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踏征程(66)一更(重踏征程(66)这一场雨…)
首页
更新于 21-12-07 17:14:12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重踏征程(66)

这一场雨真大,哗啦啦下的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从雷阵雨转了中雨,中雨又转了大雨。

这种天气,桐桐就喜欢宽大的屋檐和游廊,坐在下面赏雨景,那是一种难得的惬意时光。

晚上开着窗户,由着风吹进来,然后躺在床上,盖上薄被,听着雨声,她能特别快的入睡!但今晚有点睡不着。

她低声跟四爷说:“……我觉得,咱俩来过差不多相似的年代,但应该是比较晚一些的时候。”

嗯?嗯!从你叫方云方大姐的时候,我就想到这种可能了。

但随即桐桐又说,“但我觉得,应该是乱了。”

嗯?什么乱了?

桐桐躺平,怔怔的看着帐子顶,“胡木兰和谭中敏的关系,难猜吗?”不难!“可我为什么从没往胡木兰身上想呢?除非,我的潜意识里,觉得胡木兰是个不一样的人。我从没有把她当成一个年轻的、甚至于不成熟的姑娘看待……我的意识里跟她分属不同的阵营, 那么我跟她曾经是什么关系呢?九尾妖狐是什么?一个代号而已!”

想想那些脑子闪现过的画面, 她笃定的道:“她可能曾经是我的老师!”

要不然不会说出‘培养妖狐’这样的话来,那个时候胡木兰已经年近中年了。

“我的意识里, 胡木兰应该是人到中年, 一切趋于成熟的胡木兰。”从没想过, 她曾经也年轻。年轻就意味着吃过了无数的亏,才走到了她那个地位。

她的办公室, 她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都证明她会身居高位。

四爷点头,没有说话,静静的听桐桐说着。

“我那个时候不仅仅是她的学生,怕是还有别的身份。”桐桐笃定的道,“但这跟巴哥和方云,似乎是没有联系的。按说,也不该有联系才对。这像是两条平行的线,没有交集才对。”

为什么这么笃定?

“因为……如果我有别的身份,却一直藏在胡木兰身边,那我回归本位,不管出于哪方面考虑,都应该先有一套必要的审查程序。”

嗯!应该是如此!也只能是如此。这是确保万全的法子!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而是该有的程序,彼此都安心的程序。

“而巴哥和方云资历老,跟胡木兰年纪相仿……也就是说,他们跟过去的咱们,这中间差着的不仅仅是资历,还有经历等等。除非我身上有特别重要的差事,才给配备这样高级别的人员。可一个撤回来的人身上,能有什么样的大事值得给我这样的配备?”

四爷点头,桐桐这是说到点上了!

就听桐桐深吸了一口气,呢喃一般的问说:“记忆是很容易混淆的,对吧?”

是啊!记忆混淆了,就会出现混乱。

“我怀疑我的记忆混了!”本来是两套记忆,愣是给捏合到一块了!如今,她得把两套东西拆开:“我有一身医术,如果让我选择,真的战争来临,我会去做个大夫,救回一个是一个。”说着,她就看四爷,像是在问,你呢?你会做什么选择?

我啊!我会去研发武器!

才这么想完,四爷就愣住了,他想起桐桐说过的话,她说,你要是去做杀人的武器,我就去做救人的大夫。

因此他笃定的点头,“我一定在做QIANG炮。”要不然,他成为老六之后,那些本事从哪来的?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会QIANG炮制造的本事又是哪来的呢?是在差不多这个时间学的?可如今的制造水平就那样呀!

他否定了这个推测,只能是咱们中间漏掉了一段或是几段经历才对。

不过桐桐提醒的对,记忆容易混淆,这得提高警惕!有时候不能太依赖那一个个片段。不管什么时候,最可靠的依旧是自己的头脑。

桐桐把一肚子的东西倒给四爷了,然后翻身,睡觉!小风吹着,舒服自在。

四爷还问:“胡木兰……你不再过问了?”

桐桐摇头,“她能走到最后,必有过人之处。她的路她走,非必要不接触了。”

一场大雨之后,太阳一出来,外面有点湿热,蒸的厉害。路上也泥泞了,出‌便是一脚的泥,桐桐不爱在这样的天出门。但不爱出门,该来的总还是会找来的。

雨停了,谭中敏再次上门。

这次,四爷不在。前脚出去了,后脚谭中敏就上门。这必是等着四爷出门了这才来的。

桐桐见了谭中敏就笑,“谭兄,失礼了。”

谭中敏愣了一下,就忙道:“是我失礼了!没打听金兄在不在。不过林先生非一般女流,我今儿来也是跟林先生谈事的。”

那就请吧!按说这家伙不该跟着W一条道走到黑才是了,可看如今这境况,他扑腾的还挺欢实。

谭中敏直言道,“我知道林先生向来耿直,也喜欢直来直去,那我就少不得直言直语,有话直说了。”

林雨桐做了个请的姿势,摆出倾听的样子来。

谭中敏就道:“万众若是由商务司入股,林先生以为如何?”

