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先后问剑白玉京
首页
更新于 23-06-10 00:55:09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请进入笑_ィ圭人_紋-壆。 ,阅读前需要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竹屋与廊道一墙之隔,别有洞天。

屋内宛如一座浩瀚无垠的太虚境界,陈平安闭目养神,盘腿而坐,身前悬停着一件破损严重的鲜红法袍,还有两截断剑。

这就是陈平安跟马苦玄一场生死战,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那件陈平安跻身仙人境之时,“仙蜕”而成的法袍上边,许多颜色各异且深浅不一的“篆文”,蠢蠢欲动,似想冲破牢笼。

这些昔年在牢狱被缝衣人捻芯,以秘术缝在陈平安身上的大妖真名,编织在一起,有如一大片有根之浮萍,轻轻随水摇曳。

而这些浮萍的根?所在,便是与半座剑气长城合道的陈平安。

妖族文字的色泽越深,扯出的法袍水文涟漪越大,不是飞升,便是仙人。

至于玉璞境妖族的真名,老老实实趴着去。任凭那些嵌入法袍的文字“水草”如何挣扎,依旧动弹不得。

陈平安已是仙人境,除非它们获得大机缘,便破不开这层大道显化之一的无形屏障。

这种虚无缥缈的束缚,会以类似道痕的方式,一直存在。不是说有了这种束缚,存在着这层“天门关隘”,陈平安就可以直接决定大妖在修道路上的破境与否,但是陈平安至少可以凭借这些真名的力度,来推断出妖族修

士当下的境界高低,修为深浅,甚至是资质的好坏。

这大概也算是陈平安“合道”半座剑气长城的辛苦报酬。一个双眸粹然金色的白衣陈平安,头戴道冠,从极远处飘荡而返,道冠的样式,大概是见过了扶摇洲“新飞升”虚君王甲的那顶金冠,他头上这顶,也从莲花冠变

成了更为僭越的样式,还取了个名字,“玉京山”。

陈平安给予了对方一定限度的自由,主要是负责为丁道士护道和观道。

陈平安真身没有睁眼,微微皱眉道:“才是刚刚斩开鸿蒙,初辟天地的起步阶段,你还远远没有到可以偷懒的时候吧。”

道冠陈平安蹲在那把断剑夜游旁边,“万事开头难这句老话,在这里又不适用。放心,论做人,我没资格说什么♀([(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但是要说做事,肯定比你更靠谱些。”

陈平安没说什么♀([(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

道冠陈平安笑道:“纯粹武夫的九境十境之间,需要撞天门。同理,今日蛮荒之仙人玉璞,承载真名者,它们未来证道飞升,也需要与你通个气,打声招呼。”

陈平安说道:“在牢狱内,我曾问过捻芯,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发挥实质性作用,捻芯的回答是飞升境。”

那会儿,陈平安觉得自己距离飞升境,太过遥远了。

跻身了飞升境,就可以在道路上,绊它们一跤了。

这种局面,有点类似某位鬼祟十四境,强行打断了陈平安的三次炼剑,连帮忙护道的白景都只能干瞪眼。

那种鬼蜮伎俩,杀不了体魄坚韧、神魂稳固的陈平安,也能恶心到好不容易▁『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闭关一次就到处碰壁的陈平安。

关键是陈平安还不确定,对方有无第四次。这就是必须千日防贼的腻歪了。

道冠陈平安气恼道:“你怎么连这种无足轻重的琐碎记忆都给我剥离了?”

陈平安双手叠放在腹部,呼吸绵长,每一次吐纳,无垠太虚中便会添补出现一条绚烂的璀璨星河,同时又有一大片如海星辰消失殆尽,循环往复,生灭不息。道冠陈平安坐在被他临时拼凑在一起的长剑上,“哪天跻身飞升境了,至多就是有点意思,也没什么大意义。最多就是偷摸下个绊子,遥遥施展手段,扰乱心神,

拖延某位妖族修士的闭关,还要担心一个不小心⑩([(Xiao jia ren.com)])『来[笑*佳⑩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反而会成为帮助它们砥砺道心的‘好事’,岂不是倒灶。”

