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吾辈剑修当如何
首页
更新于 23-05-25 23:50:59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请进入笑_ィ圭人_紋-壆。 ,阅读前需要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一条涞河,蜿蜒入海,奔流不息,万千春山展画屏,水边容易耸奇峰。

陈平安通知曹衮他们可以返回这处风水窟府邸了。

外界还在兴高采烈揣测到底是哪两位飞升修士斗法呢。他们既然被其中那位气势凌人的老剑仙给驱逐出境,注定分不到一杯羹,总得找点解闷的乐子,猜测与这位飞升境剑修干上的,极有可能是流霞洲的青宫太保荆

蒿,荆老神仙。

等人的时候,宁姚问道:“中土阴阳家陆氏,帮忙推演过矿脉一事的卦象吉凶?”

陈平安笑道:“瞎编的。”当时他确实带着小陌和谢狗一起做客陆氏,可那陆神是只老狐狸,怎么可能在三教祖师即将散道的关键时刻,选择自损功德和道行,为他人作嫁衣裳。至于陆神如今有无合道,不好说。阴阳五行是一条极为宽阔的大道,无论是高度还是宽度,犹胜文章诗词之道一筹,“邹子谈天,陆氏说地”,邹子早就是十四境,陆神尾随其后,也不算太过稀奇。那次陈平安从天外重返浩然,落脚点首选陆氏家族的司天台,从芝兰署内走出的家主陆神,确实处处隐忍。自家次席供奉谢狗那么……活

泼,也没能让陆神真正动怒。

二十余位剑修联袂而至,陈平安跟他们大略说过王甲被绶臣、官巷算计的内幕。

既然是跟宁姚站在一起,陈平安就可以言语无忌,对周密都是直呼其名的。

曹衮他们在全椒山耗时约莫半年光景,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了。陈平安抱拳,与那七位“外人”地仙剑修,笑着致谢一句,只是言语内容很不山上谱牒,“既然我们都是剑修,那我就不与诸位说剑修之外的客套话了,在此谢过

诸位,以后游历宝瓶洲,我们落魄山的酒水管够。”

一位元婴境老剑修挺直腰杆,满脸红光,到底还是忍不住客气客气,“其实也没做什么正经活计,当不起隐官大人如此感谢。”

陈平安笑道:“做着主动将脑袋栓裤腰带的赌命活计,还当不起陈某一两句轻飘飘的感谢?前辈这话要是在剑气长城说,就是找酒喝。”谢松花以心声与宋聘说道:“先前你那把‘扶摇’即将出鞘,却被陈平安一手就随便按下了,亏得他是个正经人,不然就你这长相,在荒郊野岭遇见了某本山水游记

的主人公,你咋办?”

宋聘语气淡然道:“反过来就教他几手房中术。”

谢松花后知后觉道:“宁姚不会听得见我们的心声吧?”

宋聘说道:“你要是不指名道姓,估计她听不见,这会儿难说了。”

谢松花朝宁姚挑了挑眉头,再往陈平安那边抬了抬下巴,你们俩?啥时候?不领教领教隐官大人的剑术?

山上道侣的元神交媾鱼水之欢,可不比山下男女的床笫之道,懂与不懂,天壤之别。

宁姚只好假装视而不见。

陈平安让他们先去屋内坐着,说自己还要等个人。

来了一位青年容貌的读书人,儒家君子身份,腰间悬挂一块文庙制式玉佩,铭文是一句圣贤名言,“长短不饰,以情自竭,若是则可谓直士矣。”

应该是中土文庙秘密派遣、全权负责全椒山事宜的书院人物。

陈平安瞧见了那块玉佩的铭文内容,脸上便多了几分笑意。

定然是一位正人君子的“直士”了。

自己如果是文庙管事的,至少要让此人掌管一座儒家书院。

儒家君子作揖行礼,“涞源书院高玄度。见过陈先生。”

陈平安笑着作揖还礼,“落魄山陈平安,见过高山长。”

