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87章 被放在心上,迟来的
首页
更新于 22-11-28 20:59:26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付长康动作很快,隔天就分几笔把四个亿打到付阮的私人账户里,付阮向来不太在意卡里有多少钱,因为从小到大就没缺过钱。

现在涨到市值上亿的房子,几千万的车,大几百万的表,付长康都会送给她,曾几何时,付阮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即便没了很多,可她还有付长康。

看着账户里的钱,付阮心底百味杂陈,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伸手从付长康要钱,他依旧慷慨,可她却体验不到丝毫快乐,有的,只是无尽的不安感,她不确定这钱的来源,是来自付长康,还是付长毅。

邢城项目还在保密阶段,付阮把沈全真喊出来,两人单独坐在包间里,付阮简单结说,而后道:“我不方便用自己的名字注册公司,醒哥也麻烦,用你的名义开,你每年的红利从我这里出。”

沈全真丝毫不意外:“大头和乔旌南都跟我说了。”

付阮眼露诧色,沈全真:“乔旌南说有赚钱的买卖,让我有闲钱就跟着投点儿,大头说你这几天会找我,大概率会以我的名义注册公司,还真叫他猜对了。”

付阮没想到,兜了一圈,所有人都知道,尤其蒋承霖,竟然预判她的预判。

片刻走神,付阮说:“十个亿的盘,我占四成,你想投多少,从我这出。”

沈全真:“我爸妈一人给我存了五千万,我拿个五千出来,大头说占比从他那出,算他给报的公司注册费。”

付阮淡定喝茶:“不从他那走,你拿五千,我拿三千五。”

沈全真:“你俩怎么还分上彼此了?”

付阮:“乔旌南让你从他那走,你也没同意吧?”

沈全真当即撇了下嘴,几秒后道:“他问我有没有闲钱,我正在算哪些钱能拿出来,丫生怕我没钱刺激到我,赶忙说算他的,问我想投多少,他给我出,拿我当抢劫的了?”

付阮一言概之:“他是生怕有好事把你落下。”

沈全真自然知道好歹:“他就差直接往我兜里塞钱了,小时候总觉得提钱俗,谁跟我提钱我跟谁翻脸,现在才知道那句话的真谛,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如果一个人在赚钱的时候还能想起你,那就烧高香吧。”

付阮和沈全真,一个心里感慨,一个嘴上感叹,她们都是不缺钱的人,她们只是希望被人挂在心上。

从夜城回来到现在,两人都很忙,难得有机会坐下闲聊,沈全真问:“付兆深回来,大头私下没矫情吧?”

付阮:“你不提我差点忘了这个人。”

沈全真多少有点唏嘘:“人很很重,认识的时间更重要。”顿了顿:“你想没想过,如果当初你直接跟大头在一起会怎么样?”

付阮没避讳,直言道:“想过,不是他把我气死,就是我把他打死,每天在鸡飞狗跳和鸡犬不宁之间徘徊。”

沈全真想到那副‘你追我赶’的画面,登时笑出声,笑着笑着,脸上笑容变淡:“怪不得我爸说,人总得自己走过弯路,才知道什么叫正道。”

人和人之间合不合适,也得亲自试过才知道,尤其是那种当年不合适,可是兜兜转转又碰到,没准就合适了。

付阮问:“乔旌南最近怎么样?”

乔旌南搬到长康工作,就在沈全真办公室隔壁,他们在楼下,付阮平时看不见。

沈全真闻言,悻悻道:“可把那帮新来的小姑娘晃够呛,原来业务就不怎么样,现在三心二意,更差了。”

付阮忍俊不禁:“要不全开了,都换成男的。”

提起男的,沈全真更来气:“你见过一帮男职员,无论老少,没事儿就往乔旌南办公室里窜吗?年纪大的进去表达喜爱,年纪小的进去表达崇拜,我真怀疑设计部到底谁是老大。”

付阮调侃:“男的进去总比女的进去强。”

沈全真眼睛一瞪,脱口而出:“她们敢!”说完怕付阮误会,解释道:“我不是怕她们对乔旌南有意思,爱有没有,我主要不想助长歪风邪气,等乔旌南一回自己公司,背地里嘀咕,长康设计部都是一群花痴,我脸往哪儿放?”

付阮点头:“确实。”

沈全真蹙眉:“你少敷衍我!”她话锋一转:“乔旌南在我眼皮子底下都这样,你就一点儿都不担心大头?”

付阮:“你怕他劈腿?”

沈全真:“劈腿倒不至于,他也不敢,但以我对你的了解,其他女人多看大头几眼,你心里都恨不能把别人眼珠子抠出来吧?”

付阮淡定:“没那么夸张,分怎么看,第一眼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第二眼是确定自己没看错,看清了好跟姐妹八卦;第三眼就过分了吧?别人的东西,看什么看?”

沈全真:“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有道德,有些人就是喜欢别人的东西。”

付阮脸上没什么变化,只是轻飘飘的问了句:“我看起来不是好惹的样子吧?”

沈全真认真看了看付阮的脸,随即点头:“嗯,色字头上一把刀,想觊觎大头之前,还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够不够你切的。”

付阮镇定喝茶,打从她跟蒋承霖公开在一起之后,除了曹雨杉那事,蒋承霖连捕风捉影的花边新闻都没有,当然一方面是蒋承霖做得好,但不可否认,付阮也是恶名在外,谁想跟她抢东西。

同样的,以前付阮身边也有一些跃跃欲试的勇士,可自打知道她跟蒋承霖在一起后,现在她身边消停得很,一些人嘴上喊她四小姐,但眼神分明在看蒋太太。

别人谈恋爱,两方花边不断,付阮和蒋承霖谈恋爱,生生谈出了一种恶有恶抱,生人勿近,百年好合的既视感。

付阮想蒋承霖了,不知道他在干嘛。

……

蒋承霖在开会,手机静音放在桌上,中途进来一条短信,许多发来的,如果不是急事,他不会发短信,蒋承霖拿起手机一看。

许多:【四哥,宋正侨说了,是付长康给他钱,让他挑唆付家和戚家。】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