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后续之九重山(魔尊的小烦恼。...)
首页
更新于 22-09-02 21:38:07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登仙塔一役之后,整个真灵界的修者们都感受到了一种仿佛于来自于头顶之上、苍穹之外的轻松。

仿佛是那无形的束缚终于消失,他们真正的得到了自由一般。

而或许是因为真的没有了来自上界的灵力压榨、或许是正如那位擅长于卜算的修者大能所言的真灵界即将万年大兴、反正在登仙塔一役之后,真灵界的修者几乎是在你追我赶一般的升级进阶。

若是在整个真灵界的上空俯瞰,就能够看到时不时聚集的劫云,也是一种难得又神奇的景象了。

然后最近魔尊大人有点烦——

首先是九重山上莫名其妙的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原本他作为真人界最大的魔头是人人避之不及、而那些正道修者则是人人都把他当做假想敌恨不得追着攻击的存在。

但在登仙塔倒了之后那些正道的修者们就跟吃错了药似的一个一个的跑到九重山上来打卡找事。

今天这个门派过来给他送点东西、明天那个势力路过要向他问好、后天还有修真界的老东西腾云驾雾的过来要跟他论道论心论短长,搞得好像他们关系很好都非常熟似的!!!

好个屁!熟个鬼!!

当年这些人多多少少都参与了对他的追杀,而等他堕魔实力大增之后也几乎挨个的上门打过他们的脸、抢过他们的宝贝。

明明已经是老死不相往来、互相看不顺眼的对头了,就不要在这里虚假无效的套关系了好吗?

奈何以前的魔尊人人都怕。

正道大能们也害怕这魔尊一不小心就来个灭世之战。

但现在的魔尊大家都知道他本质上还是那位曾经最优秀的如玉公子一般,再加上有特别会社交、在整个真灵界人缘又特别好的魔妃在,谁再说魔尊是个大魔头他们整个真灵界都是不承认的!!

所以九重山就变得越来越热闹、越来越多的修者聚集过来,要么想要互相讨论要么就想要沟通有无,顺带再看一看最有可能在百年内登仙成功的魔尊和魔妃的英姿,说不定哪一天就让他们赶上了他们直接飞升的极为珍贵的画面呢?

而且,就算看不到直接飞升的画面,偶遇魔尊和魔妃恩爱的画面也很有意思啊!!

对,这就是让魔尊大人觉得有点儿烦的第二件事了——

他的爱妃在重回九重山并且彻底拥有了人形和超高战斗力之后,终于开始发挥她百分之百的……力量,开始做她以前在大白鹅子时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了。

比如她在回来之后就直接把兽百万给一拳打进了星月湖,理由是这家伙在最早的时候竟然嘲笑她弱鸡。

然后,她就毫无顾忌的在整个九重山上上蹿下跳溜达来溜达去,每一个死角都不放过、再也没有隐卫能够阻止她的脚步了。

再然后,她开始往九重山的珍兽园里开宴席,邀请那四百位他们一起同甘共苦过的修者来论道顺带切磋武艺,然后这样论着论着切磋着切磋着……

就引来了越来越多的修者和大能,以至于直接开启了后来真灵界最重要的论道大会“九重山论道”。

魔尊大人坐在他重新出现在九重山最顶峰的凌霄阁屋顶,旁边就是和他一起同样或者下把沉思的兽百万。

莫不闲:“本尊有点难以置信。”

兽百万:“呵呵,谁不是呢。”

莫不闲:“这九重山上明明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多了一个人而已。怎么就……好像变了个样子?”

兽百万听到这话忽然就笑了起来仿佛幸灾乐祸似的:“你有什么不明白,还不是因为你有了老婆!”

然后这个曾经莫家山庄的第一家宠用特别老练过来人的语气道:“当年咱们莫家夫人在的时候,也这么热闹呢。”

老爷是个冷漠的冰山,面冷心热却往往说不出来,以至于哪怕是做了很多好事也总是被人误会。

后来夫人嫁进来以后,老爷的风评一下子就好了起来,夫人其实也没做什么,只是也特别喜欢开宴会而已。

不过,唔,大概那个鹅狗鼠狐虾绯,只是之前在九重山上憋得狠了,现在在放飞自我呢。

“放心吧,她已经呼朋唤友一个多月、孔雀秃驴哈士奇还有那只空间鼠都被她请过一轮了,大概从明天开始九重山就能恢复平静了。”

魔尊大人叹了口气。

“可她总是拉我陪她打架还有逛街。”

魔尊大人当然不会拒绝心尖爱妃的任何要求,但……每天和七彩琉璃虾打架又要控制力度不能上爱妃分毫又不能显得自己太弱太水被爱妃打到,真的是特别劳心劳力啊!!