扶摇洲涞源书院的大君子高玄度,跟天目书院的温煜他们这些读书人,都是在那场战事中崛起的年轻一辈儒生。

高玄度只是寒暄了一句,职责所在,便直奔主题,跟陈平安询问全椒山异象缘由。

陈平安从袖中取出两物,悬在身前空中,是王甲留下两件品秩不俗的遗物,一顶金冠,一幅卷轴。

高玄度疑惑道:“这是?”陈平安说道:“如斗城祖师,‘虚君’王甲,早年被蛮荒剑修绶臣、大妖官巷设计伏杀,王甲凭借一种上古秘法,艰难存活,秉持一点真灵不散,最终凭借鬼仙姿态

,重见天日,接掌如斗城庶务,维持祖师堂香火不绝,如今积攒外功圆满,恳请宋聘、谢松花递剑,助其兵解,得以脱劫而去。”

高玄度只是看了眼陈平安,便笑道:“好的,明白了❐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我会立即书信两封,如实禀报涞源书院和中土文庙,我再亲自走一趟如斗城,与他们解释此事。”

当真是雷厉风行,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只是当个副山长,屈才了。

陈平安将金冠和卷轴推给高玄度,“既然顺路,就劳烦高山长转交给如斗城祖师堂了。”高玄度将两物收入袖中,犹豫了一下,笑着邀请道:“七十二书院当中,我们涞源书院,一向比较重视兵略,能否邀请陈先生讲课一次?至于开课题目,陈先生可

以自拟。”

陈平安点头笑道:“有机会一定去。”高玄度不假思索,毫不犹豫说道:“冒昧相问,不知陈先生的这个‘有机会’,是最近几日,还是半年之内?若是陈先生近期事务繁重,暂时抽不开身,更晚一些也无妨,明年后年都可以。但是恳请陈先生给出一个大致的区间,时间误差最好在六个月之内,涞源书院也好给出相对应的详细安排,陈先生才高学深,这类事情,定然可以举重若轻,临场发挥就可以,可能都不用准备草稿。我们涞源书院却很重视这个宝贵机会,从听课儒生的数量多寡,是否需要制定选拔机制,他们对

请教问题的筛选和控制等等,诸如此类,我们都会根据陈先生的讲课授业日期,来做细节上的调整。”

陈平安倒是很喜欢这种“不客气”,思量片刻,将既定行程捋了一遍,“那就暂定在明年底。如果有提前或是延迟,我都会事先告知涞源书院。”

曹衮以心声说道:“人的名树的影,果然如传闻一般,高玄度确实较真。隐官大人比较好这一口,算是对上眼了?”

玄参老神在在说道:“算不得你我劲敌,按照郭竹酒捣鼓出来的评比方式,高山长至多属于宋高元、邓凉之流。”

宋高元揉了揉眉心,一起进的避暑行宫,我只是不如你们几个狗腿,谀辞连篇,便要被你们如此被排挤?

陈平安问了个关键问题,“这条矿脉的归属,文庙和书院有无定论?”高玄度摇摇头,只是给出自己的猜测,“要么是有德者居之,能够服众,不起波澜,让本就摇摇欲坠的扶摇洲山河,变得岌岌可危,反而可以让扶摇洲山上山下趋于稳定,相信文庙就愿意袖手旁观,乐见其成。可如果没有这样的服众人物出现,这条矿脉,有可能会被拿来缝补一洲破碎山河,当然金璞王朝会得到一定的补

偿。”

陈平安好奇问道:“有估算过玉矿储量的整体价值吗?”高玄度说道:“目前只有一个大概的估测,转换成神仙钱,具体数额是书院头等机密,不宜外传。只能说一个我来全椒山实地勘验而出的结果,足够支撑起一座普通宗门,在没有任何收入的前提下,千人千年的开销。准确说来,是假设某位下五境练气士,机缘巧合之下,占据全椒山,从他开山立派,到创建宗门,在这之

后,还有千年的宽裕光景。”

陈平安追问道:“何谓‘普通’?”高玄度答道:“我所谓的普通,就是拥有一位有希望证道飞升的开山祖师,两到三位玉璞境,中五境练气士百余人,其中开峰二十余人。下五境谱牒修士,大概是

九百人。”

因为双方对话,都没有用上心声手段,谢松花咋舌不已,忍不住问道:“这也算普通?”