“所以说啊,只有等你成为一位十四境,才会变得既有意思,又有意义。”“这个说法,好像也未必准确,咱们能否成为飞升境,都要先看看这场观道的效果,需要丁道士帮着我们验证这门飞升法的可行不可行。合道一事,猴年马月呐,天晓得那会儿的数座天下,是怎么个格局,百年之后,毕竟连十四境修士都不太值钱啦,数座天下,可能都被打崩啦,也可能太平无事了?可别咱们辛辛苦苦合

了道,桌上的那盘黄花菜都凉喽。”

陈平安置若罔闻。

道冠陈平安抖了抖袖子,抬起胳膊,双指并拢,朝那破碎法袍上边的一个大妖真名,遥遥一指。

那位仙人境妖族的真名便被轻轻压下,如人伏地不起,鲜红法袍凹陷一处。

蛮荒天下那边,一位正在自家道场觥筹交错宴饮贵客的大妖仙君,霎时间气闷不已,道心一震。

它立即下令开启护山大阵,毫不犹豫祭出两件半仙兵本命物,施展神通,以法相姿态,仔细巡视辖境。

好好一场高朋满座的酒宴,被搞得鸡飞狗跳,那位仙君都开始亲自盘查有无奸细藏匿筵席中了。

道冠陈平安微笑道:“只要跻身了十四境,哪怕隔了一座天下,飞升之下,依旧点杀。”“何况有我帮忙,以后要找出飞升境的行踪,就很简单了。你不是很向往剑气长城昔年‘私剑’的风采吗,我们当然也可以学,偷摸去了蛮荒那边,沿途斩杀上五境

,十四境之下,连同飞升在内,一路杀穿,一杀杀一堆。”

陈平安依旧闭眼,淡然道:“不过是吃了个西瓜,就把你给吃膨胀了?”

道冠陈平安一时语噎,闷了半天,双手抱住后脑勺,晃了晃头顶的道冠,自嘲道:“对自己够狠的。”

陈平安微笑道:“搞反了吧,我这个人,一向宽于待己严于律人。”

道冠陈平安想要回了。那部为丁道士精心编撰的一部少年书,序文和开篇,相当不错的。

不曾想陈平安睁眼说道:“闲着也是闲着,帮忙做两件正经事。”

心意相通,白衣道冠者自然是避无可避,逃无可逃,只得跳下那把断剑,一挥袖子。

太虚境界中出现了一尊巍峨法相,衬托得两个陈平安身形小如芥子。

那尊法相的头发,指甲,肌肤,血肉,筋脉,都被一一祛除,只余下一架白骨和无数条经络,以及作为衔接点的“气府”。这类“挂像”星象天相图,陈平安展露过两次,一次是为关门弟子赵树下,指点拳法,教他如何以一口纯粹真气,如火龙走水,用一种更直观的方式,既称武道,

那么道路何在?为赵树下解释到底是怎么一个来龙去脉。一次是在莲藕福地的大木观,为那些本土炼气士和武夫们传道,等于是为他们双方都打开了一幅壮丽无比的山河画卷,再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井底境地,不管是习武还是炼气,可以少走许多弯路。在当时福地炼气士眼中,对于人身气府的数量,是各有猜测和探索的,孙琬琰这种修道资质不错的,也只敢往三四百个这个

数字上边靠,但是当时陈山主抖搂出来的那幅挂像,人身气府,星罗棋布,气象森严,竟然多达千余个之多!

道冠陈平安仰头望向那尊身内金光点点的法相,“人身小天地,每座气府,既是渡口,又是道场。”

他抬起袖子,指指点点,“你也没闲着嘛,金精铜钱还可以这么用?每一颗金精铜钱,都是一艘抛锚停泊的泛海符舟?”

原来这幅形象图的气府数量,要比之前公开的两幅挂像,明显数量更多,至少要多出四百余处。

而陈平安提升飞剑井中月品秩所需数量,根据郑居中的推衍,恰好就是不多不少的一千五百颗。

扶摇洲老飞升,杨千古说他是个鬼,也怕郑居中。确实,这种敬畏,一点都不多余。

“邻居王朱故意劈砍作废品,留下来送给你的那件木人,这是你第一次接触人身穴位。当年钥匙是宋集薪丢的,木人却是稚圭留的。你有两个别扭的好邻居啊。”

“游历路上,有意购买山下市井的各类医书,配合一路搜集而来山上道书秘籍,将自知的气府数量,逐渐累积到七百个。”“通过翻看避暑行宫的秘档,浏览文庙功德林里边的珍藏书籍,详细记下那些已经被前辈炼气士验证为‘鸡肋’的秘境,或是因为许多仙府门派视为不传之秘,而失

传的,又有大收获。其实到这一步,你就已经得到了将近一千六十个气府的准确标识。对不对?”

