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踏征途(62)三更(重踏征程(62)泛泛的谈...)
首页
更新于 21-12-06 13:59:03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重踏征程(62)

泛泛的谈了一次,自己没谈到实质的地方,但对方也没深入交流的意思。

谭中敏回来之后,就又出门了。胡木兰等到半晚上人才回来,“您上哪去了,这么晚?”

他倒是没应付,将包递给胡木兰,这才坐在沙发上摘了眼镜揉眉心,“去见了我那位老同学。”

嗯!他怎么说?

“他说,这才是正常的。”谭中敏睁开眼,“你也知道,我这位老同学,就是刺客的身份出身的……”

嗯!这样的人,喜欢这种手段,也喜欢能用这种手段的人。

林雨桐在刺客里少有人及,被另眼相看,也实属正常。

谭中敏叹气,“当然也仅仅是如此!这里面还牵扯到一点,那就是那夫妻两人觉得盘子太小,这个时候什么都没有就急切的投了阵营,手里的筹码太小,不足以换来他们想要的。”

哦!若是如此,那拒绝便是合理的。

胡木兰就问说,“那您的那位同学怎么说的?”

谭中敏担忧的就是这个,“合理的,未必是就是真的!我这老同学觉得可以慢慢养着,等养肥了再说……”

这不是跟您不谋而合了吗?

谭中敏嘴角勾了勾,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只道:“……也好,叫他们先铺排去!若是直接由咱们出面,那暗中使绊子的人就太多了。看好他们,第一,是看上他们这两个人了。第二,是看中药厂将来的财力。第三,是看中这药厂附带的其他好处。这个话说来就长了!我有兴趣说,你却未必有兴趣听。”他说完一顿,指了指边上的椅子,“你坐,有件事得你亲自去办。”

这是又有任务吧!

“您说!”胡木兰放下手里的东西,身姿笔挺的坐端正了。

谭中敏从身上取了一张纸递过去,“这是名单,在七月之前,了结了吧。”

胡木兰展开这张纸,从上看到下,“十七个,都了结了?”

嗯!

“又是倭国的间谍?”还真是无孔不入。

谭中敏朝后一靠,喉结滚动了两下,才一幅很疲惫的样子,含混的‘嗯’了一声。

胡木兰再看了一遍,确保全都记住了,然后点火,焚毁,“那我去忙了。”

嗯!

看着胡木兰转身出去了,谭中敏才睁开双眼,目送胡木兰除了院子,这才真的疲惫的闭上眼睛,“木兰呀,教你要怀疑一切,你怎么还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了我呢!傻姑娘呀!敢这一行,还想找个全新信任的人,岂不是笑话?”

桐桐是不知道胡木兰忙什么的,更不知道谭中敏在干嘛!她也没探究两者之间的关系。

谭中敏来了一次之后就再没来过,这人很聪明,一次试探不成,但发现自家没有更明确的立场的时候,他是不会将自己和四爷怎么着的。

她也没兴趣管这个人了,因为戒DU丸正式投产了。才开始,自己当然得盯着的。

第一批货直接往沪市去!沪市那边的铺子,是季长卿汇报之后才筹建起来了。这铺子名义上是一个南洋商人的,挂的是万众的招牌。

牌子一挂起来,贺喜的能拥堵半条街,给面子的道上人特别多。

好些人都疑惑,这最大的铺子怎么叫南洋商人给拿了呢?有人就说,林先生在起家之初,就是跟南洋商人合作的。这也算是投桃报李了。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但大部分人都认为,东家跟林雨桐有些瓜葛。

药厂就是在这种没刻意宣扬,但也并没有低调的情况下开张了。

厂子里热火朝天,好似没干多少事了,天突然就热起来了。才说回城里拿换洗的衣服呢,叶鹰跑来了,“姐,您没出门?”没有啊!我这忙的跟什么似得!

她朝厂里的办公室去,还朝叶鹰招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有事你说话,再忙你的事总是要办的。”

叶鹰不是为这个的,她过来是,“您听说了吗?在悦来饭店,有三个人一夜被杀了。”

桐桐皱眉,“死的是什么人?”

“如今JUN阀也不在京城了,不都是G命党的人!”

到底是哪个D的,叶鹰却说不清楚。

桐桐面上没什么表情,只问说:“是不是都以为是我干的?”

是!有这样的声音。但是警署的人说了,不是玉面罗刹的手段。可这话说出来,信的人不多!有些人都觉得,他们是不敢得罪你。

桐桐没言语,只写了一行字,然后落款林三娘。把纸条给叶鹰,“替我跑一趟报社,叫他们刊登就是了。”

纸条上没有解释,只一句话:悦来饭店三人命案与本人无关。

这玩意被放在头版,字体大大的,占据了一个版面。但只这一句话就足够了!