高玄度说道:“如今当然算是一流宗门,距离顶尖只差一线。”

千年之后,则未必了。

毕竟一位十五境让出的空位,不是多出几个崭新十四境就能补缺完毕的。

高玄度突然问道:“陈先生?”陈平安哑然失笑。因为猜出了对方的心思。这条玉石矿脉,既然文庙暂定为无主之物,谁拿不是拿?与其交给那些鬼鬼祟祟幕后谋划之辈,还不如你陈山主来一

场光明磊落的“取之有道”,扶摇洲涞源书院这边,至少我高玄度愿意帮忙说几句公道话,落魄山只要跟金璞王朝打好关系,就只剩下中土文庙那边?

现在的书院读书人,是不是太……豪爽了些。温煜是如此,逾越规矩,直接过界去酆都拘拿作祟者。

宁姚转头望向一处,提醒道:“要么现身,要么远离。”

陈平安顺着宁姚的视线望去,想了想,对方的出现,确实合情合理,不算太过意外。

修道岁月一久,越登高,熟人越多。

白裙覆面具的背剑女子,仙气缥缈,是那愿意追随郑居中的未来白帝城阍者,女子鬼物剑仙,郑旦。

她师传越女一脉剑术,与昔年中土神洲十人之一的周神芝,老剑仙的曲城一脉,两者都是当之无愧的剑道“大宗”,昔年人间剑术的显学。

只是相较于周神芝,越女一脉的剑道传承,一向收女不收男,虽然没有必须一脉单传的讲究,但是比起曲城一脉的枝繁叶茂,确实在人数上没法比。

蒲禾思来想去,总觉得这娘们有几分眼熟。

只是过眼的脂粉有点多,一时间记不起来。

思来想去,终于想起自家宗门的开山祖师道场墙壁上,有一幅栩栩如生彩绘壁画,似乎就是眼前这位背剑女子?

雪舟以心声赞叹道:“哇,这位女鬼姐姐,长得真好看,与宋剑仙各有千秋哩。”郑旦现身之后,蹈虚而立,她嗓音清冷,“我刚刚得到郑先生的飞剑传讯,这条矿脉,他已经用功德与中土文庙换取为自家物,命我出剑一斩为三,其中一份无偿

赠予涞源书院,用以补缺扶摇洲地利。”

“一份作为顾璨选址全椒山,所立宗门的基础。”“最后一份,任由扶摇洲本土炼气士自取。至于他们是以谱牒手段,勾心斗角,各显神通,小鱼驱逐虾米,再被大鱼驱逐,还是以野修路数,撕破脸皮,大打出手,在此打生打死,宗主顾璨,还有我,都不会管,更不会担责。好心好意撒了一大把钱在地上,没道理计较捡钱人是规矩,还是不规矩,反正兜兜转转,都是落在扶摇洲这只钱袋子里,涞源书院和高山长,若是对此有异议,可以去白帝城的城门口找我计较。当然,‘至于’二字之后的内容,不是郑先生的言语,是我自作

主张。”高玄度并不因为此事有白帝城和郑居中的插手,就如何酌情行事,依旧是一板一眼说道:“我会与中土文庙和涞源书院求证此事。只要确定无误,之后顾璨在全椒

山地界创建宗门,你们将这条玉石矿脉一分为三,相信都没什么问题。”郑旦说道:“郑先生高义,在信上吩咐我,如果涞源书院做不到切割炼化玉矿、补缺一洲地利,我可以代劳,只要你们觉得合适▩([(Xiao jia ren.com)]),我就在此盘桓月余时日,配合涞

源书院。”

高玄度点头道:“那就有劳剑仙帮忙。”

郑旦忍不住看了眼儒生。现在的读书人,脸皮厚了不少?高玄度转头望向那一袭青衫,陈平安笑道:“我又不是这处风水窟的主人,先前将众人驱逐出境,是不得已而为之。其实与郑前辈都是客人,郑前辈想要在哪里落

脚,跟涞源书院商量着办就是了,我没资格指手画脚。”郑旦望向那个“既是道龄上的晚辈、又是剑道之上前辈”的宁姚,难得有个笑颜,柔声道:“郑先生在信的末尾,话锋一转,没有与我指名道姓说是谁,信上只说如果有人愿意收下这份礼物,作为庆祝飞升城落地的贺礼。那么前边的所有决定,可以全部作废不算,任由此人搬迁矿脉去往五彩天下,还让我以剑开门和守门

片刻,略尽绵薄之力。”