“陆沉暂借道法,你便开掘自身天地,分别作证和否定了那些‘鸡肋’,又有额外数量上的裨益。再加上与她同游天外。”

“就是这个足可自夸一番的成果了。估计就算是于玄知道了✡『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又要一惊一乍,多说一声陈道友。”“说好的以诚待人呢,不愿与孙琬琰他们给出所有气府所在,也就罢了,毕竟是外人,他们知道太多,反而不美,以后等到他们走出福地,在外游历就是个不小的

变数。只是为何连关门弟子赵树下都骗?”

说到这里,道冠陈平安叹了口气,“何必自欺,刻意遗忘,一句‘我与我周旋久’,就真要分出两个我吗?怨不得陈清流一个旁观者,要说你是个可怜人了。”

陈平安说道:“这么话痨。”头戴道冠者笑道:“你本来就是个话痨。曾经一山喃喃自语,群山不作回响罢了。嗓音就会越来越低,心声越老越小。相信我,若是年少时一直有人相伴,陪你走

夜路,你就是个会让那人一定会觉得烦的话痨。”

陈平安对此一笑置之,起身仰头望向那尊高如大岳的缥缈法相,一千五百颗熠熠生辉如星辰的金精铜钱,分镇一座人身气府。

其中搁放有大炼之物的五座本命气府,景象清晰,历历在目。

在这之外,更有大千气象。

不过另外一件正经事,相对比❙([(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较有趣。

陈平安让道冠者在心相天地之内,捣鼓出了一真一假两位“陈平安”。

真的,便是此时此刻的陈平安,那个假的,则是被去掉符?手段的陈平安。

双方对垒,捉对厮杀一场。毫无悬念,前者胜出,赢了次一等真迹。

陈平安摇摇头,犹不满意,打算让双方实力变得更加悬殊,“再去掉所有法宝外物,消除所有与之相关的术法神通记忆。”

前者以碾压姿态,轻松打杀了后者,赢了那个几如赝品的陈平安。

陈平安继续说道:“再去掉后者的武夫身份。”

道冠者摇摇头,无奈道:“没意义的。”

陈平安思量片刻,说道:“那就各自去掉一半,只保留剑修和武夫身份,以纯粹对纯粹。”

道冠者笑道:“这才对嘛。”

陈平安一边凝神观战,一边从袖中摸出一件宝物,是从仙人韩玉树手上得来的一把幽绿法刀,此物极有来历,是万瑶宗开山祖师得自青霞洞天。

道冠者瞥了眼那把韩玉树都无法将其大炼的法刀,察觉到真身的某个心念,好奇问道:“不至于吧?”

陈平安说道:“至于。总要试试看才知道成与不成。”

道冠者提醒道:“一旦选择了要走这条路作为关键的合道辅佐手段,耗时耗力耗钱耗神不说,没有回头路的。一旦不成,损失太大了。”

陈平安脸上有笑意,眉眼飞扬,“这条路上,循序渐进,不断修正,万一成了呢?真若不成,就当过年放了一大串爆竹!”

道冠者伸手揉了揉脸颊,“这也太奢侈了点。”

有朝一日,当合道契机来到,一座自身小天地之内。

天地人物齐鸣,人间炸响春雷。

道冠者也笑了起来,“只是想一想,就觉得十分快意。那就去他娘的成与不成,老子都不管了!”