林雨桐的瞳孔猛的一缩,而后才抬眼跟谭中敏对视。谭中敏的眼里没有了往日的温情脉脉,只剩下藏在眼镜片之后的冷硬和凌厉。

谭中敏就是这么看着林雨桐,看着她抬起眼睛,看着她眼如深潭,不见一丝波澜。他的手指不由的轻轻动了动,这样的林雨桐是陌生的。

“林先生,您之前说过,您是想办事!只要把事办成,那怎么都好说。如今,商务司入股,卫生司推进,各级警署配合,必能叫戒DU之事迅速完成。”说着,他就轻笑一声,“林先生不会不答应吧?”

“入股……”林雨桐就笑,“这多麻烦呀!拿个合适的价钱来,我把厂子直接卖给你们就好了。放心,价不高。只把本钱给我,其他的一切好说。”

谭中敏皱眉,“林先生,这是拉近你和新政府关系的一个契机,你得三思。入股的是商务司,不是别的什么个人,不牵扯站队不站队的问题……”

林雨桐一脸的惊诧,“谭兄怎会这么想?正因为我支持新政府,所以甘愿把厂子拱手相让。谭兄想到哪里去了?我有哪一句像是不支持新政府吗?谭兄呀,我们拿你当朋友,这欲加之罪的话,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了?禁烟是好事呀!方子早就公布了,新政府有心,自己建个药厂专司此事,这更好呀!我是一力支持的!如今想要个现成的厂子快速的投入生产,也很好呀!我有什么理由不支持呢?”

谭中敏心道,这位可真是会装糊涂!她的药厂,靠着戒DU丸铺开摊子,很多个民间慈善组织都成了她的簇拥者,帮她打开市场。可这摊子一铺开,她生产什么鬼知道!

真正赚钱,真正起无限作用,那是在以后。

自己说入股,她说不用,全给自己!

这是什么意思?面上支持,可已经在抽梯子了!

商务司缺的是机器和厂房人力吗?不是!缺的是药方!

而药方,她才是关键。

自己用商务司压她,是将了她一军。她倒是好,反将了回来。

谭中敏便笑,这一笑,阴云散去,好似一下子阳光普照了一般,“……林先生,商务司是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说到底,也是支持G命嘛。”

支持G命,是需要钱的!

林雨桐一幅恍然的样子,“嗐!这样呀!那有话就直说嘛!你才说有话直说,这又拐弯抹角,我这人直,听不来话外音。支持G命,我们支持,特别支持!这样,你谭兄是我们的朋友,朋友的面子得给,G命得支持。但只谭兄出面,是否有些不合适呢?我看不如这样,请商务司来个说话算话的,我们当面谈,您看这样可以吗?”

谭中敏扶了扶眼镜,还要说话,林雨桐就道,“谭兄,做人呢,最重要的是给别人留点好处。若是一个人想把好处都占了,那就不要怪别人掀桌子了。”

“林先生想哪里去了?这规矩我当然懂了。”跟自己谈,那上面只认自己。跟她谈,那她可以撇开自己。自己最多就是个牵线搭桥的。不过这么一想,也对!此人若是个精明人,这样的要求才是正常的。

之前还有人说,这个林雨桐疑似亲近G党,如今看,却也未必。两党如今分的不那么分明,孙先生的遗训,还是要听的。

林雨桐精明的为她自己谋福利往上攀爬,这个反应才是正常的。

谭中敏觉得此次沟通,是富有成效的。他起身告辞,“那改天,等贵客来了,我再另请林先生。”

好说!

送走了谭中敏,林雨桐就喊栓子,“忙着没?”

栓子不忙,正把淋湿的柴火摊开准备晾晒呢,听见喊他他就急忙跑前面,“姐,怎么了?”

“替我跑一趟。”

您说!

“驱蚊的香包筐子里还有好些,你拿一些,多跑几家。给明小姐、李太太、卢太太、向太太、周太太、你叶鹰姐,还有鲁小姐,都送几个去!另外,最后去一趟这个地址……”林雨桐顺手写了胡木兰的住址,“去了若是不见人,你把东西放下就回来。若是见了人,她问什么,你答什么……记住了吗?”

记住了!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