宁姚说道:“前辈帮忙与郑先生道一声谢。”

她犹豫了一下,“我会自取一小块玉石,当是收下了郑先生的贺礼,飞升城祖师堂下次议事期间,我会转述此事,记录在册。”

郑旦闻言笑容更浓,有些好感,总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兴许是瞧见了一位与自己相似之人,郑旦才会如此格外心生亲近吧。

于樾和司徒积玉相视一笑,宁姚也没有传闻中那么不近人情、自行其道嘛。玄参微笑道:“若是隐官大人出手,肯定会切割下一大块玉石,打造出一条椅子,就大大方方搁放在飞升城祖师堂里边……如此一来,火候有点过了,还是不妥,

大概率还是放在避暑行宫之内,这么一搞,郑先生就算是一位隐官一脉的不记名客卿了,以后路过五彩天下,怎么都该去做客一趟。”

之后郑旦便告辞一声,寻了一处风水窟河畔幽静府邸落脚,等着涞源书院那边接下来的消息。

与她结契之人,那个玉璞境剑修高逸,双方已经解契,不过此次仍然同行跨洲游历,郑旦还有一些琐碎事情,需要收尾。先前高逸一路追到剑气长城,找那上巳剑派韦玉殿的麻烦,其实只是表面理由,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郑旦答应他只要在剑气长城,能够得到一两条剑脉的认可,继承剑气长城本土剑仙的遗留剑脉,郑旦就可以帮他去争一争“大道”,她的言外之意,高逸又不蠢,一个不过两甲子岁数的玉璞境剑仙,流霞洲历史上最年

轻的宗主之一,脑子还是很够用的,知道她的想法,是打算将他扶植为流霞洲山上第一人了,将那青宫山荆蒿取而代之!

但是到了剑气长城,事事不顺,先是连那韦玉殿的面都没瞧见,就在路上碰到个古里古怪的貂帽少女。

后边一连串事情,更是让高剑仙措手不及,导致高宗主踌躇满志而来,结果来,结果都没有登上城头,去碰运气,求一求机缘。

如此黯然收场,灰溜溜重返浩然家乡,高逸当然不甘心。

那郑旦给出理由,说在这里,末代隐官不认可你,就等于整座剑气长城不认可你,就不要痴心妄想,贻笑大方了。

你如果执意要登上城头,只会连累她这位护道人一起丢人现眼。

高逸坐在水榭内,三面悬竹帘,与她相对而坐,留将一面给梅花万树。

只要步入水榭,就会发现此地别有洞天,风景迥异于地下溶洞的风水窟。

郑旦换了一身好似妇人居家的装束,那把佩剑悬在亭柱上。

有一位身份不明的丫髻侍女正在煮酒,案几上,酒色粲碧,杯浮紫电光。

郑旦偶尔离开高逸心神,一向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所有煮酒器物,皆是古时豪门旧物,郑旦确实是一个极风雅的女子。

水榭外山色翠亭亭,大片梅花绚烂如海,郑旦手持一把纨扇,团团霜雪色,清风满袖。

高逸看了眼那个面目丑陋的煮酒丫鬟,总觉得她与这方天地格格不入。

记得郑旦称呼以浣纱婢。

婢女也跟个没有七情六欲和半点神识灵智的木头人似的。

高逸叹了口气,小心翼翼问道:“你只是受邀成为白帝城的阍者,又无谱牒身份,当真不在我宗门这边录名,在祖师堂内一同悬开山祖师的挂像?”

看遍浩然历史,哪位宗字头仙府的开山祖师,没有几段既精彩且玄乎的故事,不曾遇见几位根脚晦暗不明的高士异人?

荆蒿的青宫山有,上巳剑派当然也有。

郑旦神色淡漠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缘来则聚缘尽则散,此是天理,你高逸好歹是个开宗立派的玉璞境,不必作妇人辈惺惺作态。”“虽说双方临时解契,没有等到你白日拔宅飞升,但是该给你的好处,不曾少了你半点,你其实是把未来收益提前支取了,还没有任何隐患,就不要得了便宜还卖