陈平安神色恢复如常,淡然道:“道者当有此心。”当年在牢狱内,跟那会儿还喜欢自称“霜降”的白发童子,双方作了一笔总价是一颗谷雨钱的买卖,只要白发童子能凭本事从自己这边赚到十颗小暑钱,陈平安就

愿意帮忙在老大剑仙那边缓颊一二,白发童子就有机会恢复自由身。

从隐官老祖这边赚走的其中一颗小暑钱,白发童子就是帮陈平安找出与十座本命气府大道牵引的六座储君之山。

当时陈平安即将破境跻身洞府境,终于有机会成为一位心心念念的“中五境神仙”了。白发童子便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趁热打铁,开府之际,天地灵气倒灌人身,陈平安的一粒心神,恰好能够以玄之又玄的“刻舟求剑”之法,确定那六座储君山头

的准确所在。

更早之前,跟陆台一起游历桐叶洲的时候,陆台就为陈平安这个门外汉,说了好些山上内幕、修行门道。

修道之人的大炼本命物,其实并不是越多越好的。有资格追求那种“多多益善”境界的,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地材”都没资格说这个,只有那种“天材”才可以。

若说修道之人,都可算老天爷赏饭吃的幸运儿,那么他陆台所谓的天材,就不是老天爷给了一只碗,而是直接送了一口大锅,一张饭桌。

而这种看遍天下也不多的人物,远在天边,中土神洲有个耍符?的,皑皑洲有个姓韦的,至于近在眼前的,巧了,就有两位。

当时陈平安看着那个满脸戏谑笑意的家伙,觉得陆台是傻子说傻话,自然没当真。

道冠者说道:“陆台他们几个,现身剑气长城了,人数不多,屈指可数,但是队伍之中,就有与五彩天下元宵一样的存在。”

陈平安笑道:“自顾不暇,不去管了。”

道冠者说道:“丁道士那本书,马上要翻篇进入第二章节了。”陈平安说道:“一个流散在市井坊间的天潢贵胄,历经坎坷,受尽白眼,遇到了个异人,对少年青眼相加,开始走上修道之路,你自己说说看,这个开篇,俗不俗

?”

道冠者学真身语气唉了一声,说道:“大俗就是大雅,我觉得这个故事的开头,很爽啊。”

陈平安看了眼道冠者。后者坚持己见。

陈平安只得退让一步,说道:“加入我与香童的那些山水游历,记得情节转折,别太生硬了,最终显得主人公太主人公。”

道冠者满脸错愕道:“连自己的书都抄?不太好吧,显得学力不够,才情不足啊。”

陈平安默不作声,重新盯着那尊法相,心中有了个决断。

道冠者只好举起双手,“各自忙去?”

陈平安点点头,重新落座,闭目养神,双手叠放,拇指相抵。

并未撤去那尊法相。

“居山修道”者,岁月悠悠,幽思万千,不知山外日升月落天气变迁。

按照白发童子的说法,人身三百五十六个窍穴,就等同于三百六十五座现成的洞天福地。是一个人从娘胎带来的。

这就是世间精怪之属,为何都要修炼人形的根源。

所以陈平安先前在马府,与余时务,才会有那一番发自肺腑的感慨,我辈人身难得,人身难再得。那会儿在牢狱内,让捻芯缝制真名,陈平安境界低微,开辟府邸数量极其有限,开府只有十窍,当时五行本命物,各占去一座,多出两把笼中雀和井底月本命飞剑,始终无法炼制为本命物的初一和十五两把飞剑,肯定也得有个栖息之地,再加上仿剑松针、咳雷必须共聚一府,那会儿陈平安根本没有多余的气府来搁置它

们,就更别提中炼了。

当年有这个开窍规模,还要归功于少年时得到的那三缕剑气,早早帮忙开山建府的缘故。

否则陈平安只会更加捉襟见肘,无从下手。

至于将某些身外物的灵器法宝,大炼为本命物,陈平安想都没想过。山上炼物,不得花钱啊。老子没钱!何况也不是所有灵宝都适合中炼、大炼的,历史上经常有那对着一件仙兵干瞪眼数百年的大修士,始终不得其法,或是无法破开层层禁制,或是人与至宝大道不

相契合,只能割爱,传给某位嫡传或是自家徒孙。

今时不同往日。

等到道冠者这天再次赶来此地游览景象,啧啧称奇。不愧是自己,真是大手笔。

眼中所见,既高且深。找寻出来的十座储君之山,都被陈平安真身炼化了本命物,调兵谴将一般,坐镇府邸,与那五行本命物刚好搭配,有“一主二从”之属,前者对后者有赏赐之例,

后者与前者有朝贡供奉之责。

从北俱芦洲恨剑山那边购买而来的仿剑,都被陈平安炼制了。不是小炼,直接越过中炼一层,大炼为与大道戚戚相关的本命物!