林三娘杀人不屑隐瞒,声明无关那必然是无关了。可问题来了,既然不是林三娘杀的,那这是谁杀的?为什么要杀这个三个人?

把叶鹰打发了之后的林雨桐一开始以为是胡木兰那样的人在猎杀间谍,她跟季长卿提了一句,季长卿只道:“回头我去……打听。”

他端着碗,蹲到车间跟工人一块吃饭。以前大家都是季兄季兄的叫,后来跟种药材的庄稼汉接触的多了,年长的管季长卿叫结巴,年纪小的就巴哥巴哥的叫。

第一次听人叫季长卿巴哥的时候,林雨桐的脑子就嗡了一下。她脑子里有个小小的身影,就那么一闪而过。

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没敢露出来过!

孩子,在这个年月里,生孩子这是不敢想的事。

好在事一多,她也不会在这事上多去思量了。

结果季长卿出去一打听,回来的时候面色就沉重。方云急忙追问:“是我们的人……”

季长卿摇头,“不是……”

方云才松了一口气,就听季长卿沉声道:“……是国D内部,坚决执行……孙先生三大政策的一些朋友……”桐桐面色一变,这是说亲G的人士,被暗杀了。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四爷揉着眉心,“这是为某些人上位铺路呢,他们内部不整顿好,顾不上其他!不用太过于紧张。”

可这样的暗杀并没有停止,才两天,又有五条人命。

林雨桐主动找到了胡木兰,没有夜半去造访,而是大白天的,坐了黄包车,直接到了胡木兰的住所。

胡木兰来开门的时间有点久,这里应该不是她真正的居所。她真正住的地方距离这里很近,且能观察到这里的动静。

因此,门一开,她站在院子里朝高处一瞧,就收回了视线。只后面有一家人家盖着二层的绣楼,她应该住那儿。

胡木兰把这动作看在眼里,就叮嘱脚步,靠在游廊的柱子上,双手抱胸,“有没有说过你这个样子很讨厌!干这一行的被同类这么盯着,会浑身都不舒服。我从来没盯过你,麻烦你别盯着我成吗?”

一见面就刨开老巢,烦死了。自己又得换地方了!

林雨桐也站住脚,看她,“你最近又动手了?”

嗯!几个倭人而已,你还发个声明,“当起了实业家,瞧不上我们这些人了是吧?”

林雨桐一把将她掼在柱子上,“你杀人前都不调查看看,你杀的是什么人!”

神经病!

胡木兰抬手将桐桐推开,“我跟你不一样,你是单打独斗,我是有同伴的。我们分工明确,纪律严明!谁来确认目标,谁来锁定目标,谁助攻,谁辅助……我的任务就是攻!至于确认目标的事,有别人去做,我要做的只有执行。”

林雨桐冷笑,“那你可真是一把好刀!”说完,她转身就走!要是如此,压根就没有跟胡木兰再说下去的必要了。

胡木兰一把拉住桐桐,“等等,你把话说清楚。我杀了……不该杀的人?”

林雨桐看她,“你当真不知?”

M的,我像是知道吗?

林雨桐冷然一笑,“说起来,也是我多管闲事。你杀的都是你们的D内人士。”

什么?胡木兰白了他一眼,“那这隐藏的就更深了。”

“你杀的人里,有的人父母妻儿都在京城,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这里,他们是倭人?”

许是后来投靠的!

“投靠来轰轰烈烈的帮你们搞G命!”林雨桐看着眼里已然有几分慌乱的胡木兰,“你手上沾染了自己人的血了!”

胡木兰低头看手,复又抬头,“给我名单的人,是个不会骗我的人。他这么做,一定有这么做的理由。”

林雨桐愕然的看胡木兰,“你干这个的……竟然相信有人不会骗你?”她‘哈’一声,像是听到了多可笑的笑话。

胡木兰阴沉着脸没说话,良久之后才看林雨桐,“你确定,被杀的不是倭人,也不是投奔倭人的汉奸?”

是!我确定!

胡木兰看着桐桐的眼睛,试图找出她撒谎的痕迹。可是,她没有!她说的句句都是实话,是真话。

她的嘴角僵硬的牵动了一下,拳头慢慢的攥紧,随即又缓缓的放下,看向林雨桐:“你有理想和信念吗?”不等桐桐说话,她又道:“我有!且坚信不疑!”

说完,扭身就走,脚步铿锵,只留给林雨桐四个字:慢走,不送!

(AD:支付宝搜索708611698 领红包)

目录 到封面 下载