乖。”“流霞洲那座应运而出的上古洞天遗迹,志在必得的荆蒿和蜀南鸢都已识趣退出,尤其是荆蒿,前期投入极大,诸多心血谋划,都等于打了水漂。你一个小小玉璞境,能够在两位飞升境手上夺取此地,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若说福地,还有经营不善的可能性,反成鸡肋,这类洞天,却是可以拿来就用的。此次结伴出游,我故意多次现身,与人递剑两次,就是让某些人心鬼蜮之辈,不敢轻易对你出手。但是你自己得心中有数,此间事了,等我去了白帝城为郑先生担任阍者,你我就

算两清了。将来遇到过不去的坎,你大可以去白帝城磕头试试看,看我会不会搭理你半句。”

天隅洞天洞主蜀南鸢,刚刚跻身飞升境没多久。如此一来,流霞洲就有了两位飞升境坐镇山河。真正让荆蒿和蜀南鸢死心,愿意主动放弃一座洞天遗址,不是郑旦与他们同为飞升境,不是她的剑术和师传,而是郑旦主动泄露天机,她即将赶赴那座已经封山

的白帝城,担任看门人。

否则飞升境修士之间,一旦撕破了脸皮,明里暗里的手段,层出不穷,剑术之外,郑旦自认比不过那两位在流霞洲可谓根深蒂固的地头蛇。

所以他们真正忌惮的存在,只是郑居中。

高逸无奈道:“晓得了。一别即成陌路。”毕竟双方结契,相依为命多年,郑旦等于是亲眼看着高逸一步步从个少年走到今天,她还是愿意多叮嘱几句,“我已经带你见过丁法仪,了解过你跟韦玉殿的那桩宿缘,丁法仪也亲口承认了,你就是那位剑仙的兵解转世,韦玉殿的本命飞剑‘效颦’,确实属于你的前身遗物。你年少时很多与韦玉殿看似莫名其妙的恩怨纠葛,就有了正解。以后你就不必与上巳剑派和汾州韦氏作过多纠缠了,至于韦玉殿本人,还有她那把飞剑,你既然跟丁法仪有了一桩君子约定,大丈夫处事,也当

信守承诺。”

高逸点点头,按照约定,就当是韦玉殿欠他一场问剑,反正时间地点都由她来定,也不欺负她如今只是元婴。

高逸神色郁闷,他如今只是想不明白,那个姓陈的,非要搅和这么一场,行事是不是也太过霸道了,让高宗主心里边堵得慌。郑旦说道:“饭颗山丁法仪足够厚道了,以他的佩剑‘降真’,配合飞剑‘接神’,再加上他还是远古觋之一脉传人,如果真想要针对你,你高逸根本没机会成长起来

,早就暴毙了。还是因为丁法仪想着从中斡旋,想着帮助你们两人,能够以今世善缘解前世宿缘。”

高逸说道:“有你在,丁法仪如果真敢以咒术阴我,谁暴毙还不好说。”

郑旦语重心长道:“高逸,听我一句劝,没了我暗中护道,你要是始终这般小肚鸡肠,任你得手外物机缘再多,终究难成大事。只需一次走错,就会万劫不复。”

婢女身体前倾,她一手托袖,一手为高逸倒酒续杯,高逸闷闷喝酒,不忘与那位婢女道了一声谢,她展颜一笑。

却被郑旦怒斥一句,“浣纱婢,还敢媚人!”

婢女微笑道:“真正忘却家国之人,视他国为家乡之妇,何必迁怒于旁人。”

郑旦疾言厉色,正要开口训斥这位浣纱婢,婢女好像代为言语,“掌嘴十下,以儆效尤。”

郑旦还要言语,婢女又帮忙道出一句,“狐媚子祸国殃民,死不足惜。”

婢女慢悠悠给郑旦倒酒续杯,微笑道:“我闭嘴便是。”

郑旦冷笑道:“怎的,贱婢仗着跟那位商家范先生藕断丝连,是觉得他近期一定可以跻身十四境,还是笃定我一定不敢杀你?”貌丑婢女置若罔闻,反而望向高逸,微笑道:“高宗主你有所不知,上巳剑派开山祖师,那个华芙蓉,也就是韦玉殿的师尊,她曾经是剑气长城宁府的常客,与宁

、姚两位剑仙相视莫逆。韦玉殿作为华芙蓉最器重、疼爱的嫡传弟子,正因为有这么一层上辈结下的深厚香火情在,丁掌门才会让她去剑气长城避避风头。”