此外还有峥嵘宗妖族剑修的一把本命飞剑“”。白发童子送给他一把刻有“渎”字的短剑。

气府的数量,道场的质量,我都要。

贪多嚼不烂?在仙人一境,陈平安要反其道行之。

很野修!

陈平安没有理会道冠者的到来,依旧道人尸坐。

如神灵在龛。

所有方寸物和咫尺物都被放在了脚边。

显而易见,炼物一道,真身才起了个头。

从“背井离乡”的包袱斋,到“见好就收”的隐官大人,再到陈剑仙,这辈子远游和修道生涯,还是攒下些家当的。

道冠者双手负后,缓缓踱步,一直仰着头看那法相。

只见那本命水府内,一枚水字印,缓缓旋转,下有幽幽深潭,影影倬倬,似有蛟龙游曳。府内有三面墙壁,一众水神、水仙栩栩如生。

另外一处本命气府内,在那山祠之巅,建造有一座晶莹剔透的仿白玉京宝塔,道气宏大。

一处白雾茫茫的深邃气府之中,矗立有一杆剑仙幡子,猎猎作响,宝光灿烂。

新开辟出的一座气府内,一支浮游不定的白玉灵芝,拖曳出虹光。

一颗蕴藉雷法真意、自成雷局天地的六面印,悬在高空,电闪雷鸣,如一尊神灵同时驱使千百条金色长鞭,不断鞭笞和夯实整座气府大地。

还有好些品秩高低不一的法袍,也被炼制,有大如天幕的,也有覆盖山河的,低一些品秩的,便如一片云海作蜉蝣天地间。

杨老头曾有一问,你陈平安,吃饱了吗?

答案是没有。

――――

柴芜是魏羡的徒弟,魏羡有官瘾,跟着大骊铁骑去了蛮荒天下,积攒军功去了,就把小姑娘留在了这边。

由于魏海量说她的资质,跟自己的酒量一样好,这让柴芜对自己的习武天赋,比较有数了。

再加上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让柴芜更有数了。

那位充满传奇色彩的陈山主,据说连自己的开山弟子都不如何教拳,更别提帮人传道了。可就是这么一位从不轻易出手指点他人修行的陈山主,竟然亲自为她传道解惑,结果比较出人意料,反正差不多就是鸡同鸭讲,对牛弹琴,柴芜便知道自己确实

运气不错,可以修行仙家术法,但也仅限于“可以”!

所以等到她在密雪峰那座长春洞天里边,从有个留人境说法的柳筋境,一步跻身玉璞,其实柴芜比谁都发蒙犯愣。

只是她很快就想明白了❐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肯定要归功于小陌先生赠送的那把本命飞剑。况且与她道贺的,其实也就是那些同龄人,崔宗主倒是露面了一次,说了些怪话,大致意思是夸她资质好,如今又是上五境的剑修了,有无兴趣喊上师父一起转

投青萍剑宗啊。

每一艘渡船,不管是跨洲还是短途的,都需要试航。

柴芜乘坐那艘大泉姚氏送到青衫渡的雷车渡船,跟着管事贾老神仙,一起北归家乡。

但是柴芜既没去拜剑台,实在是有点烦那个白玄。她也没去落魄山,主要是怕那个名叫“谢狗”的次席供奉。

因为据说她与小陌先生是道侣,小姑娘就有点心虚,她便躲在渡船上边,去落魄山或是骑龙巷,能拖几天是几天。

其实也不算躲,柴芜喜欢渡船,喜欢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结果等到雷车都从北俱芦洲返航了,柴芜就想着不如再拖几天,去了桐叶洲,下次再回呗。

结果掌律长命来到牛角渡,现身渡船,告诉小姑娘,谢狗喊她去一趟扶摇麓,要跟她唠几句。

柴芜苦着脸,也不敢拒绝。

到了扶摇麓那处山主的私人道场,是一个风景漂亮到让人词穷的地方,也是一个很古怪的地儿。

柴芜的视野中,所有景象都是光线扭曲的,不过得仔细看,才能发现那点痕迹。

就像天地万物是由亿兆条细微丝线组成,兴许是被山风一吹,丝线就微微摇晃起来。

谢狗靠着廊道墙壁,眯眼打量着那个玉璞境的小姑娘。

就是这个小丫头,得到了自家小陌剥离出来的一把本命飞剑?