还有逛街什么的,明明在雪花白鹅的时候逛街还是一种乐趣,为什么变成了琉璃虾的时候,逛街就变成了另一种战斗?!

魔尊大人每天都得怀念一下那曾经的小可爱。

兽百万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知足吧你,钟老头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至少她没有拉你去生崽崽对不对?我已经听到好几次钟老头变着法儿劝她,给你们俩办结亲大典、或者让你们两个赶紧翻来翻去生个小崽崽了!”

魔尊大人的淡定在这一瞬间差点儿全崩掉,他耳朵通红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

“这个钟叔!怎么、怎么!”

怎么能这么直白地说这种事呢!

而且,结亲大典什么的,当然得他自己去说啊!

唔,这一个月忙的过了,让他都快忘了这最重要的事情了呢。

刚好那些人不是特别喜欢来九重山凑热闹吗?

那就再凑一次大热闹好了。

想到这里,刚刚还有点儿心烦的魔尊大人脸上便露出了一个极温和的笑。

这时候的他哪还有半分的觉得琉璃虾不好?只要是他的云绯,只要想到日后他都会和云绯在一起神魂相连生死与共,便觉得满心都是灿烂与蜜糖。

嗯,那就今晚,准备上他能找到的最好的礼物,去向他心爱的女子求一个永结同心罢。

魔尊脸上便带上了甜蜜的笑容。

然而在晚上的时候,他却先被他心爱的女子给拉到了星月湖中。

此时夜黑风高,像极了他第一次对着司云绯疯狂入魔的那一晚。

莫不闲在被司云绯拉入星月湖中的时候就微微一愣。

回过神来后他便心中有些发沉。

云绯在重回九重山之后把九重山上的小憋屈全都发泄了出来。

但,给她最大的恐惧和压制的人,却是他。

一瞬间,莫不闲有些心慌。甚至想要瞬间逃离这里。

他已经备上了他最好的礼物想要求娶他最想要的珍宝。

可现在,他却忍不住想到最糟糕的结果和最恐怖的画面。

但莫不闲最终还是没离开。

离开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如果云绯……无论云绯之后要怎样对他,他都能接受。

但他绝不会让她离开。

莫不闲变得沉默,等着心上的珍宝对他的审判。

然后他听到了那他最喜欢的清亮悦耳的声音。

“你还记得这里吗?”

“……”

“那也是个完全没有月亮的夜晚啊。”

“……”

“那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特别凶残、疯狂、恐怖的你。”

莫不闲微微闭上双眼,他想要说那是因为他受制于噬灭魔气,他本性并不想要杀戮也并不想伤害她和任何生命。

但他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因为伤害已经造成,任何解释都显得苍白。

可他还是不会放她离开的。

绝不。

然后莫不闲就忽然感到脸庞被微凉的手指轻轻的抚上。

他身体猛地一震,豁然睁眼。

对上的便是一双哪怕没有夜色都相当明亮的、弯起的笑眼。

“那时候我真觉得你是个大魔头。所以后来总是叫你大魔头啦。”

莫不闲抿了抿唇:“我本就是个魔头。”

司云绯认真摇头:“才不是。”

“你是心性特别坚定的勇者、是特别温柔的公子、也是特别善解绯意的莫不闲。”

“以后我都不喊你大魔头啦,就喊你阿闲。司云绯的阿闲。”

莫不闲微微呆愣了几秒,而后他站在只有星光落下的湖面之上,露出了最温柔和释然的笑容。

他从未觉得自己的名字像今夜此时一般动听美好。

“嗯,以后阿闲是云绯的阿闲。”

“云绯也是阿闲的云绯。”

然后阿闲就从他怀中拿出了那颗已经被他神魂炼化的芥子空间的空间灵种,珍重而小心地碰到了他的云绯面前。

“所以,云绯,这是阿闲所有的家当了。”

“你愿意和阿闲一起或问鼎大道、或逍遥世间、总之无论前路是哪一条,你愿意和阿闲一起走吗?”

司云绯看着那颗在夜色中如星辰一般明亮的礼物灵种,看着男人也盛满了星星的双眼,原本轻抚着他面颊的手向下一滑一拉、直接抓住他的领子就把人往下拉。

“当然要一起啊!”

在他们的唇齿相接之前,他听到了心上人动听至极的声音。

而他那历经了痛苦迷惘愤怒的心,也终于在此时柔软地开出了花。

唔!

在这个时候,还是琉璃虾族更好啊!

于是第二日清晨,九重山发出九重山令,诚邀所有真灵界友人和大能三月之后参加魔尊和魔妃的结亲大典。

真灵界瞬间便为此而……热闹了起来。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