎也无不妥吧?”乌怀薇说话时眨眼间便来到冷柔茵身后,一手在前圈着她的脖颈,搭在肩上,微微俯身凑近冷柔茵耳畔,带来一阵香风。

乌怀薇朱唇轻启,与冷柔茵轻声耳语:“也许海眼吞的异火越多,吐出来的也越多呢。”

冷柔茵闭目一瞬,抵挡住乌怀薇的魅惑之术,再睁眼时长剑出鞘,旁边的文阳岫都没看见她拔剑的动作,只见漫天剑气呼啸,而乌怀薇的身影飞闪,连连后退。

剑气惊起悬崖上飞沙走石,乌怀薇退至后方崖边刚刚落地站稳,就见迎面而来的白光剑气突然爆裂散开,将悬崖边角击碎,碎石塌陷前,乌怀薇轻笑声跃至空中,消失在星云中。

两人一个在地,一个在天。

乌怀薇的声音自天上传来:“我不过是担心你,柔茵妹妹,你为何生气,还对我动手,这剑气刮的风吹得我脸都疼了。”

文阳岫惊奇地左右看了看,都没瞧见乌怀薇人在哪。

冷柔茵神色淡漠地收剑,转头对文阳岫说:“盯住沐天水墙,只要沐天水墙还在,就不会有海眼靠近机关岛边缘。我回去学院一趟,与其他几位圣者商议,明日一早就来。”

文阳岫听后点头,目送冷柔茵离开。

没一会后,一只柔弱无骨的玉手从后方轻揽住文阳岫的肩膀,吓得他刚想动手,却被对方轻而易举地限制住:“叫你盯着沐天水墙,你盯着她瞧做什么?”

“我这就去!”文阳岫急中生智,沉身弯腰从对方长臂的圈揽中逃脱,御风术跑路。

乌怀薇慢悠悠地收回视线,站在悬崖最前方朝海上看去,神色却有几分深思。

如今太乙二十四圣里,有不少人在水舟做事,忙着研究异火,要将异火彻底赶出玄古大陆。

将异火从玄古大陆抹除自然是好事。

只是这些人仇恨的不止是异火。

至少冷柔茵不是,她恨不得世上所有携带异火的灭世者都去死。

乌怀薇把玩着自己的红绫,垂眸朝海下看去,她才不管太乙的人们是要研究异火,还是想要浮屠塔,此刻她只在乎一件事,那就是把带进太乙的人又送出去。

北鲲城内。

百里墨敲钟后,文阳轴和司徒家的位置都暴露了。

火凤红光指引方向,司徒灵傀下令,只要是司徒家的机关术士,都得放下手头的活,优先去救司徒瑾。

朝着司徒瑾那边去的人是最多的。

其次才是林承海这边。

虞岁听林承海说:“那是寻声金钟,用来探测人体五行之气的,只要这人还活着,就一定能找到。”

“这怎么找?”虞岁纳闷,“敲钟就行吗?”

林承海摆摆手道:“哪有这么简单,得记录这个人的五行之气,原理说起来很复杂,你不听也罢。”

虞岁说:“我可以听。”

“让你师兄跟你说。”林承海给虞岁指了个方向,“咱俩合作到这就行了,接下来分开行动。”

虞岁眼巴巴地望着他,没说话。

林承海瞪眼道:“你这么看着我也没用,刚在船上你不还说散伙吗?现在让你走又不舍得了,你这孩子咋这么缺心眼?”

“我不知道走哪啊。”虞岁苦着脸道,“前辈你看起来对这里非常熟悉,可我是第一次来,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呐!”

林承海又换了个地方指去,说:“那边是东,剩下的能分清吧?”

虞岁摇摇头。

林承海才不管,他又指了指照耀自己的红光说:“等会打起来我可不会手软,说不定连你都打,你是太乙学院的学生,太乙的人就不会对你怎么样♥([(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

“不用担心你的同伴,就算她追过去了,那人也不会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下死手。”

“那文阳轴呢?”虞岁目光担忧地看着他,“前辈保证他不会死吗?”

“当然不会。”林承海不能再耽误时间了,他要去做的事也不方便带着人一起,必须在这里就分开,“上来的时候我帮你算过了,你师兄八成就落北鲲城里了,你往地下走,说不定就能找到他。”

虞岁惊讶道:“您还会算卦?不对,释家还能算卦?”

林承海已经往前走了:“八卦生术大家都会,算个卦有什么?哪个九流术士不会算卦?”

虞岁说:“可大多数都是江湖骗子啊!”

已经走了老远的林承海,忍不住转过身来瞪眼瞧她:“是占卜之术可以了吧?!”

虞岁乖乖站在原地,没有挽留,目送林承海迅速消失在视野中。

她通过五行光核可以看见林承海对北鲲城确实很熟悉,在各种小巷和角落里自由穿梭,似乎是朝着一代金乌的方向赶去。

虞岁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后,若有所思地低头看去。

往地下走吗?

虞岁最初是有些犹豫的,她不确定林承海说的是真话,还是要引开她的说辞,直到她通过五行光核,看见百里墨去了浓烟的中心,看见那些塌陷边缘燃烧的火焰后,眼皮一跳。

有海眼袭击了北鲲城,在北鲲城上吞噬出一个大洞。

控魂能够使她同时接收观察不同五行光核获得的消息,就像一个人拥有了五个大脑十只眼睛,同时也通过光核看见了年秋雁占卜梅良玉下落的一幕。

虞岁这才信了林承海的话,想办法往地下走。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要请进入笑_ィ圭人_小-说。 ,阅读前需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