长命与那位次席供奉点头致意,小姑娘已经帮忙带到了。

谢狗抱拳致礼,那个笑眯眯的长袍女子,掌律,官大自己一级呢。

长命摸了摸柴芜的脑袋,柔声道:“见到自家供奉,不必紧张。”

柴芜缩了缩脖子。

长命从袖中掏出两袋子,放到廊道那边。

谢狗问道:“做啥子?”

长命笑道:“一点金精铜钱,以备不时之需。”

谢狗皱了皱眉头。

长命解释道:“放心,没有动用本钱。”

谢狗这才点头。

确实,落魄山不太喜欢那套“我觉得如何如何”、“我是为你好”之类的。

等到掌律长命离开此山,谢狗问道:“能不能喝酒?”

柴芜红着脸老老实实道:“有事没事,都会喝点。”

谢狗招手道:“这敢情好,咱俩小酌几碗,热络热络感情。”

柴芜坐在台阶上,脱了靴子,与那貂帽少女相对而坐,廊道中间放了两壶酒,两只大白碗。

喝酒之前,谢狗问道:“你看得出这里的不一样?”

柴芜神色拘谨道:“什么叫不一样?”

谢狗反问道:“你觉得呢?”

柴芜额头冒汗,谢狗笑了笑,伸手示意,别傻坐了,开喝。

各自倒酒,有模有样,酒碗磕碰一下,本来想抿一口的柴芜,见对方抬头就是一饮而尽,小姑娘也只好照做。

谢狗抹了抹嘴,问道:“小丫头片子,你知道什么叫剑修吗?”

柴芜一脸茫然。

自己修道才几天,如何能够回答这种问题。

谢狗便换了个话题,将交给跳鱼山花影峰那八个修道胚子的术法内容,重新说了一遍,“听得懂吗?”

柴芜点头道:“听得懂。”

谢狗问道:“学得会吗?”

片刻过后,柴芜点头道:“勉强可以。”

谢狗眼中所见,是柴芜人身小天地内的气象,不得不承认,这个“勉强”,很勉强。

其实是都学会了。

就说嘛,不是自己传道有任何问题,是那些有幸闻道却不开窍的学生们不济事嘛。

谢狗又倒满一碗酒,伸出大拇指,赞叹道:“哇,竟然是个小号的白景唉。”

地材对地仙,天材对天仙,这就是远古峥嵘岁月里,一个最质朴的计算方式。

论天资和根骨,在谢狗看来,看遍落魄山和青萍剑宗,年轻一辈当中,曹晴朗,白玄都差点意思。

谢狗如今就不知道那个叫孙春王的小姑娘,会不会给自己一点意外惊喜。

大概就如魏檗所说,在她这一小撮山巅修士眼中,飞升之下,也就那样。

如果再高一层,老一辈十四境修士,看待当世应运而起的那拨崭新合道者,不也如此?

谢狗笑道:“咱们山主赚大发了。难怪他教不了你道法。”

柴芜眨了眨眼睛,好像一脸不敢置信,小姑娘赶紧低头喝酒。

谢狗眯眼道:“小姑娘,何必每天装傻,自欺欺人呢。你就这么不信任这个世界吗?都是玉璞境了,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是没有缓过来?”

柴芜犹豫了一下,抬起头,眼神明亮。

谢狗说道:“聪明反被聪明误,骗得过白玄、米剑仙那种傻子,骗得过崔东山,我们陈山主?”

柴芜欲言又止。

谢狗问道:“就那么喜欢躲在渡船上边,是不是觉得离地越远越高越好?”由于柴芜跟小陌有一份大道渊源,而谢狗与小陌又是“板上钉钉的天作之合,明儿就可能洞房花烛啦”的关系,所以关于柴芜年幼时的经历,她又是如何与魏羡认识的,陈平安与谢狗说过一个大概情况。四岁那年,身世凄惨的小姑娘,被逃难爹娘用一只吊篮藏在了一座破败大墓中,篮子里有他们身上仅剩的全部食物。

柴芜将碗中酒喝完,抬起手臂擦了擦嘴角,小姑娘抬起头,伸手遮掩在眉间,神色平静,点头道:“我觉得阳间在高的地方。”

谢狗笑了笑,既无怜悯,也无惊讶,只是提起酒碗,“走一个。”

柴芜倒了一碗酒,赧颜道:“喝得太快了,我怕等会儿说醉话,发酒疯。”

谢狗说道:“那就随便抿一口。”

柴芜如获大赦,说道:“好!”