“所以高宗主在剑气长城,找韦玉殿的麻烦,地点选得不太好。看似是不小心⑩([(Xiao jia ren.com)])『来[笑*佳⑩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撞见了年轻隐官,其实都在丁掌门的算计中。”

“亏得高宗主遇见的,是陈隐官,而不是陈隐官的那位道侣,说实话,已经不是一般的福大命大了。”

高逸哑口无言,心有余悸。郑旦难得没有打断那位浣纱婢的言语,等到后者再次给高逸倒满一杯酒水,郑旦冷笑道:“当好一个宗主,要比凭运气成为一个玉璞境,难度何止是翻倍。高剑仙

再敢小觑任何一位上五境,估计流霞洲很快就要多出一个短命宗门了。”

高逸双手举起酒杯,与两位前辈抬了抬,虚心说了句受教,一饮而尽。

那位浣纱婢站起身,伸手掀起帘子一角,喃喃道:“分合乱治间,太平世道里,路上的男男女女,俱是出门看花人。”

郑旦快意笑道:“你我皆是鬼物,却都没能更进一步,被那徐隽捷足先登,真是值得满饮三杯酒。”

浣纱婢幽幽叹息一声,“木雁之间龙蛇之变,哪有那么容易做到的。”

凿壁成私邸的风水窟最高处,陈平安送别高玄度,与宁姚一起返回大堂,看了眼好似对峙的座位,一挥袖子,椅子便成一圆。

陈平安随便挑了一张靠近大门的椅子,曹衮脱了靴子,盘腿而坐,玄参整个人瘫在椅子上,宋高元还是习惯性正襟危坐。当年避暑行宫,除了一张档案资料堆积如山的小案几,此外就是蒲团竹椅小板凳,各凭爱好,董不得几个,就经常在极其珍贵的闲暇时分,靠着小椅子打盹,双腿搁放在案几上边。郭竹酒境界不高,精神头极好,她的休息,就是拿袖子擦拭桌上的小竹箱,朝竹箱呵几口气,反复摩挲。顾见龙喜欢躺在地上,脑袋搁放在案几底下。林君璧喜欢独自打谱,庞元济习惯发呆,满脸苦相。罗真意总是刻意不去看谁,王忻水经常询问隐官大人肩膀酸不酸,别太劳累了,一边称赞米大剑

仙战功卓著。

陈平安从咫尺物中取出了数种仙家酒酿,十数壶,一并推到大堂圆心,让大家自取。

蒲禾几个家底不薄的,也有样学样,霎时间就有数十壶酒水在那地上。

宁姚想了想,就起身离开。

谢松花和宋聘也跟着走出大堂。

等到宁姚离开,玄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陈平安身边,曹衮功力不弱于玄参,便一左一右,坐在陈平安身边。陈平安拎着酒壶,干脆坐在地上,与对面的宋高元高高举起酒壶,相互狠狠灌了一大口酒水,一边埋怨宋高元不懂礼数,作为宗门就在扶摇洲的半个东道主,不

得连提三个啊,陈平安再伸手抓住身旁两人的胳膊,稍稍加重力道,笑道:“甚是想念!”宁姚她们在屋外散步起来,谢松花笑道:“咱们都是知根知底的,你不用故意给隐官大人这点面子,要说那七个没去过剑气长城的,早就对陈平安仰慕得很,经过

今天这么一出,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也不差这点面子。”

宁姚无奈道:“我在场,他喝不开。”

宋聘微笑说道:“听说司徒剑仙所在家族,是公认的美人窝。”

宁姚说道:“前不久就有个化名王瓜的少女,跟随宗门一起做客落魄山,陈平安跟她打过照面了,还指点了几句。这种事情,都是他自己说的。”

谢松花啧啧道:“隐官大人这一手不打自招,真是到了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境界。”

宋聘说道:“当真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柳勖稍晚赶来,进了酒香扑鼻的大堂,蒲禾便嚷嚷一句,大伙儿赶紧腾个地儿,柳大才子来了。

别看柳勖平常是个闷葫芦,不开口则已,骂起蒲禾来,一开口就是夹杂着一堆北俱芦洲“雅言”,真是骂了个狗血淋头。

于樾赶忙假装劝架,心中觉得真是解气。蒲禾看不太起于樾和司徒积玉,却对柳勖这位他自己不用装穷、谁都觉得很穷的骡马河少主极为欣赏,老剑修想着自己若是有个道侣,再有个儿子,差不多就是