谢狗突然问道:“不如你拜我为师吧。”

柴芜摇摇头,“我有师傅了。”

谢狗学自家山主唉了一声,“喝不明白酒了不是,不懂事。”

柴芜眼神坚定。

谢狗显然早有腹稿,说道:“你可以认魏海量当爹啊,不是亲上加亲?再认我作师父嘛。”

柴芜愣在当场,还能这么搞?

――――

来了两个照理说怎么都不该出现在落魄山地界的访客。

一冷峻青年一浓眉少年,他们都是马苦玄的亲传弟子。

之前他们就待在折腰山之巅,山神娘娘庙附近,远远看着玉宣国京城里边的动静。

不知从哪里冒出个白发童子,问他们要不要登山,如果登山,就得录名。

青年自称名字和道号都叫“忘祖”,今天不登山,只是找人,找你们山主,陈平安。

一旁腰挎柴刀的少年,说自己叫高明,问那个说是编谱官的矮冬瓜,自己如果不登山,可不可以也录个名?

白发童子说没有这样的规矩,再问高明当下的境界,一听是位中五境,就没有兴致了。

若是个稀罕的下五境练气士,说不得还能破个例。

兢兢业业的编谱官,如今手头有正副两册。

正册当然是写正事,至于副册嘛,啥都写。

从山上那边来了个穿布鞋的佝偻老人,到了山门口这边,老人伸手示意去桌子那边坐下慢慢聊。

见他们不挪步,朱敛笑着自我介绍道:“朱敛,落魄山管杂事的,我们山主如今在闭关,没办法亲自待客。”

忘祖淡然道:“既然他不肯现身,那我们就走了。”

高明啊了一声,显然不愿意就这么走了,他对这座大名鼎鼎的落魄山,和那位如雷贯耳的陈山主,分别卧游已久,神往已久。

还真被少年找到了一个共同点,大家都是腰挎柴刀的,估计见了面,有的聊。

别看老马嘴巴臭,可只要聊起陈平安,还是不吝啬几句好话的。朱敛笑道:“不要觉得我们山主是架子大,误会他是随便用个闭关的由头打发你们,说句难听的,让我需要亲自到山门口迎接客人的次数,不多的。再与你们说句

大实话,山主的确是在闭关,若非如此,他肯定愿意来这边见你们。难听的,好听的,我都说了,走不走,你们自己决定。”

忘祖似乎在确定老人这番话的真假。高明是个嘴巴没把门的,说道:“不管真假,退一万步说,一个啥都能管的大管家,肯跑来山脚这么糊弄人,也算给足我们面子了。书上不都说宰相门房三品官,

何况朱敛还是个大管事。师兄你一个‘两金’,在这里又不够看,就别矫情了。听我的,别着急走,坐下来慢慢聊。”

所谓两金,意指一人同时是金身境和金丹境。

上一个,就是如今在跳鱼山那边当教拳师傅的温宗师。

如雪花般纷纷寄往霁色峰剑房的大量书信当中,其中有一封来自桐叶洲玉圭宗,邀请陈平安参加祝贺九弈峰邱植的结丹庆典。白玄的那部英雄谱,被郑大风说成是一部生死簿,老厨子却说是一份铁骨铮铮的衣带诏。榜上有名的,其中就有这位九弈峰峰主的天才剑修,先前白玄在青萍峰

与之一见投缘的同龄人邱植。还有两位大将,北俱芦洲太徽剑宗,翩然峰峰主白首,可以殿后。宝瓶洲灵飞宫的温仔细,可作先锋。

每天蘸了蘸口水翻阅这部英雄谱,白玄自己都觉得自己辛苦凑出来的这套阵容,强得可怕。

忘祖说道:“我这次是陪着师弟来这边的。”

高明以心声说道:“老马告诉我一个人的名字,说是只要主动来落魄山这边,跟陈平安说了,就会有一桩大机缘等着我,陈平安肯定不会让我白走一趟。”朱敛点点头,聚音成线与他们密语道:“高仙师要么在小镇那边找个住处,先等着,等我们山主出关了,我会通知你。要么是与我说了那个名字,我回头转告山主

,高仙师留个地址,山主自会去找你。”

忘祖疑惑道:“就不问问那个数典的去处?”

宝瓶洲知道马苦玄身边有一婢女两徒弟的人,不在少数。落魄山跟北岳披云山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没理由不清楚这件事。

马苦玄给了他这么个不讨喜的名字,其实她的真名是苏清深。

她循着那道金光的大致去向,独自一人,跑去中土神洲了。

这跟大海捞针有什么两样?

也对,女人心本就是海底针。

他们如今连那道金光,到底是怎么个东西、蕴藉着什么都不了解。

因为师父马苦玄亲口跟他们三人说过,如果输了,他身份特殊,是肯定不会有转世的。

明明说着这种有遗言嫌疑的话语,他们却从马苦玄脸上,看到了一种……轻松和期待。

忘祖见此很伤感。便是比“老马”还要心宽几分、天塌下就当被子盖了睡一觉的柴刀少年,当时也很伤心。

可能是马苦玄受不了这种氛围,一脚踹在小弟子的裤裆上边,后者嗷嗷叫,说碎了就给你炒一盘蛋炒饭。

当时苏清深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意味。

朱敛笑道:“我们落魄山,不会落魄到需要为难一个年轻女子。”

忘祖好像就在等这个答案,说道:“高师弟可以今天就说出那个名字,但是我想要赌一把,等我跻身元婴境,到了瓶颈再说。”

言外之意,就是打算用这个名字来换取一个稳当的玉璞境。可如果他顺遂破开瓶颈,那就再晚一些揭开谜底。

赌落魄山和陈平安既不为难苏清深,也不会为难自己这个马苦玄的开山大弟子。

那么他知道的那个名字,在关键时刻,就有大用。

朱敛点头笑道:“不愧是马苦玄的首徒,敢作敢当,更敢赌。”

马苦玄留给陈平安三个谜题。

谜底其实有两层。即便陈平安知道了✡『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那三个名字,还要去猜他们到底是谁,他们会做什么。

一拨来自青冥天下的不速之客,以新十四境张风海为首,站在剑气长城南边的平地上。

此外还有闰月峰辛苦,出身中土陆氏的陆台,吕碧霞,两位师父柳七和曹组如今都在浩然天下的袁滢,师行辕。

他们不约而同仰头看那些城头刻字。

就是这里了,万年以来,自古兵家必争之地。

曾经有个穿鲜红法袍,在此拄剑看门,是个天下众所瞩目之人。

霁色峰山路间,陪着小米粒一起巡山的白发童子,突然停下脚步,她伸手捂住额头,摇摇晃晃,喝醉酒似的。

一位身材高大的老道士破开天幕,既不与一团糟的白玉京打招呼,也不与浩然文庙报备,直接来到落魄山。

好巧不巧,有个青衣小童正一只脚踩在板凳上,跟仙尉道长侃大山呢。

瞧见了那个身材雄伟的老道士,见机不妙,一缩脖子,就要跑路。跟那位道法通天的老前辈,以前有过一点小误会。

却被老道士伸手扯住后领,高高提起,“想跑?”

双脚悬空的陈灵均开始装死。

谢狗双手叉腰,大笑不已,哇哈哈,“碧霄老儿,好久不见啊。我家小陌呢?”

东海观道观的老观主,道号碧霄洞主,“小陌需要在皓彩明月道场中闭关,日期长短不定,让我跟你们说一声。”

谢狗看了眼碧霄洞主。

老道士以心声说道:“玄都观孙道人与白玉京跨州递剑,余斗披羽衣持仙剑,主动离开白玉京,亲自接剑。”

“隔了一段时日,吴霜降,高孤,姜休,三位新旧十四境,外加一位飞升境剑修宝鳞,一同问剑白玉京。”

谢狗神色肃穆,“结果?!”

老道士淡然道:“都死了。”

谢狗抬起手心,揉着下巴。

道士仙尉再三犹豫,还是起身,与那老道士打了个稽首。

老观主只得随手将陈灵均丢远。

这位号称从不饶人的碧霄洞主转过身,一板一眼,与那头别木簪的道士还了个稽首礼。

――――

注1,750章《万年山巅十一人》注2,889章《何谓披星戴月》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要请进入笑_ィ圭人_小-说。 ,阅读前需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