柳勖这样的。

没听到这句实诚话还好,柳勖

这场重逢,他们几乎不怎么聊剑气长城,多是在聊浩然的天下大势,聊各洲的风土人情、典故轶事。

当然也因为那些少年少女的缘故,会聊起浩然天下这边最年轻一辈、声名鹊起的天才剑修。

这就又绕不开陈李。陈平安刚刚得知,陈李已经是金丹境瓶颈了,即将闭关,未必是奔着破境去的,但是有瓶颈松动的苗头了。

陈平安倒是没有什么以陈李暗示举形他们练剑不可懈怠的意思,反而更多是希望他们相互间多走动,相约跨洲游历。

浮萍剑湖郦采的弟子陈李,有“小隐官”的美誉。

而陈李当年被郦采带离家乡之前,专门去了一趟二掌柜的酒铺,写了一块无事牌。

“陈李,佩剑晦暝,飞剑寤寐。百岁剑仙,唾手可得。”

要知道剑气长城的“剑仙”,可不是什么玉璞境。这就意味着陈李想要做成这桩壮举,这位在浩然天下跻身跻身金丹、且是秘密结丹一品的少年剑修,首先就要争取甲子道龄之内跻身玉璞,再给自己余下三四十年光阴,打熬玉璞一层底蕴,一举成为仙人境。如果旁人吃饱了撑着,再锱铢必较几分,既然陈李自己都说了是“唾手可得”,不得是七八十岁就得成为一位仙人

境剑修,陈李才算没吹牛皮不打草稿?

陈李也是雪舟野渡他们这拨同乡同龄人的共同假想敌。就连白玄那种“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怕,因为我就是天王老子”的,用郑大风的话说,就是这孩子天赋异禀,练习铁头功一天,就有别人苦练一年的功力。可是白玄

偶尔提起陈李,都有几分避其锋芒的心虚意味,必须加上一句,那陈李比我年长几岁。

当然对曹衮玄参几个来说,多出一个小隐官陈李,他们这些避暑行宫的前辈们,就只是感慨一句“吾道不衰,后生可畏”了。

举形几个少年,喝酒不济事,已经醉醺醺了,反而是雪舟她们几个,越喝越觉得酒水这玩意儿,不过尔尔。

柳勖跟那几个地仙剑修扎堆划拳,打几圈。蒲禾不知何时与于樾肩挨肩坐着,伸手搂过后者的脖子,使劲敲打老友的脑袋,说你是废物啊,我怎么交了你这么个朋友……其实我更是,当年竟然会输给米绣

花。

陈平安已经开始找酒喝了。

他说有一种不传之秘的读书心法,叫夜半行窃,陋巷杀人。

年轻隐官,可能也没有那么年轻了的隐官大人,是真喝高了。

他还说很高兴于今年今月今日,于此地此情此景,遇见诸位。

他更说我辈剑修,当有此心,敢作此想,诸君共勉!人间旧剑道至我而终,人间新剑道从我而始!

他最后说老子没醉,说你们喝酒没本事,就连劝酒都不行,打着酒嗝,豪气干云伸手推开一条胳膊,醉眼惺忪转头一看是她,就真的酒醒了。

见此一幕,哄堂大笑。

宁姚无可奈何,确实机会难得,她便与谢松花宋聘一起“落座”喝酒,算是续上第二摊酒局吧。

陈平安独自坐在屋外台阶上,双手笼袖,怔怔出神。

不知何时,贺乡亭和虞青章来到屋外,两个离开家乡,到了落魄山却选择离开落魄山的剑修,他们坐在最早的隐官大人、之后的曹师傅和最后的陈山主身边。陈平安回过神,笑着伸手按住他们的脑袋,轻轻揉了揉,再将双手撑在膝盖上,眼神温柔,没有说什么♀([(Xiao jia ren.com)])『来[笑♀佳人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xiAojiaRen)•(c0m)。 广告是本站能长期运行的根本,关闭广告之前,请点一次广告。

完整阅读要请进入笑_ィ圭人_小-说。 ,阅读前需关闭广告拦截及退出阅读模式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